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祭炼山河在线阅读 - 第1541章 你信不信?

第1541章 你信不信?

        因西荒“破界令”计划,秦宇几日心神不安,最终还是决定,且走一步看一步。

        总不能,就因为这件事,直接放弃之前计划,丢掉金吾将这个,好不容易建立起的重要人设。

        进入矿洞中,已足足等了十天的周大福,终于得到确切的回复,明日动身出发。

        先前说过的,走私西蛮这种事,尽管是公开的秘密,但绝对不能摆在明面上,帝国的大人物们,总还得要点脸。

        对外,金吾将传信帅帐,因深入地底镇压罪民之事,自身修行有所突破,因而将闭关一段时间巩固境界。

        矿洞驻地内一应事宜,暂且由将帐参赞、副将百溯真圣代管。

        至于副将这个名头,作为掌兵实权大将,秦宇有资格提拔麾下,只需告知帅帐备案即可。

        没人在意这点,西疆边军大营众人,如今都只有一个念头——今日起,金吾将正式接掌帝族走私事宜。

        这肥的流油的差事,随便张嘴咬一口,都要吃的肚皮滚圆!

        ……

        “没有那么容易。”

        武通天头也没抬,淡淡开口,“帝族走私西荒,每年获利无数,不知多少张大嘴,等着从中分食。金吾将接了差事,断了这道财路,就是他们的敌人,这事肯定还会有波澜。”

        虽说,他与承天王达成约定,但心中依旧不喜秦宇。若是,能够看他身陷泥潭,甚至被拖入其中自顾不暇,自然再好不过。

        身为军方统帅,他必须坚守契约,否则日后将没有人,再愿意相信他的承诺。

        对金吾将,武通天不会出手。

        但即便他保持沉默,也总会有人,不愿意看到金吾将,顺利完成此事。

        叶桑都,已经动手了!

        ……

        西蛮境内,远离了前线战场,没有厮杀喧哗声,天地间一片安静,有风吹弯地面草丛,掀起一道道绵延不断,直至天边的波浪。

        马蹄哒哒,伴随着车轮转动声,百余人的队伍,在深草中沉默前行。

        地面没有道路,人马行过,留下道道车辙痕迹。

        肉肉推开车窗,瞪大眼看着眼前景象,不知想到什么,眯起眼露出一个幸福微笑。

        她转身,拍打着马车,大声喊叫,“宁秦,宁秦!你看这多美,我要在这建个房子,栽上一些大树,再种点瓜果蔬菜,那简直就是世外桃源!”

        只有几道眼神,被吸引着看过去,队伍中其他人,早就习惯了眼前一幕。来自魔宗的这位肉肉姑娘,实在见识短浅,这种荒凉的草原地带,有什么好值得兴奋!

        怕是,这姑娘就跟她的名字一样,是个铁疙瘩似的憨憨!

        有人在心里默数。

        一。

        二。

        三!

        果然,平静声音从另一辆马车中传出,“不行。”

        没解释,干脆利落,直接拒绝。

        肉肉咬牙切齿,一脸的恼火,但队伍众人都知道,这位姑娘最多也就是这样罢了。

        嘭!

        车窗被重重关上,她躲回去生闷气,车厢里不时传出,一只野鸡凄惨的叫声。

        说实话,这几乎成了,队伍中的一个谜——试问,一只野鸡而已,如何能够拥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求解!

        周小山恋恋不舍收回眼神,再看向金吾将的马车,就流露出几分不满。在他看来,肉肉姑娘这么美的女人,提出一点小小的要求,当然是可以被允许的。

        “父亲!”

