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尊上在线阅读 - 第219章传话

第219章传话

        “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敢情我们云霞派之所以存在,都是因为你小子的因果。”

        至今回想起冰玄派朱霞老祖对自己说的那些话,火德就忍不住感叹。

        古清风曾听魏青说过,朱霞也是当年跟随云霓裳的七色使者之一,云霓裳以血脉转世,留下朱霞执掌冰玄派操纵这个因果局,她知道自己和云霓裳的因果也不奇怪,唯一让古清风有些疑惑的是,不知朱霞为何要将此事告诉火德。

        “那老婆子虽然没有明说,不过咱也不是傻子,多多少少也能听出点意思。”火德自顾自饮,许是觉得古清风的专用太虚杯神奇,就忍不住多喝了几杯,咧着嘴,笑道:“她的意思是想让你和冷颜秋结成道侣,只是……嘿嘿,那老婆子知道你的身份,对你有点畏惧,所以呢……就找到咱,拐着弯让我过来劝劝你。”

        “让你来劝我?”

        古清风仰躺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眯眼瞧着火德,笑道:“和冰玄派那个冷颜秋结成道侣?怎么着?是嫁接因果?”

        “没错!她说过就是为了嫁接因果。”

        火德挠挠头,一边摇晃着古清风专属的太虚杯,一边仔细回忆着朱霞的话,道:“那朱霞老婆子说什么三千年冰玄派祖师云霓裳推衍出与你有一段极其可怕的因果,说是一种孽缘,也是一种罪果。”

        顿了顿,火德端起太虚杯,将里面的水云酒一饮而尽,顿觉五脏六腑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血液仿若都在燃烧一样,连额头都冒出了汗水,深吸一口凉气,这才继续说道。

        “冰玄派的祖师云霓裳为了摆脱这种孽缘恶果,布局三千年,留下冰玄之心和炎阳之心化作因果枝,然后她以什么血脉转世摆脱冰玄之心,你呢,先与冷颜秋结成道侣,然后再融合炎阳之心,双修之后,再将炎阳之心传给其他人,这样,便可以将你与云霓裳的孽缘罪果嫁接出去了。”

        水云酒经过太虚杯转化之后,可能是劲儿太大了,火德有些受不了,体内如同翻江倒海一般,时而冷的抖,时而热的滚烫,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浑身难受,咧着嘴,说道:“又是因果枝又是嫁接的,虽然咱不懂,不过那朱霞老婆子说你懂。”

        古清风的确懂,也早已猜到云霓裳的目的。

        只是因果这玩意儿能够嫁接?

        他询问过居住在寂灭骨玉里面的老和尚,老和尚说他也不知道。

        古清风琢磨着,老和尚不知道,云霓裳自己可能也不知道,如若不然,她也不会将自己的魂魄葬在欧阳夜的血脉之中,想来,应该是没有什么信心,所以才选择永久逃避。

        “我说古小子,你这杯子是什么玩意儿炼的,劲儿也太大了吧!”

        火德本想再用古清风的太虚杯喝几口,仔细想想还是算了,刚才喝了两杯差点没要了老命,他可不敢再折腾了。

        古清风笑了笑,没有说话。

        “朱霞那老婆子的意思,让你考虑考虑,答应与否都不重要,一切按照你的想法来,还说什么,只要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他们能做到的一定做到,不能做到也会想尽办法做到。”

        古清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轻声问道:“然后呢。”

        “然后?然后没有然后了啊!哦对了,那老婆子还说过两天冰玄派要举行传承大典,让我问问你有没有时间,肯不肯赏个脸去参加一下。”

        “就这?没了??”

        “没了啊!”

        古清风点点头,而后不再说话,躺在椅子上,像似在想着什么。

        “古小子,你是什么意思。”

        古清风瞧了他一眼,嗤笑一声,倒也懒得搭理。

        火德有自知之明,知道这事儿没有那么简单,也不好多说什么,问道:“双修道侣的事儿,你自己考虑吧,咱不懂,也敢乱说,不过,冰玄派举行大典,你就去凑个热闹呗。”

        “怎么着?你有什么想法?”

        “嘿嘿!”

        火德咧嘴笑了笑,赶紧端起酒壶倒了一杯酒递过去,道:“也没啥想法,这不是咱想跟着你小子沾沾光嘛,如今云霞派有你小子坐镇,咱也想风光风光,趁着这次机会,让那些瞧不起云霞派的家伙们开开眼界。”

        古清风瞧了他一眼,说道:“以前你为云霞派着想,我还能理解,现在你都知道云霞派的存在从一开始就是人家的布的局,你还瞎折腾做什么。”

        “咱是知道了,可关键是只有我知道没有用啊!土德他们还不知道呢,我总不能把这事儿告诉他们吧。”

        “有什么不能的。”

        “哎哟,祖宗,您说的轻巧,土德他们这些年为了云霞派付出多少,如果让他们知道云霞派的存在从一开始就是云霓裳搞的鬼,那他们不得伤心死啊,那得多绝望啊!我吧,没心没肺,就不说了,可他们不同啊,他们都比较传统,自幼受到俺们师傅的熏陶,满脑子都是云霞派传承。”

        火德言语复杂的说道:“你是不知道我那几个师兄对云霞派的感情有多么深厚!本来你小子回来,还指望你帮我们云霞派扬光大,结果你小子倒好,一下子把我们云霞派给整没了……”

        想起这些天隐居在山庄的日子,火德就有些哭笑不得。

        “你把云霞派藏起来那几天你是没看见,土德他们几个就跟死了亲爹一样啊,整个人都傻了,觉得对不起祖师爷,也对不起师傅的临终所托,可又不敢大声说啊,怕得罪你小子啊!整天夜里偷偷的哭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不管我怎么劝说都没用,这不,瞧着云霞派又重新出现,这才有些缓和。”

        古清风哑然失笑,问道:“有没有这么夸张?”

        “你小子从小野贯了,根本体会不了一个门派对我们的意义,不管云霞派创建的初衷是什么,那毕竟是俺们师傅,师祖他们一辈一辈传下来的,不仅代表着几代人的心血,更是承载着俺们师兄弟几个数百年的修行岁月啊,对于俺们来说,云霞派就是一个家啊!”

        “俺们知道自己没有成仙的希望,所以把生平的一切都寄托在云霞派这个家啊,如果家没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测试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