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我是夸雷斯马在线阅读 - 第441章 中式春节主题派对

第441章 中式春节主题派对

        宿主:夸雷斯马

        年龄:23

        速度属性:97.23

        力量属性:84.65

        体能属性:85.36

        反应属性:85.99

        盘带能力:96.98

        传球能力:84.21

        射门能力:87.53

        防守能力:44.44

        团队配合:71.23

        受伤倾向:40.00

        ......

        这就是夸雷斯马现在的整体属性,相比之前,又有了一定幅度的进步,虽然不是特别明显,但到了他这个层次,想要在短时间内有飞跃式的提升,那显然已经不现实。

        即使是一支拖后腿的团队配合能力,现在也绝对达到了职业球员的水准之上,虽然不可能具备组织型球员的能力,但拿出手,也绝不会被随便诟病——毕竟绝大多数边路球员更多以突破为主,边前腰这个概念甚至还没有诞生。

        水准之上的团队配合能力,加上一流的传球能力,夸雷斯马完全具备送出手术刀般精准直塞的基础,剩下的,一方面是和队友跑位的配合,另一方面则是对进攻局面的判断。

        这是近期提高自己水准的最有效最快捷方式,所以夸雷斯马对此很是上心。

        地狱式训练方式是一线队队友们没有办法接受的,是无论几个嫩模都解决不了的,所以夸雷斯马训练结束后干脆就到青年队训练场,让小球员们陪自己一起加练。

        相比于一线队的老油条,显然还是年轻的小家伙们更容易忽悠,一通理想一通未来,就把他们忽悠得嗷嗷叫,好像打了鸡血似的。

        几名防守球员防守,进攻球员跑位,夸雷斯马则专心拿球,伺机送出直塞。

        虽然这样练的目的太明显,谁都知道夸雷斯马是要给进攻球员送直塞,防守起来也更有针对性,但夸雷斯马一点都不介意难度,因为他知道,很多时候在场上,对手明明知道那些中场大师要送直塞,可他们依然防不住,这就是他努力的方向。

        也还好,夸雷斯马是在练习传球,如果是练习突破,那这帮小家伙一定会崩溃的。

        就连那些顶级豪门的对手面对夸雷斯马的突破都欲哭无泪,这些小家伙还不得被打得直接哭着跑回家找妈妈?

        每天加练的效果有限,成长不可能一蹴而就,不过夸雷斯马也很耐心,因为他知道,学习,什么时候都不晚。

        梅老五快30岁了才开始练习任意球,现在不也变成任意球高手了?

        所以,未来有一天夸雷斯马变成中场大师,那也不用奇怪。

        ......

        战胜了曼联后,虽然中间还有几场联赛和足总杯,但阿森纳却已经进入到了对欧冠淘汰赛的备战中,这才是重中之重。

        联赛领先13个积分,阿森纳有足够的底气任性,就算战略性放弃一场两场联赛,也绝不会影响大局;

        至于足总杯,如果不影响欧冠和联赛,那么适当投入一些经历无所谓,可一旦影响欧冠和英超,那温格绝对不介意一脚把足总杯踢开。

        所以,眼前最重要的就是准备同里昂的比赛,这也不是一个特别容易应付的对手。

        1月28日,足总杯第五轮,阿森纳主场面对博尔顿,因为刚刚和曼联完成一场大战,所以温格很干脆的派上了二线阵容,大部分首发都是替补,几名主力坐在了替补席上,而夸雷斯马连坐上替补席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阿森纳的替补阵容实力也没有多差,倒是在场上和对手拼了一个势均力敌,一直到比赛结束,也没有能够分出胜负。

        根据足总杯规则,单回合淘汰赛如果没有能够分出胜负,那么会择日选择重赛,也就是说,换一个时间,阿森纳将和博尔顿再踢一场分出胜负。

        温格也挺无奈,毕竟赛程已经足够密集,却还要额外加赛一场,绝对是不小的负担。

        不过如果让二线阵容出场的话,倒也不至于影响主力球员的状态体能,唯一要担心的,恐怕阿森纳真的要放弃足总杯了。

        2月4日,回到联赛里,阿森纳客场挑战米德尔斯堡,回归首发名单的主力球员们可没有给对手留下任何机会,哪怕对手目前状态不错,却依然挡不住阿森纳如狼似虎的冲击。

        夸雷斯马一如既往的首开记录,亨利扩大比分,阿德巴约上场虐菜,打得对手下半场直接就缴枪投降了!