        转身看到周大福,他缩了缩脖子,急忙躬身行礼。

        “你可以喜欢女人,但应该懂得分寸,至少将军的女人,你绝对不能沾染半点。”

        周大福皱眉开口,转身看向后方队伍,他几乎在队伍最前,负责引导前进方向。

        蛮族的大地,贫瘠却又格外的,适合这些野草生长。不知道它们哪里来的,如此旺盛的生命力,每年苦寒时枯黄一片,回暖后就又长满大地。

        也正因为如此,走私西蛮的队伍,每年都找不到,他们去年走过的路。

        这就需要,有经验丰富的人做向导,否则很容易就会迷失,甚至在不知不觉中,闯到入周边蛮族部落的活动区域。

        对西荒而言,走私是一件,需要遮掩的事情,至少表面上不能点破。在西蛮,这点同样适用,所以如果他们被,非交易之外的蛮族发现,必然会有一场流血冲突。

        好在,双方合作多年,西荒的走私队伍经验丰富,再加上蛮族一方的,默契配合,商定好了安全路线,赶往交易地点的路途,虽然漫长枯燥了些,但还算是安稳。

        苍穹九颗大日逐次熄灭,在天色没有全黑时,队伍已经停下,熟练的开始安营扎寨。

        当银月初升时,基本已经布置妥当,营地范围不大,却能有效的防止被偷袭,营帐之间更能结成一个圆环,一旦出现意外,便可抱团进行防御、反击。

        修行者不需要吃喝。

        走私队伍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更是能不生火就不生火,不愿多发出半点动静。但这个优良传统,随着肉肉姑娘的到来,直接被撕扯的七零八落,转眼就四散一地。

        篝火,那是必须的,还要有烤肉跟美酒!

        如果不是秦宇制止,她肯定还要摆弄出,一队成规模的乐师,吹拉弹唱烘托气氛。

        熊熊燃烧的火焰,映红了众人的脸,这些常年吃走私饭的汉子,尽管已经历了多次,可神色还是有点不自然,总是下意识的闪避,试图将自己大半边身体,躲藏进阴影里面。

        一道道眼神,看着篝火堆旁,肆意喝酒吃肉的肉肉姑娘,再看看旁边神色平静的金吾将,总觉得这一幕古怪极了。

        我们是西荒的走私队伍吧?没错,我们就是啊!

        周大福面无表情,看向篝火所在,他身边围着几人,皆气息沉稳眼眸冷静。

        “金吾将,居然是这样一个人。”

        其中一人开口,语气中隐有不屑。

        走私西蛮,是何等凶险之事,他们很多人都是,经历过一场场的凶险,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才顺利活到今日。

        当然看不过,金吾将这一路来的举动。

        尤其是,金吾将出发之前,居然态度强硬,带了这么个一无用处的女人,简直可笑至极。

        “闭嘴!”周大福沉声开口,余光扫了一眼篝火处,压低声音,“金吾将能够,得到陛下认可,让武帅如此人物吃亏,岂是你我能够揣度!类似的话,谁都不要再说!”

        现在,还没到开场的时候,金吾将愿意折腾,由他去就是了。周大福抬头,看了一眼天色,空中银月周边,围绕着一圈浅淡光晕。

        “看天色,后半夜或有风雨侵袭,传令下去,让他们加固营帐,注意做好防水。”

        “是,大人。”两人转身离开。

        周大福挥挥手,躲藏黑暗中的七八道灰影,悄无声息散开,不断变换位置就像是梳子一样,散向四面八方。

        蛮族仇视西荒,因意外造成的惨剧有很多,当然其中无可避免,存在一些故意的黑吃黑。

        虽说,他已经做好布置,但小心点总没错。

        “秦宇,喝酒喝酒,实在是痛快!”

        出了矿洞,离开了边军,进入蛮族疆域后,肉肉迫不及待的,撕下了之前的伪装。

        什么娇怯胆小,一脸好欺负模样的人设,统统都去见鬼吧!用她的话说,换了个地方,总要来点新花样,来不浪费这一次度假旅行。

        秦宇看了小脸红扑扑,气势豪迈至极的肉肉姑娘,提起酒坛喝了一口。

        果然,对面眉开眼笑起来,不再继续纠缠她。

        这几日接触,秦宇基本摸清了,肉肉现在的状态,想耳根清净就由得她去折腾。

        越反对,她越来劲!

