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尊上在线阅读 - 第2374章 时空乱流的传说

第2374章 时空乱流的传说

        “不过,话又说回来,古小子,你这回唱的这出大戏,该不会是为了试探吧?”

        “试探什么?”

        “试探暗中盯着你小子的那些存在,谁为了守护天地大道想抹杀你,谁为了图谋原罪真主想抹杀,也试探出谁在你小子身上打着小算盘儿!”

        “没错!是有这么回事。”古清风点点头,笑道:“你个老秃驴不就是爷试探出来的嘛!”

        “又来了!我说古小子,咱能不能正经点,老衲可没心思跟你开玩笑!”大行癫僧问道:“认真的,你小子到底有没有在试探?”

        “我说大行,你真以为爷闲的蛋疼啊,好端端的没事儿干,折腾自己,去试探你们?就你们还值得爷试探?也太他娘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大行癫僧撇撇嘴,老脸一红,他听的出来,古清风这话也把自己给带进去了,拐着弯讽刺他。

        对此。

        大行癫僧也只能装傻充愣。

        其实,他也觉得古清风应该不太可能为了试探而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

        以他对古清风的了解,琢磨着古清风压根就不在乎谁为了守护天地想抹杀他,谁又为了图谋原罪真主想抹杀他,他也不在乎,谁在他身上打算盘,又打着什么算盘。

        如果古清风真在乎,真想试探的话,早就出手试探了,根本不可能等到现在。

        “如此说来,那一抹大道之外的神识魔念当时真想吞噬你的自我意识?”

        古清风摇摇头,回应道:“或许吧。”

        “什么叫或许?”大行癫僧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难以置信的问道:“你小子连人家有没有吞噬你的自我意识都不知道?”

        “真不知道。”

        瞧着古清风不像是开玩笑,大行癫僧强忍着心头的疑惑,追问道:“当时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小子能不能详细说说,老衲或多或少也能帮你分析分析啊。”

        “怎么说呢。”

        古清风在离宫虚空里面继续深入,回想着当时发生的事情。

        当时他只感觉那件不祥之物开始蠢蠢欲动,而且感觉越来越强烈。

        然后他就开始压制,结果没有一丁点用。

        是的。

        不是压制不住,也不是无法压制,而是没有任何作用。

        因为不祥之物蠢蠢欲动的时候,古清风的心神也开始蠢蠢欲动。

        他不知道心神受到了不祥之物的影响,还是不祥之物受到了心神的影响,他甚至不知道究竟是不祥之物在蠢蠢欲动还是自己的心神在蠢蠢欲动。

        更不可思议的是,随着不祥之物蠢蠢欲动的越来越强烈,他已然分不清自己还是不是自己,像自己又像是不祥之物,感觉他就是不祥之物,不祥之物就是他一样,仿若根本不分彼此。

        且。

        自始自终他的自我意识都很清晰,屠杀那些蛰伏在暗中的大道高手时也知道的一清二楚,要说不祥之物吞噬自己的意识,在古清风看起来,这根本不可能,当时的他与不祥之物不分彼此,仿若本身就是一个存在一样,既如此,还谈什么吞噬,哪有自己吞噬自己的意识的。

        “然后呢?”

        大行癫僧惊疑的继续追问。

        “没有然后了。”

        “什么叫没有然后了,你什么也没有说啊。”

        “什么都没有发生,你让爷说什么?”

        古清风的声音传来,大行癫僧张张嘴,欲言又止,不由愣在了那里,内心更是五味陈杂。

        当时发现古清风不对劲儿的时候,大行癫僧内心可是心急如焚。

        发现古清风疯魔可能被大道之外的神识魔念吞噬之后,大行癫僧更是绝望至极,万念俱灰。

        他相信,除了自己之外,蛰伏在暗中那些将希望寄托在古清风身上的存在,也都与他一样连死的心都有了,就连亘古无名恐怕也不例外。

        可是古清风说什么?

        竟然说什么都没有发生?

        自己这些人都快被他吓死了,这小子他娘的好像没事人一样。

        大行癫僧不是不知道古清风生性随意洒脱,反之,他知道,比任何人都知道。

        可就算再随意,再洒脱,也不能这么随意洒脱吧?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这小子竟然浑然不在意。

        “那么古小子,就算你不知道大道之外的神识魔念有没有吞噬你,那总该知道现在它是什么情况吧?还是说,你把它给吞噬了?”

        “爷我刚才已经跟你说过了,这事儿从一开始就谈不上什么吞噬不吞噬,很多事情……我也没法子跟你说,爷我自己都不明白,怎么跟你说?”

        “这……”

        大行癫僧彻底无语了,缓缓吐出一口气,道:“你小子什么时候融合的那一抹大道之外的神识魔念总应该知道吧?”

