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908章 不是挖坑是堆山
        胖子的分析看似无懈可击,可他的这番逻辑思维出发点,完全是站在了自我利益的立场上。

    根本不去考虑对方的投资是否符合其利益目标。

    可话有说回来了,谁都是站在自我的利益角度去考虑问题,这种股权出售、认购的事儿,本就是需要谈的,双方各自拿出自己的条件、理由,极尽所能地说服对方接受。

    所以也不能说胖子无耻、过分。

    再者,人家胖子事先声明了,咱们这是商量着办,有什么意见你也可以提出来,对吧?

    思忖至此,黄芩芷也就没有直接予以反驳,点头道:“你继续说……”

    “说什么?”胖子纳闷儿道。

    “这就完了?”黄芩芷哼了一声,道:“除了价格以外,还有华远认购了朔远三家公司的部分股权之后的人事、公司运营、管理方面的安排,你准备与华远怎么谈?”

    胖子流露出有些莫名其妙的神情,继而理直气壮地说道:“这个还用谈么?当然是他们什么都不用管,也不能管,坐等分红赚钱就行了啊。”

    砰!

    黄芩芷再也忍不住,一巴掌拍在了茶几上,有些无奈又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胖子,你这不是在谈投资合作意向,你是在诈骗,在耍无赖,最起码的诚意都没有!”

    “哎,我可得提醒啊,芩芷!”胖子正色道:“咱们俩是穿一条裤子的,在商言商,现实点儿好不好?”

    “你……”

    黄芩芷气得忍不住笑出了声,连连道:“好,好,你给我爸打电话说吧,啊!”

    “不太好吧?”温朔腆着脸极尽谄媚地说道:“这种事儿还是由你来说比较好,毕竟涉及到了利益谈判,双方分析的融合,还是你谈的话比较好,避免谈判出现什么不愉快。”

    “我更不好意思了。”黄芩芷道:“为人子女,有了自己的事业,却还要去自己的父母那里占便宜,这,还算是自己事业有成么?”

    “哎呀,你就是太要面子了。”胖子倒打一耙。

    黄芩芷冷笑。

    胖子耸耸肩,道:“好吧,我来打电话,但咱还是有一说一,在商言商的事儿,你事后可不能发为此怄气。”

    “我是那种人么?”黄芩芷反问。

    “还有,你等于是同意了我的想法,对吧?”

    “我没有。”

    “那这个电话就不能打,咱们内部还没达成一致呢。”温朔叹了口气,道:“我觉得还是先说服你为好。”

    黄芩芷气道:“你到底是打不打?”

    “打!”胖子干脆利落地应下,拿起电话拨通了准岳父的手机号码:“喂爸……是伯父吧?”

    黄芩芷杏目圆睁,却又无可奈何地捂住了额头。

    几千里之外,坐在家中阳台上悠然喝茶的黄申差点儿没把手机掉地上,他干咳了一声镇定心神,淡淡地说道:“温朔,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哦,刚才和芩芷商议过了,我们一致认为,您的想法和建议,确实是目前对于我们公司来讲,最好的选择。”温朔认真地说道:“不过,因为牵涉到您和我,还有芩芷之间的亲情关系……”

    什么叫我和你之间的亲情关系?

    黄申当即打断了温朔的话,淡然道:“无妨,在商言商。”

    “是是是,话是这么个理儿,可……”温朔语气中略显为难地说道:“我这人有一说一,您别见怪啊,公司的其他股东可不会这么想,这也是人之常情,您说是吧?”

    “嗯,你接着说下去。”黄申心里琢磨着温朔的想法,却又不得不揣摩,女儿是什么心思。

    他甚至想到了,电话那一端,女儿肯定在场。

    “也因此,考虑到华远集团认购朔远的股权,会令股东误会与此次朔远的股权改制战略有关,所以,我个人,必须强调是我个人的想法,与芩芷无关啊,她和我的想法暂时有冲突。”胖子很认真地说道:“如果华远集团认购我们朔远的股权,那么朔远会提出一个相对较高的价格。”

    黄芩芷撇撇嘴,面露不悦,但心里却暖暖的——胖子这是先把她给择出去了,为她的面子着想。

    “可以。”黄申很干脆地应下,道:“股权溢价很正常,也合理。”

    “呃……”胖子显然没想到,黄申的答复如此干脆,甚至都没问价格多少,这未免有点儿不按常理出牌了,咱们是谈生意,你好歹也得问问价格,然后咱们在交锋几个回合。

    你不问价格就答应,还口口声声地说合理,这还怎么谈?

    我还没说多少钱呢,让我接下来怎么好意思说得太高了?

    黄申等了几秒钟听不到胖子的声音,微笑道:“温董事长,在考虑什么呢?”

