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科幻小说 - 魔雾雨在线阅读 - 第31章 索敌

第31章 索敌

        “三爷且慢!”刘掌柜皱眉高声道:“如果三爷执意要搜查盛世商行,那我陪同您一起吧,只是事后,我肯定是要向上汇报此事的。”

        对方既然反复强调奉白家家主的命令,又是在西河郡地界,他肯定无法与对方硬刚,只能尽到他自己的责任。

        白尚才脚步未停,不咸不淡道:“刘掌柜此言差矣,我们并非要搜查盛世,只是要找一个潜入城内的歹人,至于汇不汇报那是你们内部的事,你自己决定便可。”说罢,便进了商会院内。

        刘掌柜先他一步进入院内,另外两名在此驻扎的修行者听到动静也出来了,三人都带着戒备之色。

        白尚才看了眼觅元阵盘上的指示,也不理三人如何戒备,径直带人向后院而去。

        商会据点的院落很大,这是为了方便他们在此集散货物,此时从昌平郡来的商队一行正在院子另一侧的屋檐下避雨,领队陈亮也听到了刚刚他们的对话,此时正站在人群最前方。

        白尚才在院旁站定,再次确认阵盘指示就在此处,他目视陈亮道:“你是商队的领队?你们商队中可有其他修行者?”

        陈亮先是看了眼刘掌柜,待到掌柜的点头之后,才答道:“除我之外并无其他修行者。”

        白尚才眉头微微皱起,不是因为这句话,他只是象征性的问问,而是他并没有在前方人群中感知到除了陈亮以外的修行者。

        “你过来。”他对陈亮道。

        陈亮听到这句命令后面色不变,仍然看向刘掌柜,却见刘掌柜也皱着眉,向他示意,他这才感觉有些不对,走出队伍,他注意到双方都没有看他,而是继续盯着他带来的商队。

        他有些疑惑转头,这商队有什么问题吗?蓦然,他想到商队内好像还有个炼体期的小子,怎么把他给忘了,他暗自懊悔,不过转念一想,不过说炼体期不算修行者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等走到刘掌柜身边,他下意识的在队伍中寻找那个炼体期少年的身影,只不过目光逡巡好几圈都没见到对方人影,不由得他心中有些犯嘀咕。

        白府那人拿着觅元阵盘走到白尚才身边,向自家白三爷示意,阵盘上指着正前方的位置还是有光点闪烁,光泽暗淡,看起来应该是个洞府初期的修士。

        白尚才朗声道:“不知哪位洞府境的朋友在商队中,我是白家白尚才,还望这位朋友出来一叙,我等并非抱有什么恶意,只问几句话便离开。”

        其实能给老李下咒术的应该不会是个洞府境修士,至少不该是個洞府初期的,他现在就是直接转身离开也无不可。

        但是这里站着两个拓脉境的修士,竟然无法感知出对方区区洞府初期,还得依靠觅元阵盘,这就让他兴趣大增了,他今日还必须得找出来,看看这人是谁,究竟是什么隐藏气息的功法这般玄妙。

        商队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不知所措,他们中大部分都是走南闯北之人,基本都知道修行者的存在,但是他们认知中的修行者都是高高在上之人,怎么会在他们这个小小商队。

        数息过去,依然没人站出来,白尚才不悦道:“我以西河白家的名义担保,绝不会对阁下有什么过分之举,只是希望阁下可以出来一见。”

        然而又过数息,依然没人现身,他眼中寒芒一闪,对着商队中一人指道:“你,站到那边去。”他又指向院子另一角。

        “从他开始,你们依次走向那个角落,每次只过去一个人。”

        西河白家的名头还是不小的,不管是在凡俗还是在修行世家中。

        此时商队中人被白尚才呼来喝去,语气还十分不客气,但也没人敢站出来顶撞一句,就连动作中都不敢透露出不情愿来,他们可是听说过的,修士老爷杀人都白杀的,官府都不敢管。

        人群乖乖的一个一个从院落这边挪到了院落那边,不多时,就快轮到三档商客了,不少客人都出了马车静候,唯独一架马车还是帘子紧闭,没有要动弹的意思。

        白尚才不由自主的将视线投向那边,恰在此时,二档商客中突然窜出一人,直接纵身一跃跳出院子,迅速向远处逃出。

        觅元阵盘对着这边的一角,原本暗淡的光芒,也在那人跃起的瞬间变为高亮。

        “拓脉境!”持着阵盘的那人下意识惊呼出声。

        “追!”白尚才反应最快,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字,旋即带头向那边追去。

        这种能骗过觅元阵盘的敛息功法他倒不是头一次见,只不过没想到会在自家西河郡的地盘看到罢了。

        对方隐藏气息进入城内,又在见到白家人的时候掉头就跑,就算不是对老李下咒的人,恐怕也没怀什么好心思。

        白家跟着的一位修行者不用吩咐便取出怀中一物捏碎,旋即一道红色的火球窜起升上天空后炸开,这是他们的传讯手段之一,代表的含义就是发现敌人逃窜,封锁城门不让修行者进出。

        白尚才长剑出鞘提于手中,刚刚那人窜起的时候他隐约瞥到那人相貌,正是那朱明奎无疑,作为袭击过白家之人,他的画像白家没人没看过,样貌早就记在心中,拓脉期的修为也可以印证。

        朱明奎身形极快,在巷子中几个折转便消失在白尚才的视野中,对方极擅逃遁这个白尚才是知道的,所以他几乎是运尽全力,将速度又提升几分,这才勉强又跟了上去。

        然而就在他跟着对方的身形又转过一个巷口时,一道剑光突兀向他面门袭来。

        好在他一直处于戒备状态,尽管这一剑来的有些迅猛,但他还是反应过来,及时用上提长剑格挡。

        金铁交鸣声传出,长剑相击,白尚才大骇,剑身传来的力道他竟然难以抗衡,被击地身形倒退。

        而对方似乎早有预料,趁他架势被打散,剑身横斩,劈向他脖颈。

        他身形后仰试图躲避,未持剑的那只手掌握拳,自下而上打向对方剑身。

        对方似乎也知道很难一击建功,于半途中变式,改横斩为下劈,正劈在白尚才打来的拳头上。

        剑身与拳头交锋瞬间,血光乍现,剑尖顺着拳背直下,在白尚才的小臂上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狰狞伤口,由于对方是临时变招,力道稍弱,这才没有将他的臂骨劈开。

        “三爷,我来助你!”其他人这时才跟上来,人未到声先至。

        对方看了眼来人数量,以及白尚才已经回转的剑势,径直转身离开,几个飞纵便离开众人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