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野猪传在线阅读 - 第67章 杀道

第67章 杀道

        永州以南。

        有一个巨大的峡谷。

        峡谷深幽,深不见底。

        来自深渊的幽冷之风从谷底吹出,常年不绝。

        谷中鬼啸之声不绝,故而被称为鬼啸谷。

        鬼啸谷,司徒家驻地。

        如今天池盟三十六世家已经重新占领了这里。

        司徒家家主司徒元鹏也已经重新返回到了自己的家族驻地。

        可恨的是物是人非……

        司徒家已经被灭了。

        身穿鬼色花纹的司徒元鹏,站在幽谷鬼石之上向下眺望。

        他目光所及之处深幽一片,那里便是位于鬼啸谷中的深渊入口。

        “哎……”司徒元鹏叹了一口气,神情极为落寞,眉宇之中还隐藏着一股难以化开的愤恨。

        正在此时。

        一道白色的遁光,以恢弘的气势落在了司徒元鹏的身边。

        遁光敛去,一名英俊的白衣剑士出现在他的身边,来人正是白渊。

        “原来是紫云山白公子,你寻我的孤寡老头所谓何事?”司徒元鹏询问道。

        “司徒前辈,你可知凌卓平已经深入深渊和太渊之主谈判去了。”白渊抱剑询问道。

        司徒元鹏并没有回答,他眉宇间的愤恨更加浓郁。

        见此一幕。

        白渊已了然一胸。

        只听白渊继续说道:“千年前,我永州三十六世家在天池盟誓,尊天池山凌家为盟主,结成天池盟,誓言曰若有一家有灭族之危,其余各家需鼎力相助,共御外敌,这千年以来,我们三十六世家相互通婚,算起来多少都有些血缘关系。”

        “哼!那又如何?各世家都是将自己族中那些不中用的后辈弟子拿去通婚,他天池凌家更是拿外姓弟子去和世家嫡系后辈通婚,尽占便宜。”司徒元鹏不屑的说道。

        白渊微微一笑,然后抱拳说道:“司徒前辈,实不相瞒,我娘叫司徒秀惠,算起来我也有司徒家的血脉。”

        “哦……我竟不知!?”司徒元鹏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司徒家虽然被灭了,但是司徒家的血脉还流传着,这也算是一种安慰。

        不对!

        这一次白家中人完全以白渊为首,眼前这少年几乎就是下一代家主,这种人的母亲怎么可能是司徒家中人?

        “敢问白公子的父亲是谁?要知道我们司徒家外嫁的女人,必然是没有修炼天赋的……”司徒元鹏谨慎的问道。

        “晚辈生父白松华,义父白宏绪。”白渊如实说道。

        “哦,我明白了。”司徒元鹏点点头。

        “渊儿,你要小心!你那义父白宏绪,选你做义子,之前应当是打算将白家族长之位相传,可现在他已经老来得子,随着那白云逸日渐长成,独当一面,你这义子越优秀,他那做父亲的恐怕就越着急。”司徒元鹏露出满口黄牙,一脸阴险的笑道。

        “多谢司徒前辈提点。”白渊一脸微笑的抱了抱拳,对司徒元鹏的挑拨离间毫不在意。

        “渊儿,说吧……你寻我何事?可是想要我司徒家的功法?这好说!就凭你是我师徒家的血脉,你要我给你便是。”司徒元鹏大度的说道。

        “司徒前辈误会了,我来寻司徒前辈是想和前辈做一件大事。”白渊眯着眼睛说道。

        “何事?”

        “你我二人,联手下深渊,袭杀地下修士。”白渊淡淡的说道,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司徒元鹏沉默的片刻。

        他没有料到眼前这个年轻人野心居然这样大,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想过后果。

        “白渊!你可知道此时袭杀深渊修士意味着什么?”司徒元鹏双眼微眯的味道。

        “意味着什么?”

        “呵呵……”

        “意味着前去谈判的凌卓平会被愤怒的地下修士击杀,意味着天池盟主会亲自出山向太渊之主讨说法,意味着地上地下彻底开战,不死不休。”白渊不需不急的说道,他显然很清楚这样做的后果。

        “司徒前辈,鬼啸谷这么大,反正司徒家已经灭了,不如就此让给地下修士,省得地上,地下修仙界冲突,修士嘛……追求长生大道,图个清静,谁愿意日夜不停的争斗?”白渊以讽刺的口吻说道。

        “你图什么?”司徒元鹏冷冷的问道。

        “司徒前辈,地下修士灭了司徒家,天池凌家非但没有按照誓言,守卫扶持司徒家,反而将司徒家的领地作为谈判的筹码,这已经背弃了天池誓言。”白渊微眯着眼睛说道。

        “我问的是你图什么?”司徒元鹏老奸巨猾,他不相信眼前这人会做损人不利己的事。

        “司徒前辈,我图的只是个公道罢了。”白渊说道。

        “公道?”

        “哈哈哈哈哈……”司徒元鹏放声大笑。

        “白渊!这世间只有强弱,哪有什么公道,你少唬老夫!”司徒元鹏怒吼一声,强横的神念如针般刺出,狠狠的击向白渊。

        然而白渊却是云淡风轻,丝毫不为之所动。

        司徒元鹏脸色陡然一变。

        “白渊!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居然也晋级了练神期,以你这样的年纪,就有这样的成就……莫非你在练气期已经领悟到了上三境?”司徒元鹏猜测说道。

        白渊笑了笑,并没有回答,这等同于默认。

        “真是英雄出少年……白渊!既然你已经领悟了上三境,那么晋级金丹指日可待,有了金丹境的修为,要什么公道得不到,何必来趟这趟浑水?”司徒元鹏费解的说道。

        “司徒前辈,我只要你一句话,干还是不干?”白渊眯着眼睛说道。

        “干!当然要干!我司徒家被灭族,其余世家没有一个有切肤之痛,只是碍于盟约这才走个过场,其实个个都想着拿我司徒家的利益和那些地下修士谈判,渊儿!我不管你有什么图谋,你要去捣乱,挑起两边争端,正合老夫心意,老夫愿意奉陪到底!”司徒元鹏面带几分疯狂的说道。

        白渊的嘴角扯出一丝微笑,他的目的达到了。

        司徒老儿,你又安知!?

        杀戮便是吾之道!

        杀戮本身便是吾之图谋。

        吾之道,非仁道,需杀生!

        见其生,欲其死,闻其声,夺其命,嗜血如一,惶惶如衅钟。

        .......

        幽谷鬼石之上的两道身影飞跃而下直入深渊。

        在半空之中……

        白渊的白金色遁光和司徒元鹏的墨绿色遁光化作了两抹血色遁光。

        此番挑起事端,袭杀地下修士,引起两方大战,白渊和司徒元鹏自然要做一番伪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