    “啊?没,没什么……”胖子讪笑着赶紧回应。

    “想好这次准备,从华远,或者从我个人手里,榨出多少油水了吗?”黄申微笑道,但这笑声里,隔着话筒几千里都能听得出,有那么点儿冷笑的意味了,还很有震慑力。

    太他妈吓人了!

    胖子不害怕什么华远、华近的董事长,他害怕的是,老丈人好像生气了啊?

    姜还是老的辣!

    看似答应得痛快,反手就是一刀架在了胖爷我的脖子上,将军!

    胖子呲牙咧嘴,神色狰狞,看得黄芩芷一脸尴尬和困惑,对胖子极为了解的她知道,这死胖子又在动坏心思了。

    可怜的老爸!

    “在商言商嘛,怎么能说榨油水呢?”温朔笑眯眯地说道:“再说了,这生意讲究双方你情我愿,没谁拿着刀逼着谁买或者卖,就好像我卖菜,您买菜,嫌价钱高了你可以不买,我嫌您出的价低了也不能卖,对吧?买卖不出仁义在,菜还是我的,钱还在您的兜里。”

    黄芩芷忍不住扑哧一笑,急忙掩住嘴,好似生怕声音传进电话里。

    几千里之外的黄申也笑了,这胖子……

    还是那么抠门的俗气,这么大的一笔股权交易,偏生被他比作是小摊位上菜贩子和买菜老大妈的交易。

    但,很形象。

    也很有趣。

    黄申想起了当初和胖子谈“一卡通”时的情景,忽然心里有些别扭。

    “有道理。”黄申叹了口气,道:“你直接开价吧。”

    “现在还不好说价格,因为我们还没有细致地统计出可以用于融资的股权比例。”温朔道:“要不这样吧,咱们先大致地讲讲,也算是一揽子的口头协商,朔远快餐、朔远网络技术培训学校、朔远软件公司,分别出让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的股权,价格嘛,比之当前的实际市值,朔远快餐要溢价三倍,朔远网络技术培训学校溢价三点五倍,朔远软件公司,四倍。”

    黄申没有丝毫吃惊,而是很冷静地说道:“说说你的理由,我为什么要出高于市值三倍的价格,认购你们公司这么点儿股权?”

    “公司发展速度快,前景好,目前收益稳定增长。”温朔说道。

    “那我多长时间能够收回成本?或者说,多久之后,这些股权真的能够达到同等的市值?”

    “平均算下来,不超过三年。”

    “签署对赌协议,如何?”黄申冷笑。

    温朔骇了一跳,忍不住问道:“您这算是……同意了?”

    “是啊,只要你肯签署对赌协议,没问题。”黄申说道:“温董事长的能力有目共睹,所以,这也算是激将法吧。不过在商言商,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是签署一份对赌协议,更为公平,你觉得呢?”

    “这……”胖子有些心虚了,他可不喜欢打无把握之仗——开玩笑,谁挖坑老子就往里面跳,还怎么混啊?

    黄申依旧平静地说道:“不要求多,限定期限内不达标,偿还本息就可以了,另外,只要实际市值能够达到就可以,华远集团,或者我个人,未经你们公司董事大会通过,不能出售股权,如何?”

    温朔冷汗直冒。

    这头老狐狸,是在一步步地逼着我这只可怜的胖子,往坑里跳啊。

    可是,这里面好像没有坑。

    怎么看都是自己占便宜。

    “您,是不是再考虑一下?”胖子笑眯眯地说道:“您这么痛快,搞得我怪不好意思了,心里还忐忑不安的。”

    “我有必要为了这点儿钱,给你,还有我的女儿下套?”黄申冷笑。

    被未来老丈人挥舞着钞票嚣张至极地劈头盖脸摔打着逼进了犄角旮旯里无处可逃的胖子,那股子拧劲儿上来,呲牙咧嘴满脸狰狞地说道:“那你们华远不能干涉公司的运营和管理,在董事会没有任何权限,只能按期拿分红,而且,朔远有权决定利润分红的无限期推迟!”

    “最后一点可以,所有股东平等对待,无所谓。”黄申冷笑道:“但,华远不干涉公司的运营和管理,在董事会也不能拥有任何权限,你觉得合理吗?”

    “这个……”胖子尴尬了,这确实有点儿太过分了。

    黄申说道:“这样吧,我个人出资,运营管理和董事会的权限,由我的女儿全权代表了,你觉得如何?”

    “别,您最好别个人出资,这样显得不太好。”温朔赶紧说道。

    “华远集团出资,必须要安排一名董事,公司的管理运营可以不参与,但在董事会必须有投票权。”黄申态度坚决。

    胖子眼珠一转,道:“那……这位董事,由您来担任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