        打完了米堡,阿森纳到客场进行和博尔顿的补赛,虽然依然是替补球员上场,但为了保险起见,温格还是将夸雷斯马和亨利等核心球员放进了大名单,也正是这个决定,成为了决定比分胜负的关键。

        当比赛进行到70分钟的时候,场上比分已经变成了2:2,两支球队再一次打得难解难分,如果再这么打下去,弄不好就要踢点球了。

        不过这个时候,温格却做出了一锤定音的决定,将夸雷斯马和亨利同时换上场,给了博尔顿最致命的一击。

        当夸雷斯马和亨利走上球场的时候,锐步球场顿时响起一片哀嚎声,球迷们已经忍不住绝望起来。

        如果没有夸雷斯马和亨利,似乎他们还有和阿森纳一较长短的资本,可一旦这两位超级巨星登上球场,那么属于阿森纳的时刻就将到来,而博尔顿的前途,已经一片黯淡。

        事实证明,他们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夸雷斯马这个不讲道理的家伙,上场就给了博尔顿一个大大的下马威,在对手两名球员的贴身紧逼下,依然利用出色的力量强行转身,一脚大弧线兜出来,对手门将连扑救的机会都没有。

        一切都是那么简单,就好像设定好了剧本,毕竟世界总要有救世主登场的!

        这一次,锐步球场是真的要哀嚎了!

        夸雷斯马和队友们兴奋的庆祝着进球,如果这个进球能够带给阿森纳一场胜利,那无疑夸雷斯马会更加高兴的。

        不过搂着夸雷斯马的亨利,表情却有点古怪,感觉十分郁闷。

        他和夸雷斯马同时登场,似乎两人都是救世主,可几分钟的比赛踢下来,自己还没有碰到皮球呢,夸雷斯马就已经把救世主的戏份演完了,亨利怎么可能不郁闷!

        好在亨利现在已经看得很开,谁是球队真正的核心已经不重要,毕竟自己都快30岁了,这个时候还像年轻人一样争强好胜,远不如多拿几个冠军更实在。

        自己的绰号是海布里之王,海布里都被淘汰了,自己也该让位了,不是么?

        剩下的比赛,博尔顿虽然发疯了一样的反扑,可他们又怎么可能是老道的阿森纳的对手,即使他们用尽浑身解数,依然只能无奈的看着阿森纳笑到最后。

        就这样,在这场足总杯加赛中,凭借着夸雷斯马替补登场的绝杀球,阿森纳淘汰掉博尔顿,成功挺进下一轮。

        接下来,阿森纳在联赛里主场迎战维冈竞技,这场比赛温格依然采取了一定幅度的轮换,不过胜利却没有如同想象中顺利到来,对手的顽强抵抗,让阿森纳遗憾拿到了本赛季的第二场平局。

        夸雷斯马首发出场,虽然没有进球,但却利用外脚背助攻阿德巴约破门得分,不过这却是扳平比分的一球。

        虽然遗憾,但毕竟任何一支球队都不可能永远赢下去,所以球员们也没有特别沮丧,毕竟他们也没有输球!

        不过接下来在足总杯里面面对布莱克本,阿森纳就没有再给暴力本任何机会,主力尽出的他们在主场干净利落的拿下了比赛,挺进了本赛季足总杯八强。

        如果不是里昂的欧冠淘汰赛还有一周多的时间,阿森纳也不会在足总杯里面倾尽全力,但不管怎样,现在已经杀进了8强,再随随便便就放弃,那未免有些可惜,所以,阿森纳已经真正变成了三线作战。

        这一波的比赛结束,阿森纳虽然在联赛里被维冈逼平,但却不会有人认为阿森纳陷入颓势,显然,阿森纳已经用自己的强大统治力,征服了所有人。

        联赛进行了26轮,阿森纳以24胜2平的不败骄人战绩,继续在积分榜上领跑,领先优势大得令人绝望。

        领先曼联11分,领先切尔西17分,领先利物浦足足有27分,在阿森纳依然稳定的状态前,恐怕不会有人认为他们还有机会追赶阿森纳!

