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都市小说 - 大国实业在线阅读 - 第一四五零章 这个人太可怕了

第一四五零章 这个人太可怕了

        大国实业正文第一四五零章这个人太可怕了威尔森一回到瑞士,立刻召开记者发布会,发表了慷慨激昂,义正词严地声明:“土耳其政府在证据尚未被核实就下结论是错误的,这严重损坏了卡尔制药的声誉。卡尔公司已经经过内部调查,得到结论所谓的行贿指控是诬蔑,该事件应到此为止。土耳其政府应当尽快公布结果。”

        记者追问关于药物联合产生副作用的事情。

        威尔森言语含糊,说目前还没有证据。

        而且他们的安眠药上也注明了请遵医嘱。

        医生没有提醒患者两种药物不能一起吃,造成的后果,不该由药企承担。

        这等于是把拉法尔制药的责任也摘干净了。

        卡尔制药现在在这件事情上跟拉法尔制药是坐在一条船上,不得不这么干。

        只是威尔森的这些话,不但没有稳住股市,还让股市跌得更厉害了。

        因为他等于是承认了药物联合副作用却没有明确告知患者,那责任就比拉法尔还要大了。

        那卡尔制药生产的其他药物是不是也存在这个问题呢?

        鬼知道哪一天吃了不能治病反而要命呢?

        其他药企的股票也受到这件事的连累,跌了一些,其中就包括罗沙制药。

        罗沙制药的人本来在幸灾乐祸,结果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波及了。

        董事会和大股东又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对策。

        因为罗沙制药比卡尔制药干净不到哪里去。

        卡尔制药用过的手段,他们都用过。

        如果那个匿名人士再来捅他们一下,就不止这点麻烦了…….

        有人提议不计代价把这个匿名人找出来,用钱堵住他的嘴。

        有人甚至建议找到举报人以后就杀了他,以绝后患。

        苏珊一言不发,就抱着胳膊冷冷坐着看他们闹腾。

        看见这些曾经阴阳她的人现在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她有些好笑。

        董事长注意到了苏珊的冷静和沉默,问;“科特女士有什么话要说么?”

        苏珊淡淡地说:“不用担心。那个举报卡尔制药的人不会举报我们。”

        有人冷笑问:“你怎么这么肯定,难道是你找的人举报的?”

        苏珊也不生气,只说:“我虽然不知道是谁举报的,但是我知道是谁在背后操纵这两个制药企业互相残杀。”

        董事长问:“谁?谁有这个本事。”

        苏珊叹气:“李文军。”

        要不是她跟李文军打过交道知道他的本事,压根不可能这么快想明白。

        李文军这是要做看着鹬蚌相争,最后得利的渔翁。

        在座的人面面相觑:不可能吧。要是真的,这个人的手段就太可怕了。

        他们这两年为了压住卡尔,煞费苦心。

        现在李文军轻轻松松就让卡尔制药狼狈不堪……

        卡尔制药打的这两种官司都要花很长时间。

        长到足够李文军悄无声息地把卡尔制药和拉法尔制药两家公司都吞并了。

        如果李文军收购这两个公司成功,就完全没有必要跟科特家族和罗沙制药谈合作了。

        所以,要赶紧想办法把李文军变成盟友,而不是去解决那个什么匿名举报人。

        苏珊说:“各位还是好好考虑一下李文军要求成为大股东这个条件吧。”

        ------

        李文军不但自己买入罗沙制药的股票,还叫唐兆年他们也低吸罗沙制药和卡尔制药两家的股票。

        唐兆年说:“你在别处用这一招可以,在这里不行的。最多只能成为大股东,不可能把企业整个收购下来的。”

        李文军说:“我还没决定要收购卡尔制药,就想先赚一笔给我们的医疗旅游社区攒点本钱而已。”

        季青韬问李文军:“话说,你打算什么时候把‘文军实业’搞上市?”

        不知道内地怎么样,反正李文军的公司要是想在港城和米字国、西班牙,希腊,乌克兰这几个国家上市是很容易的。

        这几年,这混蛋动不动就被叫去港城为别人的公司敲钟,就完全不动心么?

        他难道就不想拥有一家,他的名字排第一的上市公司吗

        另外几个人明显也很感兴趣,转头望向李文军。

        李文军笑了笑:“暂时没有这个打算,我又不缺钱,不需要去股市上圈钱。再说虽然上市后资金流变充裕,可是掣肘也变多了。别人要想打垮我,又多了很多种手段。我干嘛给自己找麻烦。”

        其他人交换了这若有所思的神色。

        李文军又说:“不过呢,我打算今年之内帮雷托把公司搞上市呢。你们有没有兴趣买点原始股。今年年底帮你们两个把西班牙和米字国的银行,希腊的港口都搞上市。”

        唐兆年:“你不是说你不缺钱吗?”

        李文军说:“我个人是不缺钱,但是我要攒钱等待一场大战。”

        杨守拙皱眉:“什么大战?”

        李文军笑了笑:“明年那场。”

        然后其他人瞬间就明白了。

        那个期限就要到来了。

        怕是到时候港城的股市和债券,又要被某些国家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

        沃夫冈受罗沙制药其他股东委托,借着巡视中国工厂的理由来跟李文军面谈。

        李文军假装不明白他的意图,优哉游哉陪着他把电梯厂和日化厂巡视了一遍。

        沃夫冈看见“文军新城”里已经有一家制药厂,很惊讶,问:“请问这家企业主要生产什么。”

        李文军说:“中药成品药。”

        沃夫冈犹豫了一下说:“西医利润更高。为何李先生会把这么好的位置给中医药厂。”

        李文军说:“西医利润更高,可是中医更廉价有效。中国的十几亿人里,大部分还是看不起病的穷人。我的目标客户是他们。”

        沃夫冈暗暗在心里说:在全世界资本统一口径说“西医更好,中医就是江湖术士,是骗子”的时候,你来搞中医,就是跟全世界的资本对抗。

        就算是我这种根基深厚的德意志老牌财阀都不敢这么干。

        你风头再盛,最后也只能惨淡收场。

        不过沃夫冈不打算把这些话说出口,而是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点头:“顾客基数更大,这个倒也是设定企业发展方向的考量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