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是良民在线阅读 - 第243章 在老师的眼里,没有坏学生。

第243章 在老师的眼里,没有坏学生。

        一首《十年》,张大蛮唱下来,心潮澎湃,或者说,心里五味杂陈,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对蔡依依心中那点念想,不,既然明知是遥不可及,倒不如不开始这段虐恋。

        保存心中的那份美好,不是很好么?

        听完张大蛮唱完《十年》,蔡依依已然是泪珠滑落脸颊,“大蛮,这一次离开香港远行,来到石窠村,你就是个意外,我生命中意外惊喜!”

        “呵呵,别感慨了,等你以后成了歌后,开个人演唱会,我有机会,一定去你的演唱会现场,支持你!”张大蛮亦是憧憬着那份模糊的未来,“到那时,你红了,成大明星了,可别不认识我这个刁民咯!”

        “噗嗤!”蔡依依笑了出来,破涕一笑,“不会,这辈子,我都会记住你,永远永远!”

        时光飞逝,转瞬又过了十来天,张大蛮将十首歌,全部教会了蔡依依。

        而蔡依依的司机阿威将开车的要领,几乎都全部教会了张大蛮。

        张大蛮也差不多能够将车开着在路上跑了。

        临行前一晚,这一夜,伤心的是蔡依依,开心的是秦琳。

        每天看着张大蛮和蔡依依黏糊在一起,秦琳心里醋意浓浓,真不是个滋味,总算蔡依依要回香港了,张大蛮也就回到了她的身边。

        这一次重逢,张大蛮和蔡依依并未弹奏生命交响曲……

        ……

        白驹过隙,时间匆匆而过,一晃过了三四年,张大蛮带领着石窠村的村民种桑养蚕,发家致富。

        石窠村中心小学,四年级教室,新学期第一节课,是校长兼班主任兼语文老师,秦琳的课。

        新学期新气象,孩子们欢腾打闹,在教室里追逐,跑来跑去,等上课“钟声”响起,学生们又慌慌张张,争先恐后,跑回教室,坐在座位上,等着老师来上课。

        叽叽喳喳的,不过,相比于一二年级的学生,四五年级的学生,算是高年级了。

        还有三年时间,就是小升初考试,相对来说,四五年级的学生,学习劲头会更大,也更懂得珍惜时间学习。

        秦琳依旧手里拿着课本和教案,昂首阔步,走进教室。

        不同的是,她身后跟着一位长得很好看的女学生,个头挺高挑,至少在同龄人当中,她算是长得较高的。

        小圆脸,白玉雕琢的鼻子,白嫩的肌肤,笑起来,脸蛋上一对浅浅的小酒窝。

        四年级的学生们都是疑惑地看向秦琳,只见她带着这位女学生进入教室后,当即宣布道:“同学们,这位是张雅茹,留级的同学,以后跟咱们一个班,大家鼓掌欢迎雅茹同学!”

        “啪啪啪!”

        教室里响起了欢迎的掌声。

        “张雅茹?那不是林老师的女儿么?”

        “是她吧!听说,她学习成绩挺好的,怎么会留级呢?”

        “就是啊,她可是我们学校林老师的女儿咧,她要是留级的话,岂不是要考第一名了?”

        “……”

        秦琳听见学生们议论纷纷,小学阶段,选择留级,在这样一个年代,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

        张雅茹,是石窠村中心小学,那位被田良惦记了很久而没有钻苞谷地,掰玉米棒子的语文林老师,她的女儿。

        学习成绩本来也是优异,但不知道为什么,选择留级。

        听说,因为张雅茹想要考进县一中,而林老师也知道,这个年级,由秦琳上课,成绩一路飙升。

        如果自己的女儿跟着秦琳上课,成绩一定还能有所提升。

        所以,张雅茹选择留级了。

        “同学们好,我叫张雅茹,以后我和你们就是同学了,请大家多多关照!”

