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玄天魔帝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寡情,重情!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寡情,重情!

        云族出!

        青凰大地,开始流传这一传闻。

        云族是何族?

        大多数人会如此问。

        而知道陈然人生起始的人都知道,云族就是害的陈然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之一。

        与陈族一样,都是古魔族群。

        陈然,差点被抓。

        陈然二哥携天灾战场救陈然!

        而后,就在众人对云族出现,更是抓住陈然而震撼时。

        陈念生的出现,就是惊骇了。

        因天灾战场的大名,可没几个人不知道。

        “这两个族群,是要逆天啊……”青凰因这两族而震惊。

        哪怕是在如今动荡的青凰大地,也是引起了巨大的波澜。

        而此时此刻,陈然跟着陈念生来到了魔域前。

        他也不知为何,本应该我行我素的他,会听陈念生的话,老老实实的跟着他来到魔域。

        陈然沉默着,面对眼前的至亲之人,不知该说什么。

        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陈念生。

        “小然,跟二哥进魔域。”陈念生轻笑道。

        他,要帮陈韬晦等人打开魔域!

        而他也相信,凭借自己与陈韬晦等人,绝对能唤回陈然的本性。

        “我不进去。”陈然沉默许久,冷淡摇头。

        陈念生一怔,随即急声道:“小然,你相信二哥好么,二哥一定能帮你的。”

        “不用,我自己会想办法。”陈然冷漠拒绝。

        继而,他掉头就走。

        似乎…跟着陈念生一路,已是极限……

        陈念生抬手,想叫住陈然。但话到口中,却是化为浓浓的苦涩。

        此情,太苦。

        此念,太伤。

        他看着陈然远去的背影,止不住的颤抖。

        “小然……”他呢喃,眼中有着化不开的伤感。

        “为何,为何不让二哥帮你。即使你无情,二哥也深爱着你,甘愿为你死……”

        他满身落寞,不再踏入魔域。

        他要跟着陈然,不愿他再受到丝毫伤害。

        这是他身为陈然二哥,必须要做的事情。

        他融入虚无,身处天灾战场,看着陈然,默默注视着他。

        数百年岁月里,他们分别了太久。

        长兄如父。

        在陈然三个哥哥眼中,他始终是一个孩子。

        陈念生未曾看着陈然长大,他也未曾为陈然做什么,甚至都未曾保护好他。

        他很想帮陈然,想了数百年……

        飞在碧蓝天穹,陈然莫名烦躁。

        或许因人生太过沉重,他即使绝情,也很难彻底舍弃。

        剪不断理还乱。

        他,只能压下这莫名的情绪。

        玄天世界中,南华景在不断咆哮着。

        他希望,陈然能告诉他一切。

        陈然眼神淡漠的出现在玄天世界。

        以往,他怕南华景知道真相而崩溃。但现在,他会管南华景死活?

        于是,他看着南华景淡漠开口:“你真的想知道?”

        “告诉我!”南华景低吼。

        “我只劝你一遍。”陈然沉默许久,开口道:“幽无仙主视你为兄弟,这一点你也无法否认。而现在,幽无仙主生死不知,你却还活着。你觉得,幽无仙主是在害你,还是救你?”

        这,是陈然对南华景的劝诫。

        若他不听,陈然会将一切告诉他。

        南华景怔住,眼中突兀的涌现不信与恐惧。

        “不,不,我不想知道了,你不要告诉我,你永远也不要告诉我!”他惶恐大叫,失了疯。

        他开始害怕知道,害怕知道那或许与他想了百万年的事情不同。

        这一刻,他犹豫了。

        他疯狂冲入幽无山脉深处,蜷缩在一处山洞,瑟瑟发抖。

        他眼神恐惧,恍若孩童。

        这一幕,看的陈然莫名心酸。

        虽说…这心酸仅仅出现了瞬间,但他内心,唤回本性的念头却是越发坚定。

        他哪怕为魔,也不愿自己的晚年落得如此悲凉的下场。

        他开始向着极西而去,他要去求助摆渡人,迫切的想要渡过此次难关。

        不过,就在他飞出万里后,他眉心徒然绽放璀璨光芒。

        他一惊,急忙内视。

        但下一刻,千玄菩提的命魂就是飞出。

        一道光束,自天而落。

        顷刻,就是笼罩住千玄菩提。

        她看着陈然,眼中满是冷厉。

        “陈然,别忘了你我的约定。若是你敢反悔,你纵使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杀了你!”她开口,声音却是属于玄后。

        陈然浑身一震,眼中涌现冷色。

        “百年之内,我自会随你去一趟罪血洞。”

        他知道,定然是玄后施展了秘法。

        千玄菩提,已是无法再掌控。

        至于那约定,有古道仙魔契的约束在,就算陈然想反悔,也要想想后果是否能承受。

        “最好如此。”千玄菩提看着陈然,眼神忽然一变,变得杀戮冲天。

        “陈然,下次再见,我或许不再是千玄菩提,但我杀你之心,绝不会减少半分……”

        这声音,属于千玄菩提。

        说完,光束收敛,冲入虚无,连带着千玄菩提也是消失。

        陈然气得咬牙,觉得自己到了八辈子霉,被玄后和千玄菩提这种疯女人缠上。

        “该死的女人!”陈然低骂,离去了。

        而此时此刻,隐在虚无中的陈念生满眼冷厉。

        “千玄……”他低语,杀意凛然。

        ……

        天南海。

        当陈然再次来到此地时,恍若隔世。

        离开前,他尚还有情。再回来,已是无情。

        天南海下,南久硫为他化为雕塑,沉沦万万载,也难以让他内心泛起什么波澜。

        他看到了摆渡人,不知为何,心中忽然充满疲倦。

        “无需问,无需说,摇一叶扁舟,转遍天南海之后,再来问我。”摆渡人慈祥的看着他,轻声吩咐。

        陈然没有多问,深深看了眼摆渡人后,摇着他那一叶扁舟,渐行渐远。

        而摆渡人,则是望着远处。

        那里,陈念生的身形缓缓出去。

        “回去吧,陈然在我这不会有事的。”摆渡人轻声道。

        “前辈,请帮帮我小弟,我陈念生此生不忘。”他恭敬一拜,带着恳求。

        “能帮他的,唯有他自己。”摆渡人看着他,莫名道:“天灾无常,杀生引劫。你继承天灾战场,是福是祸,皆在你一念之间。”

        说完,摆渡人离去。

        陈念生浑身一震,眼神动容。

        他呆立许久,眼中的复杂却是逐渐散去。

        “若不杀戮,若不为了陈族而杀戮,哪怕我陈念生此生无灾无劫,活着又有何意义?”

        他离去,带着九死不悔。

        这一日,陈念生携带天灾战场独上千玄浮土。

        他以天灾为引,降下诸般劫难。

        玄后出手,陈念生重伤而逃。

        但在此之前,千玄死千人,血洒浮土。

        这一日,陈念生扬名青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