        尤其是在晚上。

        酒坛凌乱丢了一地,肉肉喝的摇摇欲坠,一只手抱住秦宇的脖子,“小秦……”

        刚开口,就被一只手堵了回去。

        “喝多了就别说话,不然以后就都别喝了!”

        秦宇皱眉,有些搞不清楚,她是真醉假醉。

        “你这人……活的太仔细了……没意思……实在没意思……”肉肉打着酒嗝,不断拍他后背,“看我,看我,这才是享受人生!”

        秦宇摇头,对着黑暗招了招手,面遮轻纱的莲女走出来,恭敬行礼。

        “把她送回营帐。”

        “是,将军。”

        莲女半扶半抱着肉肉,转身向外行去。

        篝火旁,野鸡霸王努力的,把自己缩成一团。

        带着浓重酒意的轻笑,突然在空气中响起,“小鸡-鸡,你……你还不过来,是等着我做……蜜-汁烤鸡吗?”

        扑棱棱——

        一阵慌乱的扇动翅膀声,野鸡霸王飞过去,以一个完美角度,轻柔落到肉肉怀中,伸长了脖子让她抚摸。

        “秦……秦……嘿嘿,今夜有雨……说不定会打雷……我……我……可能会去……找你……”

        秦宇不理她的酒话,拂袖熄了篝火,转身回帐。

        这次离开矿洞,他身边就只呆了肉肉一人,算上野鸡霸王的话,顶多也就是一人一鸡。

        所谓兵贵静不贵多,有祂一位在,足以抵得上千军万马。

        说实话,就算周大福这些人,把阴谋诡计玩出花来,秦宇都一点不担心。

        虽然,肉肉之前说过,她现在的状态,能调动的力量不多。

        对这句话,信一个字,都算是秦宇输!

        宫灯里面,那可是西荒大帝亲手布置的手段?够厉害了吧!

        一根手指,轻轻这么一点,就完成了封印。

        这已经足够说明一切。

        回到帐中,秦宇心念微动,时空法则稍稍扭曲。这才坐下来,眼神下意识,落向手指上的戒指。

        里面是布置,“破界令”的材料,按照秦宇参阅的搭建指示,找到合适的位置后,戒指会自动给他提示。

        而整个搭建过程……很复杂!

        而且,最重要的是,搭建破界令会产生,不小的空间震荡。很容易,就会被蛮族察觉,而这也正是多年来,西荒在“破界令”一事上,始终进展缓慢的关键原因。

        默算了下距离,他们已经深入西蛮境内,按照周大福的说法,他将邀请来蛮族境内,所有重点交易对象,正式宣告金吾将的身份。只有这样,蛮族才会认可他,并继续展开交易。

        这话真假,秦宇并不在意,但有一点很清楚,除非周大福真是个圣人,想做点什么的话,这就是他的机会。

        要周大福对秦宇动手,他肯定是不敢,毕竟即便他身上,有一丝稀薄的帝族血脉,但也只是帝族的一条狗。

        动秦宇,他就活到头了!

        但蛮族,显然是不需要顾忌的,哪怕杀掉了金吾将,帝族想要赚取财富,依旧只能选择与他们进行交易。

        秦宇眼中,闪过一丝精芒。

        他在等,等杀他的人来,而这对秦宇而言,也是一个尝试的机会。获知“破界令”的真相后,他必须冒些风险,来确定是否还能够继续。

        后半夜,随着一声雷鸣,狂风暴雨顷刻而至!

        秦宇没等来,他预想中的蛮族刺杀,反而被被窝里,突然钻出来的柔软身体下了一跳。

        黑暗对他而言,没有半点遮掩,翻身退后眼露精芒,就看到脱掉外衣后,只穿一层轻薄白色衣裤的肉肉姑娘,正瞪大眼珠看着他。眼神里面的意思很清楚,你一个大男人,现在跑什么?

        无声对视。

        随着一声雷霆轰鸣,暴雨变得更大,“噼里啪啦”打在帐篷上,让气氛越发诡异。

        肉肉咬了咬嘴唇,小声道:“如果我告诉你,我害怕打雷,你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