        张雅茹站在讲台上,自我介绍,微微鞠躬,然后径直走下去,瞧了一眼,张小蛮的前面还有一个空位置,她将书包放在桌子上,成了李越的同桌。

        同为留级生的,还有杨耀宗、黄欢两人,他俩瞪了瞪张雅茹,嗤之以鼻。

        这两个垫底王,虽然违反学校纪律减少了,但是学习一塌糊涂,只好让他俩留级,所以,他俩和张小蛮同一年级了。

        黄欢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向张雅茹。

        其实,每一位学生都有不同的表情,最为惶恐的当属女学霸安楠。

        上学期期末考试,她又回到了“二”时代,张小蛮当仁不让,考了年级第一名。

        这已经让安楠糟心的,一听到同学们议论着,这位留级生张雅茹,成绩多么的优异,她心乱如麻。

        本来这些年,她和张小蛮成绩不相上下,但是,终究是比张小蛮弱一些。

        “诶,小蛮,这张雅茹长得真好看!”李大海拽了拽张小蛮的衣袖。

        张小蛮脸上平静如水,丝毫没有任何表情,他歪斜看了一眼李大海,并未言语。

        张雅茹坐下后,略微侧身,看向张小蛮,闪烁着美眸,“你就是那个一直考第一名的张小蛮吧?”

        张小蛮瞟了一眼张雅茹,心下一怔,奇怪,为什么看着张雅茹的眼神,有一种莫名的不安呢!

        是她的气场太强了吗?对于前世的记忆,他有些模糊,记忆中关于张雅茹的并没有多少。

        可能,是经过了太长的时间洗涤,早已经将张雅茹淡忘得差不多了吧!

        “以后,年级第一名,是我的!”张雅茹嘴角泛起一丝诡秘的笑。

        的确,这种笑,只能用“诡秘”来形容,仿佛在张小蛮看来,这位张雅茹的年龄已经不是同龄人,而是那种心中有城府,有心机的女人。

        张小蛮不以为意,淡然笑了笑,“真不知你哪来的勇气,向我发出挑战,是梁静茹给你的勇气吗?”

        “呃,梁静茹是谁?”

        张小蛮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对,纯真的90年代,这个闭塞的石窠村,应该还不知道梁静茹是谁!

        “你不必知道是谁,我只想说,年级第一名,你拿不走!”

        张雅茹自信地仰起头,恬然笑道:“你放心,我们会成为最好的朋友,不会是敌人。所以,你也不必紧张!”

        “紧张?我有吗?”

        张小蛮真切感受到,张雅茹那一双眼睛,是那么的灵动,仿佛找到了三年级读的那本《中国民间爱情故事》里的女主角,凄婉的爱情故事,似乎就是张雅茹这样的。

        如果这样的年龄有爱情的概念,或许吧,对张雅茹这样,算不算一见钟情呢?

        张小蛮不知道,也不敢多想!

        因为在这样的纯真年代里,早恋,是一件严重的事,哪怕是朦胧的暗恋,也只能烂在肚子里。

        只是不知为何,这位张雅茹的出现,撩拨着张小蛮心灵深处。

        好不容易捱到下课,张小蛮依旧掏出厚厚一本书来,今天他带的书是《薛仁贵征东》。

        张小蛮家里收藏着从《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一直到《薛刚反唐》系列书,这系列小说将唐朝薛家军讲述得比较细致。

        他正陶醉在薛仁贵征战沙场的书海中,张雅茹转过身,“诶,张小蛮,你在看什么书啊?”

        张小蛮头也不抬,并未搭话。

        谁知,杨耀宗大摇大摆地走过来,瞪了张小蛮一眼,然后盯着张雅茹,“你叫张什么鸟茹来着?”

        黄欢从旁附和道:“她叫张雅茹,嘿嘿,老大!”

        “闭嘴,问你了么?要你多事!”杨耀宗狠狠地瞪了黄欢一眼,不悦地吼道。

        黄欢只好不敢说话,默默站在杨耀宗身后。

        张雅茹瞟了一眼杨耀宗,没有回答。

        “张雅茹,看你很不爽啊!”杨耀宗扭了扭脖子,这小子虽然不怎么违反纪律,但是学习稀烂,非但不思进取,相反,他更是破罐子破摔了。

        张雅茹根本不搭理杨耀宗,而是继续问张小蛮,“张小蛮,以后我们一起学习,好不好?”

        “你他妈是不是聋了,没听见我说话吗?”杨耀宗咆哮地一巴掌拍在张雅茹的桌子上。

        “杨耀宗,滚一边去,我没心思搭理你。”张雅茹瞪大了眼睛,丝毫不为杨耀宗的愤怒吓着,而是站起来,喝道。

        “啪!”

        一巴掌,杨耀宗一巴掌扇在张雅茹的脸蛋上,四年级教室里,无论是追逐打闹,还是坐在座位上的,都傻眼了。

        张小蛮缓缓抬起了头,看了一眼,默不作声。

        众人都以为张雅茹被杨耀宗这一巴掌,一定会哭着去找她的妈妈语文林老师告状。

        在杨耀宗骂骂咧咧地说:“臭婊子,给脸不要脸!”