        “在一座荒古遗迹里面,而且还是一座很邪乎的荒古遗迹里面。”

        “怎么个邪乎法?”

        “怎么个邪乎法?这么跟你说吧,爷在那座荒古遗迹里面彻彻底底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空间错乱。”

        时至今日古清风还清晰记得那一座神秘诡异的荒古遗迹,那真是太邪门了。

        他第一次进去的时候,看见一座山,山上有很多白骨,山内还藏着一座洞府,洞府里面有一口玄之又玄妙之又妙的洞府之眼,旁边还有一位奄奄一息的老者。

        古清风找到洞府的时候,那位奄奄一息的老者想要夺舍他的肉身,结果被他抹杀了。

        然后古清风跳进了那口洞府之眼,想进去瞧瞧里面有什么奥妙。

        结果跳进去之后,什么奥妙也没有发现,诡异邪乎的是,古清风又莫名其妙的重新进入了这座神秘的荒古遗迹。

        更加邪门的是,当他再次进入洞府里面的时候,先前被他抹杀的那位老者竟然还在那里,而且依旧是奄奄一息,最邪门的是,那位老者还想夺舍他的肉身,结果又被古清风抹杀了,而且抹杀的干干净净。

        之后,古清风再一次进入洞府之眼,然后又一次重新进入了这座神秘的荒古遗迹。

        进入洞府之后,那位被他抹杀了两次的老者他娘的还在那里。

        于是他又一次抹杀了那位老者。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经历同一件事,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古清风当时都快崩溃了。

        “爷一直以为所谓的空间错乱只是一个传说,没想到还真的存在,那次算是长见识了。”

        听完古清风这些话,大行癫僧看起来似乎很平静,也并不觉得惊讶,反而还鄙视的白了古清风一眼,道:“你才知道啊?”

        “怎么?听你的意思?你也经历过?”

        “老衲不仅经历过,而且经历的事情比你小子的更加邪乎。”

        “怎么个邪乎法?”

        “老衲曾经在荒古黑洞一时失足坠入进了一道空间乱流,你知道老衲在里面被困了多少久吗?”

        “说说。”

        “具体被困了多久,老衲也不太清楚,反正至少有十万年。”

        古清风笑道:“这有什么邪乎的,荒古黑洞到处都是空间乱流,失足坠进去,若是运气不好,甭说被困十万年,就是被困百万年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

        “确实,你小子说的不错。”大行癫僧很认真的说道:“可你小子知道老衲好不容易从那一道空间乱流里面出来之后,外面过了多久吗?”

        “多久?难倒不也是十万年吗?”

        “嘿嘿!古小子,如果外面同样也过了十万年,那这事儿就太普通太正常了,老衲又怎么敢说比你经历的事儿更邪乎呢。”

        “倒也是,那你说外面过了多久?”

        “你猜猜?”

        “九万年?”

        “不对!”

        “一万年?”

        “也不对!”

        “千年?”

        “不对!”

        “该不会是百年吧?”

        “错!”

        大行癫僧冷笑道:“告诉你吧,当年老衲在那一道空间乱流里面被困了十万年,外面的时间既不是十万年,也不是万年,更不是千年百年,而是一念!”

        听闻一念两个字,正在虚空中深入的古清风立时止步,深深皱着眉头,一双幽暗的眼眸之中充满了惊奇,问道:“你确定是一念?”

        “废话!当时老衲与我师兄白眉一同进入的荒古黑洞,老衲失足坠入空间乱流,被困十万年出来之后,师兄告诉老衲,只是过了一念而已。”

        “好家伙!”

        古清风吃惊不已,道:“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挺邪乎啊,这他娘的已经不是空间错乱了吧,这是时空错乱了啊!”

        “在荒古黑洞里面什么邪乎的事儿都可能发生,像老衲坠入空间乱流被困十万年,外面只过了一念,这是老衲的命好,你小子知道吗?当年太古终结不久,远古时代开启的时候,荒古黑洞也曾出现过,其中就有一人进入荒古黑洞,坠入了空间乱流,他只是坠入了一瞬间,当他出现来的时候,远古时代都他娘已经终结了,上古时代刚刚开启……”

        古清风听的是一阵头皮发麻,道:“这也太他娘夸张了吧,只是失足坠入空间乱流一瞬间,就这一瞬间的功夫,直接从远古之初到了上古之初?这一瞬间就直接错过了一个时代啊!”

        “邪乎吧?不敢相信吧?告诉你小子,如果不是老衲亲身经历过,老衲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大行癫僧训斥道:“现在你终于知道咱们刚进入荒古黑洞的时候,老衲为何劝你小子小心谨慎了吧,这也就是你小子运气好,只是坠入一道空间错乱的乱流,若是你小子坠入一道时空错乱的乱流,说不定坠入一瞬间的功夫,等你小子出来也错过了整整一个时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