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都市小说 - 错拐皇叔之美人凶猛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八章 立刻出发(二更)

第二百一十八章 立刻出发(二更)

        小时候可想有个哥哥了,她没能如愿,女儿却帮她填补了这个心愿。

        不对,她上面还有子秀这个姐姐,哎哟喂,都能想象到子灵将来有多受宠了呢。

        坐月子期间,娄千乙两耳不闻窗外事,反正那些人都不会来信。

        关于战报,也由美美来道给她听,先把身体养好,出月子后便立马带上虚妄碑赶赴前线。

        美美说什么都要和她一起去,至于孩子们,暂时先由商容佑与东帅府几位夫人照看。

        商晏煜那么担心她都等不到孩子出世就走了,可想而知,事情有多严重。

        若这时大人全体倒下,孩子将来的路要怎么走?

        所以只能恨下心,先解决燃眉之急,好在世上还有奶娘这么个存在,否则就只能带着她们三个上路了。

        毕竟羊奶牛奶这些哪有同类的奶好?

        安安心心养身子第二十八天时,美美已经开始收拾行礼,听了大姐的话,她是越发担心父亲了。

        要二哥遇害,父亲也逃不了,这么久,父亲身边居然没一个回来报平安,实在不正常。

        娄千乙躺贵妃椅里一手一个拥抱孩子不放,俩宝宝也瞪着黑黝黝的大眼珠和母亲对望,比起美美家的,真的要乖很多,没有觉得带他们有多累。

        最多两三次半夜被吵醒而已,埋头将脸贴到宝宝们鼻子上,闻着那浓浓奶香味,怎么办?好舍不得。

        就想这么一直陪在他们身边。

        甚至想过把马车改良到最好,不会伤到他们,但到边关以后呢?解决完战事就该启程朱雀国了,孩子受不住的。

        这一走,就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或许是大半年,也可能要一年:“妈妈舍不得你们,再见时,你们会不会不认得我?我的宝贝,你们也不想离开我对不对?”

        “这不废话吗?我家那个也离不开我,但是为了更长远的将来,

        只能舍下,放心吧,容佑会护好他们的。”那家伙天天都想往宫里跑,来看这俩小侄儿。

        特别是见到小子云和商晏煜近乎一个模子刻出来时,都恨不得抱回成王府去日日盯着看了。

        哼,这回看商晏煜还有什么话说。

        大姐的否认,双生子遗传,子云跟他七分相似,这么多证据凑一块儿,容不得他不信。

        上天有意捉弄一样,偏偏关键时刻身为父亲的居然不在这里,哎,她觉得这是老天爷在考验他俩的感情呢。

        “我知道容佑会豁出命来保护他们,并不担心,只是我自己舍不得而已。”说完就又把脸贴了上去,软乎乎的,又香又可人。

        异卵双胞胎,模样不太相似,子云像他爹,双眼皮不甚明显,子灵像她,浓眉大眼。

        不,眼珠比她要大许多,都快看不到眼白了,乖乖,再长几个月,连她都会被迷倒。

        子云摇摇头,似不喜欢母亲这样黏糊,非常排斥。

        子灵却很喜欢娄千乙的亲昵动作,伸出舌头在女人鼻尖上舔啊舔,高兴了还会咯咯笑几声。

        “哎哟,我的宝贝,你这样我就更舍不得了。”冲子云做个鬼脸,决定不理他,抬高女儿用脸颊继续蹭,果然女儿才是贴心小棉袄。

        “哼嗯……”小子灵裂开嘴角奶声奶气的笑了下,很轻微,不认真听,很难发现,可娄千乙天天面对他们,是哭是笑非常容易辨别。

        子云到现在都不会笑,除了哭就是发呆、睡觉、吃奶,也不会调皮的乱抓东西。

        周婆可是说商晏煜婴儿时期很顽劣的,子云咋这么冷淡?

        怀他们时,担心儿子不好管教,惹急了她会动手,生下来后又担心孩子太沉闷。

        男孩子要活泼点,生命力才顽强,偏偏太医检查过,没任何问题。

        难道是他在肚子里有听到她的心声?所以不敢顽皮?

        “臭小子,你看看妹妹多可爱啊,你怎么就不会笑呢?

        千万不要跟你爹一样是个闷葫芦啊,家里有他一个闷货就够了,

        再来一个,我会疯的。”用鼻尖点点孩子嘴唇,逗道:“来,笑一个!”

