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历史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在线阅读 - 第二千一百零六章 强兵急进至桥头

第二千一百零六章 强兵急进至桥头

        孟龙符和索邈驰马到了一处,看着落荒而逃的百余名楚军骑兵,索邈摇了摇头:“傅弘之这小子,逃得还挺快,再慢一点,我们两队会合,可以把他这支人马全给吃掉。”

        孟龙符笑道:“跑得慢就不是傅弘之了,不过没关系,等我们彻底击败楚军后,他还能跑哪儿去啊,要么降,要么死,没有别的路可走。不过,这应该只是楚军的先头部队,后面必然还有大队的步骑跟进,傅弘之显然是回去找救兵了,我们不能在这里干等着。”

        索邈的眉头一皱:“怎么办,要下马立栅来防守吗,可是我们没有材料啊。”

        孟龙符摆了摆手:“不,我们是骑兵,下马步战,是舍长就短,不明智啊。最好是趁势追击,然后趁着敌军的步兵立足不稳,突他一家伙,然后转向迂回,不仅可以带走他们一部分的兵力,还可以让他们以为我们后续会有大兵跟进,就跟他们自己一样,也许,如此一来,能让他们就地防守,不敢轻进桥头了。”

        索邈笑了起来:“这招挺高明啊,要不要通知瓶子哥一下,让他也知道我们的应变?”

        孟龙符回头看了一眼后方,摇了摇头:“来不及了,只怕再过片刻,敌军大队人马也要杀到了。瓶子哥是多年宿将,我的选择,他会清楚的,一定会过桥填补我们身后的空当。”

        索邈的眉头一皱:“他的弓箭手又无营栅,过了河背水列阵,是不是太托大了点?给人骑兵一冲就完了啊。”

        孟龙符笑道:“不需要他过桥啊,只需要守在桥的这边就行了,有他的弓箭手在,这离桥五十步内,都不是太容易接近的,只要撑到寄奴哥的重装步兵过来,就可以稳守桥头了,反正这里没有敌军的伏兵,非常安全。过了桥后,楚军再想夺,也不可能啦。”

        索邈长舒了一口气:“好,就按你说的办,我们走!”

        孟龙符对着身后的大队骑兵沉声道:“兄弟们,随我追敌,记住,一切听我们的号令,不得贪功或者是落后,不然,送的可是自己的命!”

        他说着,把胯下战马的马甲绳扣一解,披在马身之上的两大片甲块,就此滑落,只留下了护着马面的那道和尾巴上装着的寄生甲,马儿明显轻松了很多,长舒了一口气。

        孟龙符沉声道:“全部卸马甲,我们这回要跑很久,不需要突阵,也不需要甲骑。留五个人处理这里,其他人都跟我走。”

        几个骑兵在后面心疼地一边卸甲一边说道:“这马甲可是来之不易啊,猛龙哥,你再想想好吗?”

        孟龙符哈哈一笑:“打赢了仗,你要十套马甲我都可以给你。不过,你不脱马甲,跑得慢可没命拿啊。”

        骑士们爆发出了一阵哄笑之声,孟龙符一挥大戟,两百多铁骑,呼啸而过,直奔着远处而去。两三骑照顾着刚才落马受伤的几个伤兵,缓缓地上马退向了河东桥的另一侧,两个战死的骑兵,则被挂在马鞍之上,牵马而回,而楚军骑兵留下的那些战马,也被驱回河东,只剩下地上横着的三四十具楚骑的尸体,仍然横得到处都是。

        河中,芦苇从里,胡藩的眉头一动,一块抹在脸上的黑泥巴落了下来,他从水面之下摸出了一个密封得很好的小葫芦,拔开塞子,往嘴里灌了两口酒,才叹了口气:“幸亏出来时带了这些烈酒,以应对伏冰卧雪之用,早春三月,果然还是有用的,皇甫,现在怎么办,敌军骑兵给我们引走了,刘裕却还是不见,那些对岸的弓箭手,会不会过桥?”

        皇甫敷的眼中冷芒一闪:“北府骑兵是想引开我们后面的步骑,我在那里放了不过一千人马,但他们是不敢硬冲的,只会带着打转,无所谓,这里我伏着的五千精兵,才是要刘裕命的。不要急,刘裕应该很快会亲自前来,而且不会是全军,最多带一千人,五十里地,一千重装步兵长途奔来,是兵法大忌,但他为了救他的兄弟,顾不得那许多,只是这次,我们不是蒜山的孙恩,他用兵一向是冒险,但我相信这会是最后一次!”

        说到这里,他的眼睛突然一亮,看向了远处的东岸,大地在轻轻地震动着,让水面也微微起了一些涟漪,一如刚才骑兵过桥时的那种震动,皇甫敷的嘴角边勾起了一丝邪邪的笑意:“果然来了,胡子,按我们的原计划,你解决掉檀凭之的弓箭队,而我,目标就是刘裕!”

        胡藩的眼中闪出一丝兴奋:“求之不得!”两人的脑袋,同时没入了水中,两根苇管伸出水面,一大片的芦管,开始在河中轻轻地,不经意地移动开来。

        河东,小丘之下,刘裕带着三百余人,气喘吁吁地坐到了地上,向靖一边躺在地上,一边对着正在扯着他的两条腿,不停地抖着,松动因为长途的奔跑而变得酸软的肌肉的檀韶,说道:“哎哟哟,我说,我说韶大侄子,你,你可轻点,铁牛哥这身肉,可经不起你这样抖啊。”

        刘裕也同样是躺在地上,如同那些一对一被神箭突击队的同伴们放松腿脚的部下一样,檀凭之也在抖动着他的腿,肌肉的线条,在一次次的摇晃中,变得明显,只不过他开口在问道:“猛龙他们过桥多久了?有没有消息传来?”

        檀凭之摇了摇头,看着一边站着的徐赤特,说道:“赤特,你辛苦一下,骑马再去看看桥对面的情况,速速回报我们。”

        徐赤特点了点头,翻身上马,带着两个同伴,迅速地就向着河西奔去,很快,就过了桥,不见踪影。

        刘裕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阳,已近辰时,雾气基本上消散,方圆十里之内,一览无余,他坐起了身,看着远处的河西,突然,远处的一道长龙也似的烟尘,自西而来,迅速地向着桥边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