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科幻小说 - 魔雾雨在线阅读 - 第25章 西河白家

第25章 西河白家

        那队长面色僵硬,轻挪一步到了侧面,耐着性子道:“既然小兄弟不愿透露来历,想必自有深意,我是这个车队的领队,名叫陈亮,小兄弟若是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找我便是。”

        他见魏风避而不答,以为是不想告诉他,多年在外行走的经验让他懂得何时该进何时该退,并不追问,只把应有的话说到位即可。

        “我就是桑林县下面一个小村子里出身的猎户,没什么不能透露的。”魏风轻笑道。

        队长陈亮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抱了抱拳便走了。

        事实上如果不是这次商队中有两位贵客,他根本就不会跑来多此一问,只要魏风没有表现出恶意,哪管他是哪个家族的子弟混在队伍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算让他知道他都不愿意。

        他根本就没有把魏风说的什么村子猎户这些听到耳朵里,村子里什么时候要是出修行者了,那城里还不得有神仙?他只当做这是魏风在戏耍他,他不因此生气已经是在退让了。

        由于两个人对于世界的认知不同,魏风压根就不知道对方把他误认为了炼体阶段的修士,若是知道,少说也要多唠几句,想办法从这人嘴里套出来一些关于修行的知识才行。

        魏风还在暗自嘀咕,这人真是莫名其妙,一上来就乱猜来历,真告诉你了你又不理人,关心你眼睛酸不酸也不知道谢谢。

        一刻钟后,他拿着烤好的兔子跑回队伍中,撕下一条兔子后腿递给卜吉二人,自己跟苍狗开心的分食着。

        陈亮凝视着他的背影,暗自思索他待在一档客人队伍中的用意。

        按照他对那些修行世家的了解,炼体期的子弟一般是不会让其外出的,至少要到洞府境才会放出去历练。

        并且修行者们更偏向于一人一马肆意驰骋,很少有人愿意跟在速度偏慢的商队,更不会有人只待在一档客商的队伍。

        他这次护送的不仅仅是货物,还有两位贵客,所以不得不对队伍中的异常之人格外留意。

        所谓贵客,就是很贵的客人,换句话说就是给了很多银子的客人。

        三档客人的标准费用是五十两,但是看出发前看大掌柜点头哈腰的架势,以及对他的连声叮嘱,想必这两位客人没少给钱。

        以往也有过这种情况,一般都是客人有特殊需求,有对吃食要求高的,也有对住宿要求高的,这些都是额外付费项目。

        但是这次的客人什么特殊要求都无,除了吃食要送到马车上这点外,便再也没有与他们交谈过了,平日里也都待在马车中不露面,非常好伺候。

        按照之前参与的护送来看,一般遇到身份尊贵之人,都是会要求增加护卫规格的,但这次并没有,只是按照常规规格进行。

        盛世商行是姜国数一数二的大商行,只要远程稍远,商队的护送就至少有一位修行者参与,这些修行者大多是他们商会自己培养的,只有少部分是雇佣,他们每年都会将营收的绝大部分用在人才培养上。

        商行规定,在货物运送途中,遭遇实力相差过于悬殊的敌人时,护卫队可以选择放弃护送交出货物各自逃命,商行在核实情况后不予追责,同时敌人在俘虏商行的修行者护卫时,商行会缴纳赎金赎回修行者。

        当然了,盛世商会刚成立的那些年还发生过劫持商队的事件,直到某次商会联合清剿掉一个当地小型势力后,这种俘虏商队护卫换赎金的事就没人敢干了。

        而盛世商行在延州的洞府、拓脉境护卫不在少数,最高甚至有龙门境的商队护卫,只要客人价钱到位,让他们从别的郡城赶过来只是一句话的事。

        这次商队前往天阳城,标准的一個洞府境修士外加二十名护卫,所以陈亮推测这次的客人只是付的钱财多了些,身份不是很高贵,魏风不愿意透露来历就算了,只要不主动找事,他就当没这个人了。

        三刻钟后商队出发,重新踏上旅程。

        此后两天车队都无事发生,直到第十天傍晚抵达延州第二大城——西河郡。

        商队顺利进城,行驶到西河郡的商行驻地,交代一声明日一早的出发时间,旅客们便三三两两的散去了。

        魏风漫步在城中宽阔小道,不由撇撇嘴,在昌平郡打听到的消息不可靠啊,可能是昌平郡的土包子们坐井观天了,这西河郡占地面积有昌平两三个大了,城中繁华程度相差也不小。

        昌平郡城内只有少数街道显得格外繁荣,而西河郡内则不然,大街小巷行人络绎不绝,往来摊贩前多多少少都有人驻足,居民富足程度可见一斑,哪是昌平能比的。

        带着苍狗一路逛吃逛吃,心满意足后找了间客栈便住下了。

        -----------------

        月明星稀,西河郡某大型宅院内。

        “老爷,名单给您拿来了。”一位仆从弯着腰,将一份情报递给白尚杰。

        “咳咳,好,你先下去吧。”白尚杰面色苍白,虽然已经服下了家族为他准备的疗伤药物,但尚需一些时日才能恢复到全盛状态。

        那天魏风走后,他在原地调息了两个时辰,才将伤势暂时镇压,并且恢复了一部分战斗能力。

        状态好点他才有时间思考先前那场战斗,此时才有心思分析那诸多怪异之处。

        先前只想到能在雨天射击如此精准、时机把握如此巧妙的,必然是擅于射术的修行者无疑,但却忽略了一点,那就是箭矢本身只是寻常箭矢,并非可施加元力的灵兵箭矢,其上也无元力波动。

        再者对方不隐蔽自己气息可以理解,这是在向他传达善意,可是那人离去的速度是不是有些慢了。

        思及此处,他便起身前往那人先前所在之地探查,在一棵大树上发现了一些痕迹。

        魏风当时在猫耳山林中支援白尚杰,为了保证自身安全,他必须保持足够的距离才行,而距离太远对于射程又是一种考验,他手中拿的毕竟只是新手装备,纵使要强于普通弓弩一些,但一里多也是极限了。

        所以他想到了利用高度差来提升作战半径,他在距离不到一里地的位置找了棵高大的树木爬了上去,这样还可以转化部分重力势能,保证了箭矢飞到还有足够的杀伤力。

        但这过程难免会留下一些攀爬的痕迹,雨水可以冲散脚印,但在短时间内却无法清理掉这些痕迹。

        而这个世界的人无法依靠现代仪器检测,所以修行者们必会的一些知识中,就有根据敌人留下的痕迹来判断对方去向、实力、所修功法等部分内容。

        所以自认没有暴露什么特征的魏风,还是留下了一些线索,白尚杰根据他在树枝上留下的痕迹,判断出了他的发力大小与技巧,并且猜想他很可能不是一名修士。

        但若不是修行者,普通人竟然会有那么出神入化的射术吗?

        他想顺着痕迹追踪一下,只可惜脚印已被雨水冲散,只能作罢,顺着魏风远离的大致方向就来到了那条山林小路。

        身为西河郡白家之人,他对这一带的地形可谓了如指掌,山林中这条道路平时行人极少,因为通往的地方有限,能且只能到西河郡。

        在返回白家后,他第一时间就给下人交代了这件事,考虑到普通人的脚程,他要了截止到今天天黑前,所有从那条小道方向入城的人员名单,至于名单上人员更加详细的情报,会在汇总后由下人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