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癫神路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五章:交代的事

第一百一十五章:交代的事

        米莉出了城门,看着天空已经有一些微微亮,身形向着树林处迅速赶去。



        来到自己弄出深坑的地方,看着被合拢起来的深坑“跳跃的土精灵,助我一臂之力,开创出大地的鸿沟”米莉再次念出了这段咒语,地面震动一会,跟着掀起了一阵尘土,地面开始向两边裂开。



        米莉用手在眼前摆了摆,似乎想把眼前的尘土煽开,伸头看了看深坑下的三具尸体,身体一跃,跳下了深坑,把刀疤的尸体,和被砍的双臂给弄了上来,并在草地上找到了一滩血迹,把刀疤的尸体放了下去,把被砍的双臂放到了一边,这时米莉还发现刀疤的服饰上,沾了一些泥土和灰尘,这些东西还是不要被别人发现的好,米莉伸过手,轻轻把刀疤服饰上的泥土和灰尘给弄掉。



        米莉从腰间的钱袋,拿出了3个金币,在刀疤的伤口处,把金币沾上了一些血迹,站起身来,随手把三个沾了血迹的金币丢到了刀疤的尸体附近,看着天色比出城门时又亮了一些,米莉赶紧回到了深坑处,用魔法把深坑给复原到原来的模样,并用了和冥皇一样的咒语“飘散的木元素,凝聚吧!生长出嫩绿的小草”把泥土上恢复成草地的模样,仔细看了一遍四周,并没有留下什么血迹,米莉才离开。



        来到城门口,已经到了清晨,正是丁奥城打开城门时,26个中级剑士级别的禁卫军,站在城门前,城门两边,一边各站13人,双手按在了城门上,面色有些沉重,26人同时深吸一口气,跟着爆出了橙色的斗气,两边城门的连接处,发出了震动的响声,两边城门向里微微一动,一边各13人,城门被缓缓推着向城里的方向移动。



        米莉看着移动的城门“这石门,每一边都有几千公斤,每开一次城门都要合计26个中级剑士的禁卫军,才能把城门给打开,要打起战来,城门虽坚固,可要遇到偷袭,关城门的时间都没有。”



        “米莉”一个声音传来。



        米莉看了过去“大哥,你们来了。”



        “嗯,这不刚天亮,城门刚开,农夫差不多也要出城了,我和二弟也得提早出来不是”袁呈道。



        “四妹,六弟说的事,你可办好?”强峰从旁边上来问道。



        “嗯,都好了,要不我就陪你们在这里,看看有什么可以帮上忙的地方”米莉道。



        “也好,走,我们到草原中心去,一会见机行事”袁呈道。



        ······



        冥皇听到牢房外有脚步声传来,收起了打坐的状态,躺到了地上,假装着睡起觉来。



        耳边传来了开牢房的声音“冥皇”一个声音叫了起来“快起来,别睡了。”



        冥皇缓缓睁开眼,坐了起来,佯装摆出一副自己睡的很好的模样“怎么了?”说着看向了进来的挪拿夫“现在就要放了我?”



        “哈哈,你可想得美,我是来告诉你,现在可是到了清晨,你昨晚说的话,如果是假的,你就早点说出来,也省得我再派人去跑一趟佣兵会所”挪拿夫去休息了一会,似乎又有些不相信冥皇的话。



        “我骗你做什么?难道对我还有好处,不过你也不用现在就派人去,一大早的,佣兵会所也才刚开门,也没什么佣兵会去那么早,我在这牢房多待会,也没什么,可你现在若派人去,没佣兵在佣兵会所,你派去的人,也调查不到什么,回来你不又会说是我在说谎”冥皇道。



        “你为自己想的还蛮周全,那你说我多时派人去要好?”挪拿夫有些不悦的反问道。



        “午时”冥皇只说了两个字,便不再说。



        挪拿夫有些怒容,看着冥皇,没说话,跟着转身,就出了牢房。



        冥皇知道挪拿夫不一定会听自己的午时才去,可是佣兵会所刚开门,西里母到了,也要一些时间来说三恶的事,冥皇只希望挪拿夫去调查的时间能晚一些。



        ······



        西里母早就在佣兵会所外等着,第一个进到了佣兵会所,要了一杯喝的,西里母随意找了一张桌子坐了下去,没一会“西里母”一个声音就叫了起来。



        西里母看了过去,来人正是昨天叫西里母的大汉“匏波”西里母笑道“这坐”西里母对自己身边的座位摆了下头。



        “今天来那么早”匏波坐了下去,说道。



        “在家也没事,起的又早,这不就来了,你呢,也来挺早”西里母道。



        “我这不也没事吗?”匏波笑道,也叫来了一杯喝的。



        西里母和匏波笑了笑,接着严肃道:“匏波跟你说,昨天这里有人接了私活。”