        美美给包裹打好结,揶揄道:“大多孩子都是两个月才会笑的,我家那个到现在也不会笑,你急什么?”

        “可是子灵已经会笑了啊。”

        “这是个例外!”

        娄千乙还是有点担忧:“可吃奶时,子灵的手指都会动来动去,喜欢抓东西,

        但子云就跟木头一样,你看,我把手指塞他手里,他都不抓,子秀和子灵就会紧抓不放。”

        不会是智力有问题吧?

        “你到底在瞎操心什么?太医都检查过了,身体健康,视觉清晰,发音跟听力都没问题,

        子云手劲比子灵要大些,是你自己太紧张。”她就觉得子云挺正常的,饿了、拉了都会哭,夜里不爱扰人清梦,多懂事是不是?

        “哼……”子灵不满意母亲远离,哼哼几声,似有了嚎啕的前兆。

        娄千乙只好把脸凑过去陪她玩,果然,小丫头安静了,水晶葡萄一样的大眼仁成了斗鸡眼,吓得娄千乙又把距离拉开,扮鬼脸逗她开心。

        谭美美放慢折叠衣物的动作,目光瞬也不瞬,母子三人的画面异常温馨。

        她没想到大姐也有这么温和的一面,在孩子面前,她把自己也变成了孩子。

        没穿越之前,她做梦都不敢想大姐会成为一位慈母。

        这一年多里,她俩都改变了许多,大姐愈发懂得深思熟虑,而她也沉稳了不少,女人当了妈妈后,心境都会如她一样大幅度转变么?

        “娘娘,您该回床上歇息了,就让奴婢来抱吧?”

        傍晚,小梅蹲到椅子前,轻声相劝。

        娘娘都抱一个下午了,她不累吗?

        娄千乙摇摇头,只有两天了,每一秒都不想浪费。

        出生前他们的爸爸就没怎么给予关爱,出生后连面都见不到,马上当妈妈的也要走,她的孩子怎如此可怜?

        商晏煜,这么多缺口,你下半辈子就慢慢填吧。

        是时候该想想边关情况了,柏司衍如今是怎么个意思呢?周彰打到哪里了?各国大军都到哪里了?

        小梅看出她又在想柏司衍的事,耐心安慰:“奴婢相信就算柏相此刻令您失望了,

        他日也不会待您不好的。”每当娘娘有个不适,柏相不都很积极差人来送礼慰问么?

        就拿娘娘肚子里两个孩子来说,柏相就比王爷更重视。

        似一语点醒梦中人。

        娄千乙缓缓坐直,瞳孔大张,是啊,他叛变是为击溃商家,又非针对她一人,莫非……

        脑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有件事她昔日一直都很怀疑,却始终找不到证据,全凭一个女人的第六感来判断,所以不了了之了。

        如今再想起,倒抽冷气,赶忙起来把孩子交到惜瞳手上,焦急道:“小梅,你快去准备准备,我们立刻出发!”

        “啊?不行的娘娘!”小梅跟惜瞳大惊,连忙劝阻:“您还有两天才可外出,此时便长途跋涉,将来可能会落下病根的!”

        娄千乙望向屋外轻轻摇头,那件事她必须即刻去找柏司衍证实,更不能声张,万一她判断错误,容易引起动乱。

        不会的,上天保佑,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否则商晏煜和姬洪山已经陷入险境。

        “只差两天,不会有事的,快点收拾行礼,对了,去通知燕宵和夏侯霜,咱们连夜出发!”六神无主的催促着,一定是她想多了,柏司衍不会那样对她的。

        见状,二人再不敢多言,小梅出去打点,惜瞳给孩子包上毯子,宝宝换洗的衣物也早挪到成王府了,这会儿三位夫人应该都在府里,刚好可一下子全部交代清楚。

        果然,等娄千乙环抱孩子来到成王府时,三位夫人全都在。

        娄千乙也不说原因,只把孩子交给大夫人,拉起美美就要走:“来不及与你细说,不能再耽搁了!”