        所以,阿森纳有足够的资本去任性。

        对于阿森纳的吹捧,已经让球迷们都觉得无聊,反倒是哪一天阿森纳真的输球了,恐怕大家才会兴趣十足。

        至于阿森纳本赛季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场败仗会在什么时候来,这谁也无法猜测!

        或许,阿森纳会这么一直赢下去也说不定,不是吗?

        ......

        一波比赛过后,阿森纳正式进入欧冠节奏,因为一周后,同里昂的较量就要真正到来了。

        不过这个时候,却正好时值华夏春节,夸雷斯马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想家了!

        怎么办?

        去伦敦华人聚集地和华人一起过春节?

        貌似自己一个葡萄牙人大大咧咧去过春节,有点奇怪啊!

        一边接受着央视派驻记者的采访,故意用蹩脚的口音攻守对华夏球迷说“过年好!”,一边在心里琢磨着,自己到底应该怎么过一个春节才好!

        自己在家里包点饺子意思意思?

        一个人,怎么都是孤单的,这份孤单,却没有人能体会,夸雷斯马忍不住情绪有点低落。

        不过正巧旁边的埃布埃正撺掇着劳伦等人一起去夜店潇洒,夸雷斯马灵机一动,貌似可以邀请这帮牲口和自己一起过节啊!

        虽然过春节有点奇怪,但夸雷斯马完全可以用“中式春节主题派对”的形式邀请这帮牲口,这就一点也不奇怪了,甚至对他们而言,这绝对是新奇的体验。

        想到这里,夸雷斯马心动了!

        只要自己不孤孤单单一个人过春节就行了,至于谁陪着自己,貌似已经不重要!

        于是,夸雷斯马就顺势邀请队友们,反正也不需要做太多准备,派对随时都可以搞起来。

        “中式春节主题派对?”

        队友们大惑不解,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听说过。

        不过考虑到夸雷斯马连那么刺激的内衣派对都搞得出来,那么想必这个“中式春节主题派对”也一定很刺激。

        “我要参加!”

        “别忘了我!”

        “一定要给我留位置!”

        “我要三个嫩模!”

        ......

        队友们群情激奋,让夸雷斯马感觉自己是办“蟠桃盛宴”的王母娘娘一样。

        如果不是没有名额限制,估计这群牲口已经大打出手了。

        “先说好,没有嫩模,这次派对主旨就是为了让大家感受一下异国的节日传统!”夸雷斯马怕大家误解,赶紧叮嘱道。

        如果大家想偏了,到了派对上,发现根本和自己想象得不一样,弄不好还要揍夸雷斯马一顿。

        队友们倒也还好,依然兴致勃勃,反正大家就是找个借口出来热闹一下,大不了不进行的话,回去自己找嫩模呗。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按照农历,除夕当天,夸雷斯马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留下来加练,而是早早回家准备,一会,队友们就要陆续到场了。

        可以带家属!

        毕竟是团圆兴致的派对,夸雷斯马自然不会把艾玛扔到一边,所以当他到家的时候,艾玛已经开始前前后后的忙活起来。

        有点女主人的样子!

        夸雷斯马看着艾玛那姣好的身材,忍不住嘿嘿一笑。

        “亲爱的,你回来啦!”艾玛转过头,对夸雷斯马甜甜一笑,那一刻,夸雷斯马突然有一种冲动——今天晚上什么都不干,只陪艾玛!

        不过前提是,他得能把那群牲口赶走才行。

        “不过,我真不知道你准备的这些东西都是干什么用的,好奇怪啊!”艾玛嘟起嘴,忍不住好奇道。

        的确,按照华夏传统布置,那么艾玛的确什么都不懂。

        大红灯笼,窗花,华夏结......

        对她而言,这就叫充满了异域风情。

        不过看着被数个大红灯笼照成了红色的别墅,夸雷斯马心中着实激动,因为他找到了家的味道。

        还不得夸雷斯马发更多的感慨,队友们已经陆续到了,下车时,不是被妻子挽着手,就是被嫩模抱着胳膊,倒还真没有独自一个人来了。

        不过当沃尔科特蹭小法的顺风车到来的时候,和他挽在一起的居然是一个接近40岁的熟妇,这让夸雷斯马忍不住一愣。

        别人都是带妻子,女朋友,就算没有女朋友,也会带着嫩模一起来。

        沃尔科特这个小家伙怎么把他妈妈带来了?

