极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修罗刀帝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玉帝一系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玉帝一系

        云尘听着道壁元灵的诉说,不由倒吸了口冷气。

        那种景象,他光光听道壁元灵的讲述,就足够震撼了。

        “你手中这张字帖上的‘破’字,只是拓印本,若是玉帝当年亲自写出的那个破字,除了极道强者之外,世间怕是只有寥寥几人才有能力观阅,寻常的八劫帝尊看了,都会承受不住,要是强行去观阅参悟,那会大道分崩,陨落当场。”

        “不过你手中的字帖虽然是拓印的,但价值依旧无比惊人。

        按理说,只有当年玉帝那一脉的直系才能得到,弑帝魔蝶一族怎么会拥有?”

        道壁元灵继续冲着云尘传音。

        云尘沉默不语,眼中流露着浓浓的思索之色。

        这字帖上的“破”字,只是拓印的而已,就已经如此恐怖,撼动了自己那万道元点。

        那要是在自己可以观摩到当年玉帝亲自写下的那个神文字体,岂不是可以尝试,破开自己的万道元点,孵化出自己的无上大道?

        那样一来,或许自己也不必再冒险费力去探索时帝的道场,找寻他的永恒之舟了。

        “大哥……”这时,申阳喊了一声,将云尘从沉思中惊醒。

        他一抬头,就看到申阳几人都以一种无比古怪的目光盯着自己。

        也难怪他们会惊讶。

        刚才云尘仅仅只在看到“破”字帖的第一时间,神情有过变化外,竟然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就仿佛那“破”字帖,并没有给他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像一般。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申阳可是记得,自己第一次观阅这破字帖时,可是极为狼狈,拼尽全力将自身晋升意志提升到极致,才险之又险地抗住了那“破”字中的恐怖大道神意,没让自己的大道破裂。

        就算如此,他观阅字帖,也只是维持了极短的一点时间。

        可云尘这边,看到字帖,却像是没事人一样。

        “申阳,这字帖太贵重了,你确定要将此物送给我?”

        云尘深深地看了一眼申阳。

        这字帖,就如道壁元灵所说,哪怕并非原本,只是拓印的,也依旧价值惊人,别说七劫帝尊了,就算是八劫帝尊见了,都要疯狂争夺。

        字帖中的“破”字,蕴含了玉帝对于杀伐之道的领悟和见解。

        若将这字帖参悟透彻,那好处就太大了。

        比起云尘从龙虎神锏中,一点点学到的阎帝杀伐之术,还要更高一筹。

        这是真正的无上至宝!“大哥说笑了,若没有大哥你,也不会有现在的我了。

        比起你的恩情,这字帖也不算什么。”

        申阳摆了摆手,显得很大气。

        他对云尘,确实也是心怀感恩。

        毕竟,他重生降世时运气不好,是降世在了神魔残界之外,若不是机缘之下跟着云尘,它真的孵化不了。

        申阳麾下的两位帝尊,绮云和罗鸣听到这里,眼中满是羡慕,甚至嫉妒。

        据他们所知,那张“破”字帖,乃是申阳回归主族之后,从族中祖庙得来的,里面据说蕴含了某位极道大帝在攻杀一道的领悟和见解。

        他们当初投靠申阳时,就曾提出想要一观字帖,结果被申阳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因为这字帖中的大道神意,你多去感应一次,就会耗损一分。

        就连申阳自己,也只是观阅了三次而已。

        可他们没想到,申阳竟然把这宝物,直接送给了云尘。

        “这既然是你的心意,那我就不推辞了。”

        云尘也不扭捏,很干脆就将字帖收下。

        随即,他沉吟了一下,道:“这字帖中的破字,如果我没弄错,应该是当年道界论道时,至高五帝中玉帝写下的那个神文道字吧。

        你们弑帝魔蝶一族,是如何得到此次的拓印?”

        “嗯?”

        申阳轻咦了一声,讶然道:“大哥,你竟然知道其中的这些内情?”

        要知道,一般人看到字帖,最多也就只能根据破字蕴含的恐怖神意,知道这是出自极道大帝的手笔。

        但能一口断定是五帝之一的玉帝所写,那就不一般。

        只有当年有资格参加道界论道的极道大帝和其门人了。

        申阳是知道云尘底细的,所以才会如此惊疑。

        “以前听别人提到过这件事,毕竟那一次论道是五帝亲自下场了。”

        云尘模糊地回应了一句,毕竟场内还有外人,他并不想暴露道壁元灵的存在。

        申阳会意地点了点头,那次论道确实是与众不同的。

        “这种拓印字帖,其他人确实是弄不到的,不过我弑帝魔蝶一族算是特例,因为我族本身就是玉帝一系的。”

        申阳解释道。

        “你们是玉帝一系?”

        云尘一愣。

        关于这点,他还是头一次听说,他扭头冲着龙雕老者看去。

        龙雕老者苦笑着摇头。

        龙雕当年只是阎帝的坐骑而已,只知道弑帝魔蝶一族曾经显赫一时,但更深一幕的内情,却是没资格了解。

        就连道壁元灵对此也不知情,因为它屹立道界,只对道界内发生的事情知道得比较清楚。

        “不错。”

        这时,申阳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这一族,当初虽然没有明着站队,但其实各方极道强者也是心知肚明的。

        当年我们弑帝魔蝶一族,因为夺道之术的事情,几次引发动荡,被不少极道大帝针对,也是多亏了玉帝的庇佑,才保全了下来。

        否则就不是被下禁令,而是直接族灭了。”

        “原来如此,难怪你们可以得到玉帝的‘破’字拓印了。”

        云尘恍然。

        “其实‘破’字拓印也不算什么,真正厉害的是那‘破’字的原本。

        那才是玉帝其大道神威的真正体现。

        等我晋升七劫……不,是八劫之境,我便会有机会可以去见识一次。”

        申阳在说起此事时,语气也不免出现一丝激动。

        不过云尘听完之后,却是比他还激动。

        “你说什么!!”

        云尘唰地一下起身,盯着申阳,忍不住问道:“你的意思,是你们弑帝魔蝶一族,还掌握着玉帝当年在道界写出的那个神文道字?”

        “这倒没有,我听那几位辈分极高的纯血主族提到过,那个‘破’字,在神魔浩劫之后,吞了一位极道大帝的尸躯,已经蜕变化形,凝聚了真身。

        如今在一处神秘之地修行。

        我们弑帝魔蝶一族,可以凭借曾经追随玉帝的那点情分,过去求见拜会,一观‘破’字真形。

        至于大哥你若想去,恐怕真的不行……”申阳一脸的为难之色。

        显然通过云尘刚才那激动的反应,他已经猜到了云尘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