        “什么”匏波叫了出来,虽然现在佣兵会所还没有人,可匏波还是小声道:“md,又有人接这种做坏事的任务,尽丢我们这些做佣兵的脸。”



        “这可不是吗?”西里母假装犯愁,转过头。



        “匏波”突然一个声音叫到,西里母和匏波看了过去,一个个子不高的中年男子看着这边,走了过来。



        “你们在说什么呢,来那么早”男子问道,便坐了下来。



        男子虽不认识西里母,可西里母却认识此人‘玛丁’佣兵会所里的大嘴巴,爱打听别人的琐事,又喜欢到处说。



        “来的正好”西里母心里一阵高兴,假装自己不认识对方,对匏波问道“这位是?你朋友?不知道怎么称呼。”



        “这是玛丁”匏波说道“大家不都是在佣兵会所认识的”说着把西里母也介绍给了玛丁认识。



        “对了,我刚看你们在悄悄说着些什么,还怪神秘的,快说给我听听呗”玛丁已经开始好奇的追问道。



        匏波小声道:“西里母刚才在说,昨天又有人起接私活了。”



        “谁谁?”玛丁更加好奇,这可是让自己又多了一件能跟别人说的故事。



        “昨天我不说见到熟人吗?”西里母看着匏波说道。



        “嗯”匏波点了点头。



        “我过去后,听到了有人找三恶他们做私活,而且价钱还不错···”



        “雇主是谁?”西里母还没说完,玛丁就追着问道。



        “我看模样是波巴尔”西里母道。



        “波巴尔?”匏波正想着是谁···



        “是公爵的裁缝”玛丁看着匏波说出了匏波的疑问。



        “找三恶,准没好事”匏波不悦道。



        西里母知道匏波这人骨子里也较有正义感,听到这种事,就有些不悦,看着匏波“我悄悄听到,波巴尔好像是要杀几个人,而且三恶他们要价,还不低”说完看了看匏波和玛丁,似乎认为有人会问话。



        果然玛丁就耐不住心里的好奇,看着西里母问道:“他们要了多少?”



        “1000金”西里母凝重的说道。



        “1000金”匏波和玛丁一脸震惊道。



        跟着匏波就心里不平“这是要杀多少人,这三个败类。”



        三人说话间,佣兵会所已经来了不少人,玛丁嘴里念着:“1000金、1000金······”似乎看到了熟人,跟匏波和西里母说道:“我要把这事告诉我朋友”说完就起身离开了座位。



        西里母心里暗暗高兴,这目的已经达成,和匏波聊了几句,就看到昨晚来抓冥皇时的几个禁卫军,进了佣兵会所,只是几人都没穿他们的专用盔甲,而是一身轻装,昨晚几人都见过自己,西里母知道,目的既已达成,是该离开了。



        ······



        袁呈几人在草原上,看着农夫,放着自己饲养的毛头。



        袁呈看准了一群离刀疤尸体处不远的毛头群“四妹看你的了。”



        “嗯”米莉手扶草地“木元素凝集吧”跟着魔气释放了出去,毛头群旁的草地开始躁动起来。



        感受到异动的毛头群,撕叫着惊慌起来,以为是有什么攻击要袭来,忙向着草地躁动的反方向奔跑开。



        看着毛头群奔跑开,米莉停止了释放魔气,接着躁动的草地又恢复了平静。



        “都怎么了?”看着惊慌的毛头群,农夫也慌道。



        趴在地上的嚎速,立马站了起来,健壮的身体,向着毛头群一下就冲了出去,几个喘气间,嚎速就冲到了毛头群的前面“吼~~”一声虎啸,震住了惊慌的毛头群。



        镇静下来的毛头群,让嚎速有精力去发现刀疤的尸体,发现刀疤的尸体,嚎速又对自己的主人虎啸了一声。



        “这是怎么了?”农夫正奇怪。



        “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袁呈走了上来,对农夫说道“要不我们陪你过去看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嗯”农夫点了点头,向前走去······



        “死人···这里怎么会有个死人”看到刀疤尸体的农夫有些被惊吓道。



        “看来这里发生过一场较量,没事”袁呈拍了拍农夫的肩膀,故意说道“多亏了你的嚎速,才发现了这里的尸体,我这就去让巡逻队来看看”说着,便对强峰使了个眼色“你们两在这等着,我去去就来。”



        中午时分,挪拿夫进了牢房“冥皇,我派去的人,估计也快回来了,你的话,是真是假,一会便知。”



        “嘿嘿”冥皇笑道:“也快有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