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尊上在线阅读 - 第613章 其实我就是古清风

第613章 其实我就是古清风

        欧阳夜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忍不住泛起了嘀咕。

        最近参悟彩云之剑的奥妙,越参悟越觉得玄妙,越参悟越不得其解,就在她苦恼的时候,梦中像似得到了高人的指点一样,一夜之间竟然开窍了,短短十几天的时间,彩云之剑的奥妙已是被她参悟的七七八八。

        她一直以为是雪姨在梦中指点自己。

        可随后一想,又觉得不对劲儿,如果是雪姨指点自己,根本没有必要在梦中指点吧。

        当着面指点多好,何必多此一举。

        本想把雪姨喊出来问问。

        奈何雪姨那边根本没有回应。

        刚才听古清风这么一说,她差点就信了,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可能,这叫老九的家伙不过是金丹修为,他怎么能懂得彩云之剑的玄妙,真正的赤炎公子或许懂也说不定,可关键是这个家伙是冒充的啊!

        不可能是他。

        应该是雪姨。

        等雪姨闭关出来问问便知。

        这个家伙本事不大,倒是挺会给自己脸上贴金的,而且刚才那一副故弄玄虚真真假假的态度,还真就差点被他给骗了。

        “我说老九,你可以啊!”

        瞧着欧阳夜上下打量着自己,古清风笑着问道:“怎么着?”

        “你和古清风那个家伙真是越来越像了啊,连他那一套神神秘秘故弄玄虚的本事都学会了。”欧阳夜盯着古清风,道:“刚才差点就被你忽悠了呢。”

        古清风哑然失笑,道:“这都是你教导有方啊,这些天一直教我怎么模仿那劳什子的赤炎公子,你教什么我就学什么呗,你说赤炎公子神神秘秘的,我就依葫芦画瓢咯。”

        “依葫芦画瓢没有错,不过有一点你要记住,以后不要对我用这套手段。”

        “怎么着?”

        “没有原因,就是不行!”

        “你怕啊?”

        “怕?笑话!姑奶奶有什么好怕的?”

        说这话的时候,欧阳夜明显有些心虚,眼神也有些闪躲,底气也不是太足。

        的确。

        她怕。

        因为她现自己越来越分不清这个家伙到底是老九还是真正的古清风。

        不!

        确切的说她知道眼前这个家伙是老九,只是一个冒充古清风的家伙。

        真正让她害怕的是,她担心长此下去,会将这个假的当作真的。

        “妹子,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想告诉你。”

        “什么?什么事儿?”

        古清风坐起来,提着酒壶就着壶嘴喝了一口桃花酒,微微淡笑道:“其实,三年前我没有死。”

        “什么三年前没有死,姑奶奶又没说你三年前死了。”正说着,欧阳夜忽然觉得不对劲儿,什么叫三年前没有死,什么意思?难道说……这个家伙是说他自己就是古清风?

        “没错,我就是古清风本人。”

        “你……”

        欧阳夜顿时惊愕,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古清风,转而娇美的容颜上又瞬间出现愤怒,一把掐住古清风的脖子,咬牙切齿的说道:“姓老的!姑奶奶警告过你!以后不要跟我玩这种故弄玄虚的把戏,再敢跟姑奶奶开这种玩笑,姑奶奶……打死你!”

        “怎么着,你还不信啊?”

        “废话!如果信你的话,姑奶奶就是大白痴!”松开手之后,欧阳夜冷哼一声,不再理会,离开轿子,说道:“寒冬姐,我的心情不好,我在妖月宫门口等你们。”说罢,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古清风,而后独自飞行去了。

        寒冬本想喊住,奈何欧阳夜已经飞远,她无奈的摇摇头,转身看向古清风,道:“公子,你莫要生夜夜的气,她人虽然比较任性,不过心地很善良的,也没有别的意思。”

        古清风耸耸肩,摇摇头,嘴角泛起一抹苦笑。

        “夜夜平时不这样,她也不是开不起玩笑,她只是……”寒冬轻声解释道:“只是不喜欢别人开赤炎公子的玩笑。”

        “这话怎么讲?”

        “尽管夜夜从未开口明说过,不过我看的出来,她很在乎那位三年前死去的赤炎公子。”寒冬回忆着一年来和欧阳夜认识的点点滴滴,道:“莫要看她平时大大咧咧的,什么也不在乎的样子,其实她心里一直在思念着赤炎公子,每每日落黄昏夕阳西下的时候,她都会一个人呆……”

        望着欧阳夜离去的方向,寒冬呢喃道:“她说她以前很讨厌夕阳,也讨厌夜幕降临前的黄昏,之所以望着日落黄昏呆,只因为黄昏给她的感觉像极了三年前死去的赤炎公子。”

        “是么……”

        古清风亦是望着欧阳夜渐行渐远的身影,仰头饮了一口酒。

        追忆修行这五百年来,古清风打打杀杀也担惊受怕,由于不想连累其他人,所以辜负了很多女人,这是他一生之中最大的遗憾,若非如此,今日也不会踏上前往妖月宫的路上。

        不过,自从决定放弃因果之后,古清风是彻底想开了。

        他决定顺其自然,也决定换一个活法。

        不仅要把以前的遗憾统统弥补过来,也要这辈子活的真正潇洒,真正洒脱,真正的大自在。

        以前担惊受怕,不想连累任何人。

        现在不同,现在的他什么也不怕,他也有信心守护任何人。

        以前辜负了很多女人,以后他不会再辜负任何一个女人。

        至于欧阳夜,古清风倒也没有别的想法,只求四个字,顺其自然。

        “所以,以后还望公子莫要再开赤炎公子的玩笑。”

        古清风点点头,也从轿子大辇里面走出来,伸了一个懒腰,望着脚下的星月大域,问道:“距离妖月宫还有多远?”

        “喏,前面就是。”寒冬指着前面那座泛着淡淡黄色微光的山岳,道:“那就是妖月山,山上便是妖月宫。”

        “怎么还在妖月山?”古清风眉头一挑,饮酒而道:“我记得当年风逐月统治大西北之后,好像修建了一座宫殿吧?听说还不错的样子,怎么没看着。”

        “逐月娘娘修建的宫殿在浩劫之时因妖魔祸乱……而荒废了……上古终结,今古开启之后……”

        说到这里,寒冬的脸上又浮现出一抹忧伤,道:“今古时代,仙朝的人又重新翻修了宫殿,只不过翻修的宫殿早已不属于妖月宫。”

        “那属于谁?”

        “仙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