        “千乙啊,到底什么事?是不是离王来信了?老爷平安否?”二夫人拦住她,仿若得不到答案,绝不放人一样。

        某女无奈,含笑拍拍她手背:“二娘,什么都没发生,我只是有点担心商晏煜和干爹,

        家中就麻烦你们照顾了,还有商玉,也请你们帮忙照看着点,

        他可能会经常偷溜出宫来看弟弟妹妹们,不要阻拦他,替我告诉他,

        要跟杜太傅用心读书,要听白大人他们的话,我会尽量早点回来的。”

        她没跟商玉道别?大夫人呼吸一滞,边关肯定出事了,不然千乙不会这么急。

        看得出孩子有意安抚她们,没有多问,快速转身去帮闺女收拾行装。

        很快,美美就手提大包小包来到门口,娄千乙将手指从小子灵手中抽出,眼睛蓦然酸胀起来,顷刻便滚下了两滴热液:“你们要好好的,我发誓,一定会尽快赶回来,然后咱们就再也不分开。”

        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小子灵挥舞着手指哇哇大哭起来,紧接着子云也开始张嘴嚎啕。

        就连被商容佑抱出来的子秀都没落下,三孩子的哭声惹得在场众人心碎一地。

        娄千乙咬紧嘴唇,最后摸了摸孩子们的脸颊,一狠心,转身小跑出去。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你们还这么小,爸爸妈妈就都不在身边了,可是有些事现在不去解决,以后会更难控制。

        等回来后,爸爸妈妈会一起把这份遗失的爱双倍还给你们,所以都要平平安安的,千万不要出事。

        “二嫂!”目送女人跑远,商容佑鼓起勇气大声喊道:“容佑会照顾好他们,你不用忧心,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娄千乙没有回头,她怕看见两个哭嚎的孩子就又要耽搁下去了,挥挥手:“好,三弟保重!”

        一声三弟算是承认她为商家儿媳了,商容佑扬高唇角,与妻子相互点下头,他相信她懂,虽然没有机会慢慢道别,可他会等她,不论多久,都会等她。

        国家安危面前,儿女情长都只能先搁置一边。

        其实他也很想跟她们一起去,但家里不能没有男人坐镇。

        商玉还那么小,今日起,他商容佑不再是昔日那个话都不敢说的窝囊废,他会扛起这个家的。

        “娘,二娘,三娘,容佑,你们保重,出发!”谭美美也选择不再去看女儿,上车后,撩开帘子和亲们人匆匆道完别后,立即下令!

        夏侯霜闻言拉起缰绳,驱使马儿开始前行。

        三位夫人学女儿平时那样举高右手挥动,你们也要保重,记得把你爹带回来!

        马车里,娄千乙双手捂脸,竭尽所能才没使自己大哭出声。

        从没像这一刻那么怨恨过商晏煜,在身边时你为什么不肯多爱他们一点?

        哪怕现在,你都不愿承认他们是你的孩子,否则我也不至于如此内疚了,是我们对不起他们两个。

        混蛋,为什么她要喜欢上这么一个混蛋?

        每当要放弃时,又总能来斩断她的防线,叫人又爱又恨,更恨自己为何不能任性一点,就跟他闹个天翻地覆,无休无止?

        可是她做不到,尼玛那混蛋太可怜了,吃的苦不比她少。

        如果她再和他分开,不去管他生死,她想他应该会很难过。

        周婆说她是为了他们两兄弟而活,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更偏心于容佑。

        凤青月说爱他,为了利益却能把他往绝路逼。

        都认为他有铜墙铁壁,不需要太用心呵护,只有她知道,那家伙的心其实很脆弱。

        他也会哭,也会痛,也需要人关心,好在他身边有柳如修和楚剑迟两个兄弟,否则他真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大姐,你别难受了,我也很舍不得子秀,你再哭下去,我也要哭了。”美美怕拍她的后背,眼睛红红的,强忍着才没哭出来。

        女儿刚两个多月她就要离开,那种感觉,就跟刀子在剜肉一样,痛彻心扉。

        娄千乙重重点头,胡乱把脸上的水渍擦干,笑得很是无力:“呵呵,有时候我真觉得自己挺犯贱的,

        人家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到我这里还得给他饭吃,他连容佑一半都比不上。”

        “噗,不是他比不上容佑体贴温柔,而是你自己太强势了,非要去跟他并肩作战,

        不甘躲在背后求保护,大姐,你和二哥性格挺像的,喜欢把所有的重担都挑自己肩上,

        认为被保护的人谁都没你们厉害,在二哥眼里,我和容佑估计跟子灵他们一样弱鸡,你不是也这么想的么?”

        哪怕她在古代懂的比她多,可大姐还是觉得她是需要被她保护的弱势份子。

        说白了,这俩人天生劳碌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