        真没想到,他居然是个“妈宝男”!

        “你好,女士,希望你今晚玩得开心!”按照和沃尔科特的队友关系,夸雷斯马其实应该叫对方伯母的,所以自然不能表现得太过随意。

        不过当沃尔科特和他母亲走进别墅后,小法搂着一位年纪不轻的女人走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夸雷斯马觉得他脸上的表情笑容十分鸡贼。

        “沃尔科特为什么会带他母亲来参加派对?”因为沃尔科特是和小法一起来的,所以夸雷斯马随口问向小法。

        “谁说她是沃尔科特的母亲?”小法却被夸雷斯马问得一愣,随机反问道?

        夸雷斯马一头的问号,却也有点发懵,和小法大眼瞪小眼,互相看了半天。

        “那刚刚那个女人是谁?”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夸雷斯马艰难的开口问道。

        这时候,小法反倒是变得得意起来,轻轻捋了捋自己的发梢,表情玩味。

        “他是沃尔科特刚刚找到的女朋友,还是我的女朋友介绍给他的,怎么样,不错吧?”

        小法的回答让夸雷斯马好像被一道雷劈在了当场,瞬间外焦里嫩。

        尼玛!

        她是沃尔科特的女朋友?

        年纪当沃尔科特的妈妈都够用了!

        沃尔科特特么怎么也开始喜欢上熟妇了?

        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这个时候,夸雷斯马看向小法的目光,已经有点想要杀人。

        沃尔科特这个年纪,其实正是建立三观的时期,很有可能受到某种刺激进而影响了整个三观。

        可偏偏在这个关键时期,沃尔科特遇见了小法,每天见到小法搂着各种熟妇,难免受到刺激,或者说是潜移默化的影响,然后结果就是沃尔科特自己也开始偏好熟妇起来......

        夸雷斯马已经脑补出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他真想暴揍小法一顿,一个乐观向上的好青年,就这么被小法给带偏了!

        本以为阿森纳一群奇葩生物,也就是几个年轻球员还没有被污染,现在看来,自己有点过于乐观了!

        转过身去,看着沃尔科特略显羞涩的和一个可能比自己妈妈年纪还大的熟妇打情骂俏,夸雷斯马就有一种刚刚哔了狗的绝望。

        无奈的挥挥手,让小法先带着他的女友进屋子,他自己想要好好静一静。

        ......

        好不容易调整好心态,队友们也陆续都到了,夸雷斯马走进大厅,准备正式开始派对。

        春节什么传统什么习俗,即使两年没有过春节了,夸雷斯马却怎么也不可能会忘记一些已经被深深刻在骨子里的东西,而且,他也愿意将这些文化潜移默化的传递给这群牲口。

        “这一次中式春节主题派对自然是以温馨为主,所以大家尽可以放松自己,只有轻松快乐,才算是成功的派对!”

        夸雷斯马扬起手,笑着对大家道。

        牲口们依然兴致盎然,毕竟,这对于他们而言,本就是新奇的体验。

        “你们看见桌子上面的红纸和毛笔了吗?”

        “那是华夏古代的书写工具,你们可以在上面写对联,用毛笔写字,可是很有意思的体验!”

        “派对结束后,你们可以把对联带走,贴到家门上,寓意是对新一年的美好祝福!”

        ......

        说完之后,夸雷斯马就队友们啧啧称奇的围观中,首先写好了一副对联,是用汉字写的,虽然他的毛笔字根本就是狗爬的一样,但至少他写汉字没问题。

        可轮到这群牲口准备大显身手的时候,就非常有意思了!

        先不说毛笔,对于习惯了字母文字的他们来说,方块字就是天书,就算照着写,也根本不能用写来形容,他们分明是一笔又一笔画出来的。

        而当他们写出了成品,简直惨不忍睹,不过他们却依然很高兴,并且很有成就感。

        这个时候,埃布埃凑过来,在夸雷斯马耳边小声问道:“在门上贴这个东西,就是对未来的一种美好祝福?”

        夸雷斯马点点头,就是这个意思。

        然后,埃布埃嘿嘿一笑,好像想到了什么,很是鸡贼。

        “你想干嘛?”夸雷斯马总觉得埃布埃要搞事情,“你该不会是想要写一写诅咒的话,贴到仇人家门口,以此来诅咒仇人吧?”

