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167章 【也想骗人发财?】
    “呼,舒服啊……”

    一个中年文士缓缓吐口热气,举止悠然的将手中杯盏放下,忽然张口吟出两句,故作豪放道:“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啧啧,真是想不到啊,西府赵王乃是个武人,竟然能做出如此佳句,能文能武,文武兼备,少年不可小觑,此子恐怖如斯。”

    “哼,怕是从哪里抄袭而来!”

    旁边明显有人不悦,自古文人相轻,这出声之人一脸蔑视,故作不屑道:“小小一个少年,自幼在边境长大,老夫听闻他连字都写不太好,岂能做出这种脍炙人口的上品佳句?最近都在流传,说他幼年在村里遇到一个老道士,老夫很怀疑这老道士就是当年那位高人,这首诗说不定是那位高人教给李云的。”

    “呵呵呵!”

    中年文士不置可否,只是再次端起茶盏品茗一口,悠悠吐出一口气,又吟诵道:“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好茶啊,好诗啊,当阳兄,这一首乃是赵王拍卖清茶之时随口所做,难道也是那位世外高人教给他的吗?”

    刚才说话那人闷哼一声,悻悻道:“苍白之句,不值一提。”

    “哈哈哈!”

    中年文士一声大笑,指着他道:“我怎么闻着有一股浓浓酸楚味?”

    此处是交易中心的一处暖阁,今日一群世家文臣正在闲聚,暖阁之中炉火通红,又有胡姬跳着旋舞,外面漫天大雪,室内温暖如春,一群文臣喝酒喝得嗨皮起来,自然要开始显摆各自的才学。

    可惜有些人真才实学,有些人腹中空空,没本事也就罢了,偏偏传承了文人相轻的臭毛病,每每听到别人有上佳之作,忍不住就要蔑视点评一番,就仿佛后世一群扑街网络作者,看到别人火了就犯红眼病,各种污言秽语,背着良知开喷。比如有个叫三下出水的家伙,他挨喷挨的也不算少了【暗示火了?】

    就在文人们三五成群吟诗作对的时候,门口忽然走进来一群端着盘盏的小厮,今日雅聚乃是太原王氏手笔,这是到了中午时间奉上酒菜待客。

    自古钟鸣鼎食之家,对于场面事从来不会吝啬,有人眼睛很尖,一眼就看到小厮们端的盘盏有些特殊,这人走过去打眼一望,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震惊道:“冬虫仙草汤。”

    这话一出,暖阁吟诗之声顿时一滞。

    十几个世家文人目光如火,全都看向小厮们手里的汤盅。

    这时门口人影一闪,太原王氏几个族老傲然进门,面上故作优雅,然而眉宇全是得意,道:“今日拍卖会上挂出了两百根冬虫仙草,引得无数竞拍者哄抢争夺,我太原王氏惦记着今日雅聚,特意花高价将这两百根仙草全都拍下,又聘交易中心的大厨圣手亲自调制,做成了闻名范阳的冬虫仙草汤,诸位都是雅人,何不品尝一试?”

    话说的文雅,然而语气十分傲然,但是这群族老有傲然的底气,光是两百根虫草他们就花了上千贯。

    接下来的一幕,让王氏几个族老更加傲然,虫草仙汤果然引起轰动,一群文人喝的赞不绝口。

    既赞虫草宝贵,也赞王氏大气。

    王氏族老十分得意,打着哈哈不断应酬,其中一人却悄悄退出房门,然后到了另一处暖阁之中。

    这处暖阁也是王氏包下来的,此时阁中同样坐着一群人,这群人也在品尝虫草仙汤,只不过他们的身份要比刚才那个暖阁高了太多。

    放眼随便一望,全是五姓七家的嫡脉话事人,即使拿到朝堂上去,个个也是二品三品的重臣。

    要知道大唐的一品只有王爵和正妃,或者是太师太傅和太保,除此之外,难有一品。

    二品重臣已经是超级大佬。

    比如王氏族长王珪,乃是正二品的官爵,又比如荥阳郑氏的族长,同样是正二品的官位。

    这群大佬今日聚议,打的盘算可不小。

    但见王珪慢慢喝了一口仙草汤,又将一根冬虫夏草放在口里咀嚼,然后悠悠吐出一口气,有感而发道:“好东西啊,真是好东西,老夫自从开始服用仙草,感觉身体一日比一日健朗,昨夜心血来潮,竟然挑灯夜读,细细回想一下,已经五年没有这等精力了。”

    旁边荥阳郑氏的族长一捋胡须,赞同道:“老夫亦有此感,仙草不愧是仙草。”

    旁边又有几个世家重要人物频频点头,无不对冬虫仙草赞不绝口,这幅场景要是被李云看到,怕不是直接会笑抽过去。

    王珪又捻起一根虫草,放在口中慢慢咀嚼,这老东西忽然话锋一转,语带深意道:“东西是好东西,奈何全被赵王掌控着,此子短短半年时间,已然有冲天撅起势头,长安造盐,赚的盆满钵满,黄河一战,天下闻名,又来范阳,白手起家将这里聚累万贯家财,老夫每每想来,总觉得宛如故事……”

    暖阁众人目光闪闪,荥阳郑氏的族长顺势而问,道:“王兄可是有话要说?”

