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尊上在线阅读 - 第1764章 止不住的恐惧

第1764章 止不住的恐惧

        “先不要慌,也不要怕,虽然这些证据都表明那位大老爷可能就是幽帝,但也只是可能而已,我们并无法百分之百的肯定他就一定是幽帝。”

        怔怔的坐在床上,离心仙子呢喃自语着,听起来像似在安慰倾卿,不过更像似在安慰她自己。

        “师叔,万一,我是说万一,他就真的是幽帝呢?”

        离心仙子凝视着此间惊慌失措的倾卿,就这么盯着,过了片刻之后,才说道:“如果他真是幽帝的话,那就是太可怕了……”

        身为七十二福地之一长生阁的弟子,不管是离心仙子还是倾卿都知道一些其他人不知道的秘密。

        其他人只知幽帝是原罪化身,而她们却是知道,当年幽帝能够点燃原罪业火,说明幽帝的存在并不止是原罪化身那么简单,加上幽帝点燃原罪业火之后,原罪渐渐苏醒,有人说是幽帝唤醒了原罪,所以,一直都有人怀疑,幽帝的存在,极有可能是原罪法身。

        原罪法身的存在,那可是一切原罪化身的源泉,换言之,幽帝若真是原罪法身的话,那么此刻的他,已经与原罪彻底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他便是原罪,原罪便是他,甚至最后成为原罪一直在寻找的真主也不是没有可能。

        据闻,命运之书上记载,当原罪寻得真主,大道将会坠落,今古将会终结,天地将会重生,无道时代将会开启……

        她们更加知道,今古时代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实则早已是暗涌不断,而且这暗涌还是从无道时代,历经太古、远古、上古积攒已久的暗涌。

        只是,不管是三千大道,还是那些复苏归来的古老大能,也不管是应运应劫的天命之人,还是那些因果命运的原罪之人,谁也没有打破今古时代表面上的宁静。

        确切的说谁也不敢。

        因为谁也不知这从无道时代一路滚过来的暗涌一旦爆发究竟会发生何等可怕的事情。

        如若幽帝真的死而复活的话。

        那么今古时代表面上的风平浪静再也无法维持,从无道时代积攒过来的暗涌也将彻底爆发。

        原因很简单。

        他是幽帝,是当年终结上古的幽帝。

        也是点燃原罪业火,又唤醒原罪的幽帝。

        更是今古时代最大的变数,将来很可能还是原罪一直在寻找的真主。

        如此身份。

        便差不多就等于承载着原罪之命运,复苏归来,屠灭这大道,终结这今古,开启无道时代……

        就算幽帝没有这么做,也不打算这么做。

        这三千大道,这诸天万界,这芸芸众生也不可能容得下他这种可怕的存在。

        故此。

        幽帝复苏归来之后,究竟想干什么,又是不是原罪寻找的真主,甚至是不是原罪法身,这些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复苏归来了。

        三千大道就不可能容下他这么一位对大道苍生极具威胁的存在。

        “师叔,如果那位……大老爷真是幽帝的话,我们怎么办……”

        倾卿哭丧着脸,着急的说道。

        她并不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主人,反之,一直以来她都很有主见,若非如此,身为长生阁弟子的她,又是浮生帝君的亲传徒弟,也不会固执的选择一炳一直无法接受自己的仙兵温养数百年。

        奈何。

        这件事太过可怕,也太过恐怖,恐怖的远远超出她的承受范围,她根本不敢轻举妄动,就连细想一下都觉得恐怖之极。

        “怎么办?你问我,我问谁去,我怎么知道怎么办……”

        离心仙子摇摇头。

        这件事不仅超出了倾卿的承受范围,同样也超出了离心仙子的承受范围,对此,她也不敢轻举妄动,走错一步的话,到时候陷入万劫不复的不止是她们,而是这诸天万界的大道苍生啊。

        这么大的责任,倾卿扛不起,离心也扛不起,谁也扛不起。

        倾卿坐在床上,就那么怔怔的摊着,那受惊过度而又疲惫不堪的样子,就像刚刚从鬼门关回来般,看起来很是失魂落魄。

        而离心仙子则坐在床上,提着酒壶,一杯接着一杯望肚子里灌着酒,只是端着酒杯的手,止不住的在颤抖,杯中酒撒的衣服上到处都是,而此时此刻,离心仙子也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些,她现在只想喝酒。

        喝醉了最好,喝醉之后,一觉醒来,希望这只是一场梦。

        就算喝不醉,至少,也可以壮壮胆子。

        然。

        酒越喝,非但没有任何醉意,反而是越喝越清醒。

        胆子也没有壮大多少,反而是越喝越害怕,越害怕心跳的就越厉害。

        “不要慌,也不要怕……那位……那位大老爷究竟是不是幽帝本人,我们还不能百分之百肯定,我们……先不要自己吓自己,不要怕……”

        尽管嘴上说着不怕,可离心仙子的手依旧在止不住的颤抖,她将酒杯放下,双手合十放在胸前,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

        可惜。

        不管用。

        该害怕还是照样害怕。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的过去,离心仙子开口说道:“倾卿,这件事你千万千万不要对任何人提起,记住!千万不要!也不要去问他到底是不是幽帝,连提都不要提,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咱们现在就当他是幽帝本人。”

        顿了顿,又说道:“现在我们必须弄明白一个问题,那就是他若真是幽帝的话,为何会出现在我们的玄天船上,只是纯粹的巧合还是什么原因?”

        “师叔……好像……是你……是你非要请他来船上喝酒的……”

        “是我吗?真的是我吗?”离心仙子仔细一想,还真是自己请他过来的,转念一想,她又说道:“死丫头,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怨我吗?如果不是为了云水剑,我好端端的干嘛请他上船?哦!现在出事情了,你倒怨起我来了。”

        “师叔,我没有怨你,我只是……”

        “只是什么?要怨的话也怨你个死丫头!你说当年你干嘛非要在废墟里捡一把破剑,你若是不捡的话,不就没有今天的事情了吗?”

        “师叔。”

        倾卿连死的心都有了,说道:“我哪知道当年捡的断剑就是幽帝炼制的五行剑之一。”

        提起当年这件事,倾卿也是后悔的要死,她也很纳闷,自己好端端的干嘛非要在废墟里剑一把已经断裂的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