        也不怪夸雷斯马这么想,因为埃布埃这家伙,根本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埃布埃嘿嘿一笑道:“那可没有,我只不过是想把范佩西送给我的画贴到门上,这应该也是一种祝福吧,祝福未来一边总有女孩子往我身边凑,美女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在我眼前!”

        夸雷斯马瞬间满脸黑线,他敢保证,如果埃布埃真这么干,那么第二天“阿森纳悍将门口张贴**画像”的新闻一定会成为英格兰足坛的头条。

        “滚犊子!”

        夸雷斯马只送给埃布埃一句话。

        队友们热热闹闹的“画春联”,一会的功夫,就开始打闹起来,墨汁被他们当成武器甩来甩去,就连夸雷斯马都没有逃掉被攻击的命运,被甩了一脸的墨汁。

        闹够了,大家把自己画的春联收起来,准备带走,毕竟不管画成什么样子,这都是他们的作品,值得收藏起来。

        “在华夏,这个节日里,每家每户都会凑到一起,包饺子,然后煮饺子吃,这是一种在华夏非常风靡的食物。”

        “我给大家准备了工具和食材,接下来大家就可以包饺子下饺子了!”

        夸雷斯马话音刚落,居然有几个牲口大声叫好。

        “我在中餐馆吃过饺子,太赞了!”

        “是啊,我喜欢饺子,没想到今天居然可以自己包!”

        夸雷斯马忍不住好笑,你们在中餐馆吃的饺子,恐怕也不是什么正宗的饺子,弄不好还有牛排陷儿的!

        “话说,你好像对华夏文化挺了解的!”就在这个时候,艾玛走过来,依偎在夸雷斯马身边,言笑晏晏的问道。

        夸雷斯马笑容满面,这个时候,自然不可能说实话了。

        “我喜欢一些独特的文化,如果真正感兴趣,那我就会深入去了解!”夸雷斯马笑着解释道,虽然简单,但却由不得艾玛不信。

        艾玛点点头,不在纠结这个问题,而是兴致勃勃的和其他人一样,冲上去抢着包饺子了。

        夸雷斯马自己其实也不太会包饺子,不过至少知道流程,也能大致包得出来,至于好看不好看,大概也没有那么重要,不是么?

        “首先用一小团面压出一个面皮来,然后将搅拌好的馅料适量放在面皮上,通过捏合面皮,将馅料包裹起来,只要馅料不至于漏出来,那么这就是一个成功的饺子。”

        夸雷斯马首先给大家做了一个示范,虽然最后成品饺子并没有那么漂亮,但至少让一个华夏人站在这里,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个什么东西。

        一群人围着新鲜出炉的饺子啧啧称奇,在他们看来,这太有意思了!

        很快,他们就抢着包起了饺子,动作笨拙的就好像猴子抓栗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制作食物。

        夸雷斯马忍不住哈哈大笑,这才有节日的气氛嘛!

        如果心灵手巧一点的,虽然第一次未必包的好看,但至少是成功把馅儿裹住了,大概下锅蒸煮之后也不会漏开,应该算作是成功的饺子。

        可一些手脚笨拙的,他们包的根本不是饺子,而是一坨翔,看看亨利包的那个,连螺旋都一模一样!

        夸雷斯马看着大家千奇百怪的作品,笑得无比灿烂,这样的派对,在他看来,可比内衣派对有意思多了。

        想了想,夸雷斯马掏出一枚硬币,包下一个饺子的时候,塞进了饺子馅里。

        有人眼尖看见了夸雷斯马的动作,顿时大喝一声,吓了大家一跳。

        “里卡多,你居然往饺子里下毒!”大喝一声的是加拉斯,他正好看见了夸雷斯马刚才的动作。

        夸雷斯马嘴角忍不住微微抽搐,他真的很想揪着加拉斯的衣领,恶狠狠的质问他,到底是特么谁在下毒!

        要知道,其他人进屋子的时候可都脱掉了鞋子,只有加拉斯和巴拉克没有拖鞋,他俩要是脱鞋了,那这一屋子的人一个都跑不掉!

