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科幻小说 - 魔雾雨在线阅读 - 第51章 被识破

第51章 被识破

        “你好,有人吗?”魏风走到一辆马车旁,轻敲木质车厢的窗户。

        自从狼群从传送门中钻出开始发动袭击,场内无论是人还是马都陷入了恐慌,四散奔逃着,商队带的货物被撞得散落一地,场面乱的一团糟。

        但有一处显得有些格格不入,那就是商队从出发就带着的那辆三档客商的马车,也是陈亮嘴里的贵客所在。

        无论现场有多凌乱,人群逃窜的有多狼狈,却从没有任何一人在逃走时撞到这辆马车,都在或有意或无意间避开了它。

        其他马匹被狼群惊吓到而四散奔逃时,拉着这驾马车的驽马却始终平静的站着,安之若素,仿佛没有什么能吓到它似得。

        可是魏风知道,拉车的马从没什么特殊,就是普通的驽马,最多因为商队喂食的草料不错毛发显得柔顺一些罢了,那么特殊的就应该是车内坐着的所谓贵客了。

        魏风从很早就在注意这驾马车,不因别的,只因一路上下了这么多次雨,拥有雨水感知能力的魏风都不知道马车内坐着什么人,单这一点就极为反常。

        其次现场骚乱至此,马车安稳的停着,车内人也没有要露面的迹象,足以说明他们有着十足的底气,即使护卫队全战死对他们也无碍,但是魏风不能真等到那个时候,所以他才来敲车窗。

        魏风在窗外静候一会,马车内没有传出任何动静。

        他没有再敲,而是轻声道:“我感觉领队应该坚持不了太久了,他的行动速度相比一开始有明显减慢,动作幅度也小了一些,虽然我认为修行者不该这么弱,但他表现出来就是这样的。”

        马车内仍然没有声音传出,魏风静静等待片刻,默不作声的转身离开,同时意念准备召唤自己的弓矢,帮助护卫队杀敌。

        因为他心里很清楚,现在可以并肩作战的只有他们了,一旦他们坚持不住死去,以现在的狼群数量,将剩下的人杀光只是时间问题,他也无法独活。

        “因为这片空间内无法恢复元力。”

        就在他转身瞬间,马车内终于是传出一道平静的声音,这声音乍一听饱经沧桑,但仔细体悟一番,却又没有什么特别感觉。

        魏风闻言脚步顿住,召唤弓矢的念头也先压下,他知道那道声音是在给他解释陈亮表现差强人意的原因。

        “原来如此,多谢您告知了。”魏风回身点头,想了想,还是打算争取一下:“不知您能否出手,救救在场这些人,好歹也是生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好人都会有好报的。”

        “呵呵呵……”那人听完竟传出一阵轻笑声,不知是否被魏风的话给逗笑了。

        魏风也不惭愧,虽然他说的鬼话他自己都不太相信,但是现在也没别的能说的了,万一车厢里的人就喜欢听鬼话呢。

        “这次你怎么不召来你的雨了?”那人笑完,饶有兴趣的问道。

        魏风听到这句话,身上汗毛瞬间倒竖,瞳孔骤然扩张。

        虽然他在此之前就有猜测可能会有高阶修行者能够识破他天赋召来的魔雾雨与普通雨水的区别,但经历过西河白家事件后,他终究还是有些掉以轻心了。

        因为那天他将很大一部分注意力集中在白剑行身上,通过观察他的行为与神态来判断他能否发现雨水的特殊,但是观察的结果告诉他,白剑行对于雨水没什么特殊反应。

        虽然不排除白剑行只是不动声色,但是更大可能是他也无法发现,这让魏风一定程度上放下了戒备。

        但是他没想到,此时此刻,这个一直待在队伍中的人,竟然直接点出了他的天赋能力,还一副轻描淡写的语气。

        魏风深深的吸了口气,将心内的翻涌先平复,才轻声答道:“因为雨水没有杀伤力。”

        “呵呵呵……”那人又笑了,少顷才道:“会有的。”

        此时,一直紧闭的马车帘被掀开,魏风透过窗子向里扫了一眼,里面坐着一位中年与一位少年两名男性,并没有人掀着帘子,但帘子还是打开着的。

        “我不能出手,但是可以让我徒弟去,代价是,你欠我们一个人情,你觉得如何?”他轻笑着说道。

        哈?魏风表情古怪,有些怀疑自己刚刚有没有听错。

        这车内二人不出意外应该都是修行者,而且这中年说不定比白剑行都要强,这种人就算出手也是出于恻隐之心,而对方的条件竟然是要他一个人情。

        魏风自己心里有逼数,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就把天赋和职业都算上,也还不够翟志明打的,就算那人认为他未来可期,但是未来可期值几个钱,一万個未来可期都不一定能出一个高阶修行者的。

        不过魏风现在也没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指望陈亮和他的护卫队们,恐怕是不太行,必须要人家出手,不管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至少能救命。

        他轻声回道:“当然,那是您看得起我。”

        听到魏风的回答,马车窗帘重新被放下,但这次车内那位少年人却从中钻出,似乎早有准备,他面无表情的看了魏风一眼,旋即抽出腰间长剑便向商队护卫那边冲去。

        与此同时,这片无日、无月、无风、亦无云的天空,忽然下起了蒙蒙细雨。

        魏风想了想,也不藏着掖着了,从装备栏中召出弓矢,开始协助商队击杀灰狼。

        他闭上双眸,弓身微抬对准前方,抽出一支箭矢搭上弓弦,写意般拉动弓箭,也无需刻意瞄准,随手便将一支箭矢射出。

        箭矢呼啸着飙射而出,后发而先至,比那少年人更快一步抵达战场,只是一箭便洞穿了一只灰狼的头颅,那只灰狼甚至都没来得及发出临死前的哀鸣,便颓然倒地。

        而箭矢还余力未消,从前一只灰狼颅骨穿出后又射进了另一只灰狼的腰腹,箭身的巨力将这只灰狼射飞一丈远,直到箭头钉入石板地面内才停下。

        竟是一次一箭双雕,而注意到这一幕的只有还在冲刺的少年,以及勉强能分神照顾全局的领队陈亮,只是他虽然惊艳于这一箭,却没功夫扭头看看究竟是谁射出的。

        没有人知道,最开始只能拉到半满的弓矢,这次魏风只是随手一扯便接近满月。

        如果旁人没有拿到他这张新手长弓尝试一番的话,根本不知道这看似轻巧写意的一箭,背后意味着多大的臂力。

        但是箭矢异常强大的威力,却不仅仅来源于长弓本身的强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