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大清贵人在线阅读 - 第四一五章、浮尸(三更完)

第四一五章、浮尸(三更完)

        眼下正当初冬萧索时节,却无雪可看,昨夜那场夹杂了雪粒的小雨,也只是将地面润湿。梧桐树光秃秃的,有粗使太监在林间小路上清扫着落叶与枯枝。

        临近晌午的阳光倒是极好,漫步走在干净的石子路上,太监小唐和小高在前头查看路况,以确保万无一失。

        姚佳欣的出行路线是一早就吩咐下去的,自碧桐书院往西,至后湖湖畔,然后沿着湖畔散步便是。

        这是她常走的路。

        忽的,只见太监唐印慌慌张张跑了回来,跪在路中,娘娘请止步!

        姚佳欣蹙眉:前头怎么了?——检查路况,素来也只是个流程而已,难不成竟真出状况了?

        唐印那少年稚气未脱的白净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他不知该如何回话,忙磕了头道:湖上出事儿了,怕是会惊吓到娘娘。

        越是这么说,姚佳欣反倒是被勾起了好奇心,湖上能出什么事儿?

        唐印小声地道:有个宫女淹死在了湖里。

        淹死人了?

        姚佳欣挑眉,园中水域面积极大,水路四通八达,堪比江南水乡。

        但宫里的规矩,不许宫人单独行动,且到了夜里各宫各院都会落锁,一旦落锁,宫人不许随意走动。这样一来,就避免了天黑看不清路而不慎落水的可能性。

        因此,园子里落水的人的确有过,但淹死的貌似在她来到园子这两年还不曾出过呢。

        把六阿哥抱回去。姚佳欣转脸吩咐保姆嬷嬷。

        弘小旭立刻撅起了小嘴儿,不满的扭着小屁屁。

        姚佳欣只得退而求其次,抱去慈航普度拜观音吧。然后,她抚摸着弘小旭肉嘟嘟软弹弹的脸蛋安抚之:你先过去,额娘待会儿便去。

        素雨忙点头:遇上这种晦气事儿,的确该拜一拜菩萨。

        姚佳欣:她可不是这个意思。

        保姆嬷嬷稳稳地将沉甸甸的肉球弘小旭抱了起来,屈膝一礼,便往慈航普度方向去了。后头还跟着一干太监宫女。

        姚佳欣微微一笑,好了,去湖边瞧瞧。

        素雨愕然,娘娘!

        姚佳欣不给素雨劝阻的机会,淡淡道:本宫还没那么胆小!

        素雨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不敢违逆的主子,只得连忙小心扶着姚佳欣,往后湖湖畔去了。

        初冬的风有些冷,尤其是从湖上吹来的风夹杂着寒气,便又几分凛冽之意。

        冰冷的波浪拍打着岸边,一具女尸就那样漂浮在岸边,随着波浪的荡漾而起伏。

        姚佳欣仔仔细细打量着,这是个年轻的宫女,瞧着应该顶多二十岁,一双蛾眉不画而弯,一张脸已经惨白惨白的,不见丝毫血色。

        小唐和小高已经上前将这具浮尸从湖水中脱了上来,小唐飞快将一条汗巾子盖在了女尸白得可怖的脸上。

        姚佳欣神情淡淡,只是一具浮尸,当然吓不到她。这宫女应该死了没多长时间,除了脸色惨白之外,尸身并未有明显浮肿,可见在水里没有泡太久,大概顶多一宿吧。

        素雨忙再度劝慰:娘娘,此事已经通知了慎刑司,叫慎刑司去查便是了。您怀着身孕,万一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可怎么是好?

        小唐再度上前禀奏:娘娘,这宫女是镂月开云殿的兰椒。

        姚佳欣眨了眨眼,皇后的宫女?而且还是兰字辈的?

        不过姚佳欣倒是真不认得这兰椒,毕竟皇后的贴身宫女便有十二个之多。兰字辈宫女虽然也是贴身级别,但她怎么可能个个都认识?

        那就再通知胡忠良一声吧。姚佳欣吩咐道。

        话刚落音,身后不远处便传来了一个有点耳熟的声音,参见贵妃娘娘!

        姚佳欣回头一瞧,是个身穿褐色宫装的女子,正是皇后身边的年轻教引嬷嬷——蕙纕,人称蕙纕姑姑。

        姚佳欣挑眉,这蕙纕竟来得如此巧

        起来吧。姚佳欣语气淡漠。

        蕙纕飞快起身,快步跑到那女尸跟前,掀开盖在女尸脸上的汗巾子。旋即蕙纕发出了恸哭,竟真是兰椒妹妹!!她昨儿傍晚就不见了人影,奴才正寻她,没成想竟不慎落水了!

        蕙纕掩面,呜呜咽咽哭泣了起来。

        姚佳欣无语,嫔妃之间无姐妹,宫女之间也是如此!彼此都是竞争对手,装毛线球姐妹情深啊!

        姚佳欣淡淡问:宫女向来不许单独行动,这个兰椒怎么会落水淹死?

        蕙纕眼圈微红,目光抖擞地打量着姚佳欣脸,试图那张平静无波的脸上找出受到惊吓的神色,然而并没有!贵妃的冷静自若,超乎了蕙纕的意料。

        蕙纕擦了擦眼角那并不存在的泪珠,道:昨儿兰椒不小心打碎了皇后娘娘的一只心爱玉盏,奴才气急了,便打了她两下。这丫头便哭着跑了出来,奴才还以为她是跑回宫女住处歇息了,没想到

        说着,蕙纕露出了自责的神色,她连忙又屈膝一礼:都怪奴才不好,让贵妃娘娘受惊了。

        姚佳欣淡淡道:受惊?那倒是没有。

        这平淡的语气和神色,叫蕙纕脸色一僵,她强行扯出了笑容,那就好,贵妃娘娘好不容易又怀了第二胎,若是有丝毫差池,奴才实在万死难恕!

        说着,蕙纕再度屈膝一礼,贵妃娘娘,这兰椒是镂月开云殿的宫女,奴才也一直把她妹妹一般照顾着。如今她不幸溺死,自当由奴才为她安置后事。

        姚佳欣嘴角一翘,这好歹是条人命,还是叫慎刑司处置吧。

        蕙纕脸色不由一变,但很快恢复如常,反正她做得干净,也查不出什么来。

        慎刑司的太监这才姗姗来迟。

        姚佳欣对着跪在地上的太监吩咐道:虽说只是个宫女,但好歹也是内务府选上来的,又是皇后娘娘宫里的人,务必要好好查一下。若真是失足落水,便好生安葬,赐银安抚其家人。

        嗻!

        交代之后,姚佳欣也没兴趣在湖边吹冷风,便叫坐上贵妃肩舆,吩咐道:去慈航普度。

        蕙纕听在耳中,不由冷哼,装什么淡然,还不是吓得要去拜菩萨了?!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