        你说说,到底是特么谁在下毒。

        大家自然不会相信夸雷斯马会下毒,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不过他们倒是也很好奇,夸雷斯马到底往饺子里面放了什么东西。

        随手又拿出一个硬币来,夸雷斯马无奈的解释道:“这又是另一个习俗,包饺子的时候,会在几个饺子里面放上硬币等东西,等最后一家人吃饺子的时候,谁吃到了带有硬币的饺子,新的一年里就会最幸运!”

        “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一下,一会吃饺子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一点,别运气好吃到硬币却把牙崩坏了,那可就不叫幸运了!”

        大家开心大笑,原来是这样的习俗啊!

        不过既然夸雷斯马可以往饺子里面放硬币,他们自然也可以,于是,他们纷纷寻找起来,并且发散思维,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可以和硬币一样被放进饺子里来让大家吃到幸运。

        一共忙活了一个多小时,才包好了饺子,看着铺在那里造型千奇百怪的饺子,甚至有的完全不能叫做饺子的东西,夸雷斯马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大人们围着桌子包饺子,自己也跃跃欲试,然后包出的东西,大抵也是这么奇怪的......

        回不去的过去啊!

        不过现在,夸雷斯马知道不是发感慨的时候,于是将这些情绪先扔到一边,让艾玛带着几个人去煮饺子。

        然后他自己则和大家一起来到院子里,拿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烟花。

        过节不放烟花,那还有节日气氛吗?

        队友们兴奋极了,如果没有特殊情况,谁会去想起燃放烟花,这可是很有意思的东西。

        当然,夸雷斯马之前特意了解过,伦敦没有禁止燃放烟花,只不过大家没有这个习惯罢了。

        急不可耐的埃布埃抢过夸雷斯马手中的打火机,让大家往后退,自己先去点燃了一箱烟花,随着一声骤响,焰火升空,轨迹分明,最后嘭的一声在天空炸响,五彩照亮了整个天际。

        所有人都保持着抬头的姿势,微笑的看着焰火,五光十色映照在脸上,格外显得有精神。

        “过年好!”

        夸雷斯马在心里对自己默默说道,默默的祝福自己。

        他真的想家了!

        ......

        兴致勃勃的牲口们放烟火放了一个痛快,即使是伦敦消防局专门派了一辆消防车来到附近以防止意外,却依然阻挡不了他们的热情,至于明天报纸上怎么写,他们才不会去理会呢!

        “走吧,去吃饺子!”夸雷斯马大手一挥,招呼意犹未尽的大伙回屋子里吃饺子,再不吃,估计就要坨掉了!

        艾玛带着几个球员的妻子已经盛好了饺子,虽然姿态千奇百怪,但摆在盘子里,却也别有一番韵味,对于亲自动手包饺子的球员们来说,完全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看看,这个就是我包的,怎么样,有艺术家气质吧?”

        “别闹了,把你那坨翔拿开,离我远一点!”

        “呀,这么烫,我的嘴唇啊!”

        “好吃,好吃,我要吃一百个!”

        ......

        牲口们争先恐后的去抢饺子,如果有特殊记号的,居然还能在奇葩饺子堆里面找到自己包的,然后得意洋洋的朝队友们炫耀,气氛热闹极了。

        夸雷斯马自然不会给他们准备那么多奇葩蘸料,除了酱油就是醋,当然还有蒜蓉,最多还有一点辣椒油,这才是最正宗的吃法。

        不得不说,不管外形什么样,但内核是一样的,不是皮就是陷,味道都差不多,还是挺好吃的。

        “诶呀,我的牙!”

        就在这时,巴拉克大叫一声,捂着嘴哼哼唧唧,然后吐出一块已经被咬成了两半的硬币,看得大家目瞪口呆。

        硬币都是钢合金的,居然被巴拉克咬开了,他的牙到底是有多硬?

        不过巴拉克刚刚震惊了众人,这边小法又大叫一声。

        “这特么是什么东西?”

        众人回头,发现小法嘴里面突出了一个奇怪的东西,怎么看都觉得这个东西有点恶心。

        “恭喜你,你吃到我特意放进去的指甲了!”

        就在这时,加拉斯嘿嘿一笑,忍不住得意的道:“不是说可以放一些东西来体现幸运么,你吃到了我的指甲,那么今年你绝对是最幸运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