    “郑兄所料不差,老夫却有话说!”

    王珪点了点,悠悠道:“老夫一直在想,我世家乃是千载传承,自古至今与皇族共治天下,钟鸣鼎食,书香雅韵,为什么一个少年小子能做的事,我们世家不能做尔?”

    这个反问句让众人陷入沉思,有人下意识道:“他的交易中心乃是首创,此前乃是闻所未闻的产业,族长莫非是要效仿此事,咱们自己也弄一个交易中心?”

    王珪呵呵一笑,摆手道:“不可能,学不来,天下有一个交易中心就够了,再多一个皇族立马会翻脸。我等世家虽然不怕皇族翻脸,但是没好处的结仇不是处世之道。”

    老东西说到这里微微一停,紧跟着又道:“老夫真正想说的是,咱们可以效仿李云的其它手段?”

    其它手段?

    众人面面相觑。

    王珪一捋长须,悠然自得又道:“他的天生神力咱们无法效仿,但是他运筹炒作的手法可以学习,比如这个冬虫仙草,卖的可真是一个高价。”

    有人顿时忍不住开口,提醒道:“王兄你莫非质疑仙草的功效?鄙人可是每天都要吃上四五根,我越来越觉得气血充足,仙草绝非夸张虚假之物。”

    “老夫没说仙草是假的,否则也不可能蒙住芸芸众生……”

    王珪看他一眼,笑眯眯道:“老夫的意思是说,李云推高仙草价格的手段,这些日子老夫一直潜心观察,约莫把他的手法弄懂了七八分,所以老夫才有信心,吾等世家也可以炒作货物。”

    这话让众人又是一怔。

    荥阳郑氏的族长十分感兴趣,忍不住道:“若是能学到此子的生意手法,对于吾等绝对是一大助益,诸位可能还不知道,他光靠着仙草已经挣了五百万贯。”

    五百万贯?

    这数字不说不知道,一说还真是吓一跳。

    然而王珪却再次否定,笑眯眯道:“五百万是两个月前的数字,如今怕是已经突破了八百万贯的门槛……”

    说着慢悠悠弹出四根手指,又道:“四个月,他挣了足足八百万贯。”

    嘶!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

    有个世家族长下意识脱口而出,满脸羡慕道:“倘若这些钱归于吾等世家……”

    说到这里陡然灵光一闪,望着王珪道:“王兄,你刚才说要效仿莫非就是此事。”

    王珪满脸怡然自得,缓缓捋须道:“然也!”

    这老货缓缓站起身来,悠悠开口道:“老夫已经把他的本事学了七七八八,想要炒作一样货物,先得备足货源,然后通过编造各种故事,把想要炒作的货物价格推高,等到所有人发疯哄抢之时,也就是我们抛售揽财之时。”

    众人无不兴奋,忍不住道:“敢问计将安出。”

    王珪仰天而笑,傲然道:“辽东有山参,本就是贵重之物,兼且产量不足,正适合拿来炒作,老夫不才,和高句丽国主勉强有一点私交。”

    这话若是传出去,恐怕太原王氏立马要被天下人怒骂,然而在场世家却毫不在意,反而有人目光闪闪道:“当年隋炀帝三征高丽,吾等世家都与辽东有过瓜葛,这些年书信往来不断,彼此之间也有一份私交……”

    王珪呵呵而笑,意味深长道:“老夫在半月之前飞禽传书,已然收到高句丽国主高元的回信,双方彼此约定,炒作辽东人参!”

    说到这里微微一停,紧跟着又道:“吾太原王氏出资一百万贯,高丽国主出资两百万贯,此时已经开始在辽东三国大肆收购人参,要把市面上所有的山野老参全都掌控在手,奈何,资金略有不足也……”

    在场世家哪里肯丧失机会,纷纷站起来表态道:“此事休要独吞,须得利益共沾,吾等一起组成联盟,将辽东人参彻底炒热起来。”

    紧接着,各自报出意欲出资的数字。

    一番商议下来,人人满面红光,王珪傲然手抚长须,淡淡道:“等到人参彻底炒热,必能收割天下万财,一个少年都能做到的事,吾等世家做的必然比他好。呵呵呵,诸位世家族长,预祝财源滚滚吧,天下财富何其之多,吾等要多谢那个小子教会收割之法尔。”

    众人一齐得意大笑。

    ……

    ……第三更到,11000字了,0点之前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