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在线阅读 - 第2078章 矛盾的起因

第2078章 矛盾的起因

        康琴心有心想试探下叶家和司家的矛盾,奈何郭南也不知晓,只告诉她,昨儿叶岫打听了她的下落,听闻她是和司雀舫去了丽华堂酒店后,至今都没恢复好脸色。

        郭南边开车边咋舌着猜测道:“表小姐,不是我不顾身份想说您,爷平素那般疼您,您和谁来往不成,非和爷的死对头来往,这不诚心戳爷的心窝子嘛?”

        “司家何时是叶家的死对头了?

        郭南,你不要胡说八道。”

        “不是说两家,是司二少。

        爷和司二少不睦您是早就晓得的,我这不是想劝您注意些吗?”

        郭南也意识到此言逾矩,态度和缓,转首看她时带了两分讨好之意。

        康琴心提醒道:“看路。”

        “您放心,我这技术不用担心的。”

        刚说完,突然从林道里窜出来几个年轻人要穿马路,郭南连忙转方向盘并踩刹车减速,费了力勉强稳住,他见那几个男的径自穿过也没有停留片刻的,遂暗骂了两声,“这都什么人啊,大白天的作死!”

        他急急停车,后面跟着护送的车也停了,静等情况。

        康琴心后望了眼,吩咐道:“继续走吧。”

        “是。”

        虚惊一场,郭南心有余悸,拐弯抹角得又暗示着想她替自个儿隐瞒。

        “知道了,不会跟小舅舅说的。”

        “这不我平日总说表小姐您最善解人意体察民情了,若让爷知道,少不了一顿责罚。”

        郭南侥幸后松了口气。

        康琴心思量着叶岫和司雀舫的事,没再接茬。

        该不会是前阵子叶家暗中组织人手阻止政府拆建永华巷的事情被司雀舫知道了,所以两方杠上了?

        至于生意上的,她明白新加坡目前的局势,但凡司家沾染的生意,这境内还没人敢公然和他们叫板的。

        叶家迁来也有多年,何况小舅舅自有门路,不可能毫无理由的去和司家作对。

        她带着疑惑进了新泉山庄。

        秦叔迎她上楼,“少爷在书房里等您。”

        站在楼道口,他又问:“山庄里咖啡喝完了,表小姐要不来杯牛奶?”

        康琴心微讶,她喜欢喝咖啡,山庄里的人从来不会忘记采购,竟然会没有?

        虽说是诧异,她也未表现出来,浅声应道:“好的,谢谢秦叔。”

        站在书房外敲门,待听到“进来”的回应才进去。

        “小舅舅。”

        康琴心边唤边走近。

        叶岫稍稍抬头,声音也淡淡的,“琴心,你过来。”

        “这是,”康琴心停顿了一瞬才继续:“马来的地图?”

        叶岫指着吉隆坡和马六甲之中的一处小红点,“你看这里。”

        “像这种岛屿有很多,便是新加坡附近也有不少,这是怎么了?”

        康琴心知对方准备告知自己情况,也不吝询问。

        “我上次去吉隆坡,便是参加政府的拍卖,这处岛屿当时还只是座无名岛,我勘察了好久准备拿下的,结果被司家大少捷足先登。”

        “就是赌馆出事前你离开的那次?”

        叶岫点头。

        “我听说过这则新闻,听说是司家大少为了他母亲的寿辰巨资购买下来的,岛名更是取了司夫人的名讳,说是准备在上面建一座私人度假山庄,供司师座和司夫人小住用的。”

        康琴心琢磨着不解道:“马来深受英政府统治多年,吉隆坡的皇室空有贵族之名,并没什么实权,周边不少岛屿被拿去拍卖也是常事。

        司家有钱,和英政府关系又好,想要拿下这座岛本来就不难。

        小舅舅,你不会是因为没拍到,所以和司大少起了冲突,才这般和司家不对付的?”

        她虽觉得这想法滑稽,但眼下康琴心找不到其他可能造成他和司家之间矛盾的源头了。

        果然,她刚说完,叶岫便深深凝看着她。

        康琴心补救道:“应该还有其他原因吧?”

        适逢秦叔亲自来送牛奶,康琴心连忙拿起抿了口。

        等他退出去,叶岫望着她手中的牛奶道:“以后少喝咖啡那些洋玩意。”

        “你这是怎么了?

        小舅舅,我这阵子没惹您生气吧?”

        康琴心满面无辜。

        叶岫言归正传,两指指着那座岛屿意味深长道:“司大少若是果真为了他母亲的寿辰建度假山庄,我倒不见得会和他争。

        但这座岛上,有大量可开采的石油。”

        康琴心大惊,“石油?”

        她骇然道:“但石油目前都是英国人在掌控啊。”

        “英政府和司家的关系虽然好,但也不可能允许他们做这样的营生。

        司家现在买下那座岛屿为的是什么,我怎能不清楚?

        这本就是我叶家先发现的,为此我准备了两年,他司家倒好,先前不动声色的,拍卖会上直接走关系强要了去!”

        提起这事,叶岫满面气愤。

        他当时愿意加价,得知是和司家大少在竞拍亦不惧,结果他如何加筹码对方也紧跟而上,倒不是叶家出不起钱,偏生最后主办方直接和他明说不可能给他。

        岛屿上的资源又不能闹得人尽皆知,省得被人知晓他是有目的的去竞拍,反会惹得英政府对叶家生疑。

        他事后想退让一步找司大少谈合作,结果换来一声拒绝之后再见不着人影,回来后司雀舫倒是找上了他,司家想用封口费打发他。

        “舅舅心有不甘,定是去找过司大少,”叶岫颔首。

        “司家定不会同意让旁人分一杯羹。”

        康琴心揣测道:“他们是不是想以利益做补偿,劝小舅舅罢手?”

        “不错。”

        康琴心见他只有怒气的面色,再道:“但以你的性格,肯定也不会同意,所以这件事根本没得谈。”

        “司家是有权有势,但这马来也不全是他们家在做主。

        石油事关重大,司家有心想要做秘密产业,自然得封我的口,可是以酒楼赌馆这种利益为诱?”

        “但舅舅这样,岂不全然得罪了司家?”

        康琴心立马想起了永华巷的事情,“永华巷那边您经营许久,有不少人脉消息都从那边来的,上次政府说要拆建,实则是司家的打算,其实是在警告舅舅吧?”

        叶岫默认。

        “但舅舅组织人员反抗,也是表态。”

        康琴心露出担心,不确定的又道:“你真要和司家对抗到底吗?

        且不说论赢面,有司家在,华民们在这边的生活才真的安定有保障,否则真要让外国人主事,我们行事不会有现在这么方便的。

        况且,外公和司家关系很好,要是他知道了,一定会劝您放手的,说不定还要责备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