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科幻小说 - 魔雾雨在线阅读 - 第40章 擒拿

第40章 擒拿

        再次见到朱明奎身上伤势瞬间复原这一幕,在场众人还是感觉难以置信,如此秘法堪称神技,按理说创出此法之人早该闻名于世才对,怎么会是大家都闻所未闻呢?

        这次朱明奎没有再停下动作,而是抓住白尚武旧力已去、新力未生之时,全身元力爆发,灌注于一剑,刺向白尚武。

        白尚武勉力提刀回转,试图招架,奈何朱明奎这一剑势大力沉,虽然勉强被他挡住剑尖,但刀身传来的巨力他却是有些吃不住,竟被这一剑轰飞,身体砸落在一道矮墙上。

        由砖砌成的矮墙瞬间被砸的四分五裂,散落一地,白尚武就摔落在一地碎砖之中,喉间一甜,忍不住咳出一口鲜血出来,已经被震出了内伤。

        如此大好时机,朱明奎怎会不去追击,他猛一踏地,身形疾冲而至,一剑自上而下扎向倒地的白尚武。

        白尚武单掌拍地借力在废墟中翻滚了几圈,躲过这一剑,同时快速起身,自始至终长刀都未离手,已经准备好迎接下一击。

        朱明奎暗道可惜,但是白尚武已经受伤,他还有机会,他握剑再度袭来,只是人冲到一半,他眼中忽然闪过一丝慌乱,他忽然察觉到又少了一个人偶,那女红人偶就仅剩一个还活着了,已经没什么容错了。

        但是现在没有时间给他犹豫了,眼中一抹狠厉之色涌现,他毅然决然的发动了最后的秘术,随后鼓荡起全身元力,悍不畏死的冲向白尚武。

        感受到朱明奎体内传来澎湃的元力波动,几名围观的高手瞬间从人群中穿出,全速冲向白尚武,同时口中爆喝:“二爷小心,他要自爆。”

        然而他们距离还是太远了,尽管是在使出全力冲向这边,亦需要时间,而时间,恐怕不够了。

        来不及了。

        他们心中同时冒出这一想法,实在是朱明奎距离白尚武太近了,而这自爆又来的如此突然,让他们毫无防备。

        眼看朱明奎体内元力已经沸腾到极致,眼看他体表已有腾腾热气冒出,就连白尚武都眼露决绝,将刀架于身前,鼓荡残存元力进行最后的防御时。

        朱明奎却陡然静止了,就在白尚武身前五步处,他的表情、他的气息、他的元力全部陷入静止,仿佛是时间被定格,又像是极冰之地跃出水面瞬间被冻上的鱼。

        见此一幕,众人都惊愕难明,直到白剑行虚幻的身影浮现在朱明奎头顶,逐渐由虚转实,他们才反应过来,这是家主出手了。

        在众人反应过来之前,白剑行已经开口了:“近日城中我白家产业接连受损,白家儿郎接连遇险,定是有歹人在暗中作梗。”

        他顿了顿,眼神飘向在场的几人身上,那几人察觉到他的视线后纷纷低下头颅,不敢与之对视。

        “我便派人暗中调查了一番,果不其然,都是些江湖游寇,上不了台面,我便于今日下令,清剿这些心怀叵测之人,诛杀贼匪143人,首恶便是此人。

        如今贼人已死,再无祸乱之辈,料想我白家产业定会蒸蒸日上,你们觉得呢?”

        “是是!”、“家主所言极是!”、“白家定会在家主的带领下愈发兴盛。”……

        诸如此类的话连成一片,大多都是先前被扫视的那些人以及他们周围的人在附和,说罢又将头低的更深了。

        他们不得不如此,所谓白家产业受损、人员伤亡之类的,哪是什么江湖流寇作祟,什么小毛贼敢那么不长眼来白家地盘闹事,都是他们白家一些旁系见新家主上台立足未稳才有所异动。

        今天城中清剿的也都是这些人,如今他们这几人还能安安稳稳的站在这里,只是因为涉事未深,或有心但无行动,不然刀下亡魂也不介意多他们几个。

        朱明奎只是适逢其会,利用秘法控制下人潜入家族驻地核心,正好给了家主一个动手的借口,开启此次清剿行动,就算没有朱明奎,还会有李明奎、张明奎,甚至是白明奎。

        想到这里他们不由心头寒气大冒,这新任家主是真狠,那些涉事旁系所属被杀的鸡犬不留,这143人中不枉老弱妇幼,根本不给他们辩解的机会,更无回转,统统被剿灭。

        “看到大家都这么有信心,那我就放心了,此人我还要带回去审讯一番,其余歹人的尸体你们去收拾一下,不要惊着城中百姓。”白剑行淡淡道。

        说罢,将雕塑一般的朱明奎交给身后之人,便踏空而去了。

        “是。”、“谨遵家主之令。”……

        大部分人都各自回返家族驻地,只留部分人在城中,在场绝大部分人都心知肚明,知道这个去收尸的“你们”说的是谁。

        家主这是杀人诛心,让他们近距离感受一下跟家主作对的下场,想必这次清剿之后,再没有人敢在下面搞什么小动作了。

        -----------------

        白家驻地。

        白剑行返回家族直接进了后方的议事堂,跟随进入的还有白剑品、白剑存以及族中几位核心人物。

        众人落座后,无一人开口,因为家主白剑行现在的脸色可不太好看。

        刚刚被俘获的朱明奎尸体就这么被丢在堂中,是的,尸体,白剑行将他带回家族的过程中便已死去。

        这也是白剑行脸色难看的原因,他一個神魄境修士将敌人控制的情况下,竟然让他成功自我了断,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可切切实实的发生了。

        “家主,刑老已带到。”

        不多时,门外传来大管事的通报。

        “请他进来。”白剑行应道。

        “是”

        刑老是白家的一位族老,本名叫什么大部分人都记不得了,只称呼其为刑老,这也是他本人的要求。

        刑老这一辈子都在钻研各种用刑方法,不光是肉体,也兼顾神魂,号称只要对方不是石头,就一定能问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刑老进门后,没有与家主或在场之人打招呼,只是自顾自地蹲在朱明奎的尸体旁捣鼓一阵,继而摇摇头站起。

        他对着主位上的家主道:“虽然肉体还残存一丝生机,是被神魂之力强行锁住的,但意识已经消散。”

        顿了一下,他皱着眉头,又否定了自己的说法:“不,不是消散,像是这副躯体就从未有过意识,察觉不到半丝神魂残留。”

        白剑行听完点头:“辛苦刑老。”

        刑老摆摆手便自顾自的离开了,没有需要让他审讯的人,他便走了,根本不在乎场中有哪些人,又说了什么。

        待刑老走后,场中安静许久,次座的白剑存清了清嗓子,待到众人看过来,他道:“方才是我遣人将此人的带回族中,就跟在我身后,却未注意到是何时……”

        白剑行摆手,示意这事与他无关,朱明奎躯体外有他固定的神魂屏障,连他都无法察觉,更不用说是别人了。

        此人死了便死了,只是可惜没能从中审讯出那个秘法,但此时还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安排。

        家族中捣乱的那一批被他杀干净了,现在有不少关键位置空缺需要补足人手,以及他关于家族发展的一系列改革现在也可以大刀阔斧的执行了。

        ……

        待到将一切都安排完毕,其他人都离去,议事厅只剩白剑行一人独坐,他逐渐陷入沉思,思考朱明奎高深的敛息术,思考他瞬间恢复伤势的秘法,以及最后不明不白的死去……

        想着想着,他逐渐闭上了双眼,再次放出神魂之力笼罩整个西河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