        抬手,又是一巴掌掴下去,谁知,张雅茹抬起一脚,朝着杨耀宗的裤裆,一脚踹了过去。

        杨耀宗“啊”惨叫一声,捂住裤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满地打滚,痛得哇哇直叫。

        张雅茹冲过去,一把拧着杨耀宗的胸口衣服,“啪啪啪”几个大嘴巴扇过去,一边抽耳光一边骂道:“杨耀宗,你个垃圾,我告诉你,最好少惹我。”

        傻眼了,所有人都惊呆了。

        就连张小蛮都忍不住扭过头去,看见张雅茹几巴掌清脆地扇在杨耀宗的脸颊上。

        到底这张雅茹是何方神圣啊?连杨耀宗这混子都敢揍?

        不过,她这还击真解气,很多班里的女同学,都被杨耀宗欺负过。

        看到张雅茹这一股子劲踢倒杨耀宗,一阵暴揍,真是大快人心。

        张小蛮暗自好笑,杨耀宗自讨没趣,惹毛了张雅茹,完全是罪有应得。

        “哇哇哇!”

        杨耀宗被张雅茹揍得嚎啕大哭,这么些年,谁都清楚,杨耀宗除了会哭,没什么能耐。

        好打架又打不赢谁,以前他老爸杨荣华是村里的万元户,有些人还会怕他。

        现在杨荣华算哪根葱,大把村民跟着张大蛮种桑养蚕,成了万元户,谁还会怕他呢!

        张雅茹揍了杨耀宗一顿,站起身,拍了拍手,朝着杨耀宗吐了一口水,“揍你这样的人渣,脏了我的手。”

        说完,走回座位上,若无其事。

        哭声引来了秦琳,她一进门,看杨耀宗躺在地上打滚哭,就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

        她朝着杨耀宗喊道:“杨耀宗,又打架了不是,哭哭,一天就知道哭。和谁打架了?”

        李大海马上回答:“秦老师,是张雅茹,不对,是杨耀宗先动手打新同学的。”

        秦琳深吸一口气,看向张雅茹,这小姑娘脾气倔,和张小蛮不相上下。

        将杨耀宗揍哭了,还一点事都没有的样子。

        不过,让秦琳也感到无奈,杨耀宗这小子,老是爱打架,这次,被张雅茹揍成那熊样,真是又气又好笑。

        “杨耀宗,你出来!”

        她走过去,一把将杨耀宗拽起来,拽着走出了教室。

        杨耀宗“哇哇”哭个不停,被秦琳拧着转过教室,来到秦琳经常找学生谈话的空地。

        “别哭了,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哭得像个娘们。”秦琳懒得去安慰杨耀宗,训斥着杨耀宗。

        杨耀宗被秦琳训话也不是第一次,抽泣了几下,还真不哭了。

        秦琳看着杨耀宗,心里有些痛,这小子纯粹就是被杨荣华、李凤仙给宠坏惯出来的。

        这两口子对杨耀宗,根本就是不管不顾了。

        可是,如果谁都不管杨耀宗,只怕这小子日后真的会成为社会的败类。

        作为教育工作者,秦琳抱着一颗普度众生的心,决定对杨耀宗进行教育,能救则救。

        “杨耀宗啊,我知道,你也不小了,能听得进去我说的话!”秦琳歪斜着脑袋,看向眼泪鼻涕挂在脸上的杨耀宗,“你还是这么吊儿郎当,天天打架,将来你能指望谁?能靠谁?”

        杨耀宗虽然顽劣,这些话也从来没有人和他说,他眨巴着眼睛,像是在思考。

        秦琳继续说下去,“耀宗,我身为你的班主任,有责任有义务,引导你做一个好人,最起码做一个,于社会无害的人。”

        “秦老师,我可以做好人吗?”

        杨耀宗毕竟也不小了,能够听得懂秦琳的话。

        “为什么不可以?耀宗,只要你肯改掉那些坏习惯,一点一滴地向小蛮、安楠、大海他们学习,以他们为榜样,一切都还来得及。”

        秦琳也没有把握,到底对杨耀宗说这番话,对他有多少用处。

        可杨耀宗已经这样子,就死马当作活马医,如果杨耀宗能听得进去,决意改变自己,说不定,还能够挽救一个人的一生。

        “秦老师,你会相信我能改?”杨耀宗眨巴着眼睛。

        “当然!每一位学生,在老师的眼里,都没有坏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