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地府本纪在线阅读 - 问剑山海 第一百二十二章 碰瓷?

问剑山海 第一百二十二章 碰瓷?

        如此诡异的事情,即便是牧径路在愣,牧径路可不会傻到认为方才那个孩童是一个普通人。而接下来的事情,更让牧径路摸不着头脑。

        “呀呀呀,少爷,你怎么了?”原本愣的老者,突然出了诡异的叫声,蹒跚的快步走上前去,将孩童给扶了起来。老者的惊呼声,似乎提醒了孩童一样,原本趴在地上默不作声的孩童突然哇哇哇的大哭了起来。

        “哎呀,少爷,你摔哪里了?疼不疼?”老者不停的在孩童身上左看右看,上下齐手,检查孩童伤势。孩童却只顾着哭,没有任何反应。

        “大爷,你这样使劲转,这小子没事也被你给转晕了。”牧径路已经犯下寄虚背脊,来到孩童的老者面前,黑着脸嘴角微抽的说道。

        牧径路说罢,老者停下了唠叨,孩童停下了苦恼,然后同时抬起头来,先是愣愣的看着牧径路。只是看了一眼,就一眼,孩童低下头去,继续哇哇的大哭。老者愤怒的对着牧径路吼道:“小子,尊老爱幼知道么?”

        “我们一个孩童,一个七旬老者,就算是自作自受,惊扰了你的马匹,你说话也不能这么难听好不好?”老者愤怒的样子似乎并不是装出来的,脸庞憋得通红不说,胸膛还不停起伏,似乎被气得不轻。

        呃?!牧径路被老头给吼得一脸懵逼。

        卧槽。大爷,能不能讲点理,你们这是碰瓷可好?不要以为没有警察,就没人能够治你们了。牧径路有些微怒的想着,低着头沉声道:“老头,本来小爷我还想带你们去城里看看医匠,你这话说了,小爷我就不管了又如何?”

        牧径路说罢,狠狠的摔了摔袖子,转身便准备上马离去。

        “大家看看啊。不知这是哪个宗派的弟子,又再欺负我们这些小老百姓了。哇哇哇...”老头凄惨的哭喊着:“道尊啊,道祖啊,你们为什么不惩戒惩戒这些修士啊。”

        不喊不要紧,老头一喊,周围的百姓义愤填膺的开始围了过来,一脸怒容的看向牧径路。不仅只是百姓,牧径路还现有不少修士也靠了过来。

        我靠,不是吧。果真是现场版,哦不,穿越版的碰瓷?牧径路双眼大瞪,一脸不敢置信的看向周围。

        “席,忍住。这样闹下去,免不得会碰见喜欢管闲事的散修。”谢必安赶紧低声劝道,生怕牧径路一怒之下,和这些素不相识的修士打了起来。

        怕什么来什么,谢必安的话刚刚落下,周围路过的百姓便开口声讨牧径路起来。

        “小伙子,你家也有长者,这样做事可是要损‘佛缘’的。”一个信佛的老太太手执一串佛珠,一脸慈悲的模样劝说着。

        “就是就是。这位大爷和这个孩子确实是无心惊扰,你这小子忍忍就过了,何必说话如此难听?”愤青来了。

        “哼,不久是仗着自己是宗派修士么?狐假虎威。”这是一个散修说的。不过此人似乎看出来自己修为不及牧径路三人,只是狠狠说了句话,便躲进了人群之中。

        “如今魇魔入侵,吾等身为修士理应战死沙场。即便不上前线,也不能在吾九州大6之上作威作福。”一个俊目美髯,身长八尺有余,一表人材的男子走出了人群之中。

        男子约莫三十余的年纪,本就不怒自卫的国字脸,再加上愤怒的情绪,踏出人群的刹那,在场不论凡人还是修士,目光都集中到了此人的脸上。

        好一个威武将军!看到此人的面容,牧径路不仅暗自惊叹。

        男子长相威武不假,只是一身的着装,让牧径路有些感觉膈应。一套武者劲装,从上到下,将此人给衬托的英姿飒爽。但不知是此人胸肌太过达,还是刻意为之,那带着浓厚的胸毛袒露在外,有些渗人。

        腰间挂着一柄佩剑,佩剑看上去非常普通,看样子连法器都算不上。最让人感觉不搭调的是,此人身后居然背着一个硕大的蒲扇,如同一顶铁锅一样,将此人的背脊尽数给罩了起来。

        “看样子,你也是宗派之中的精锐弟子,为何却再次欺辱老幼?”

        男子的大喝,将牧径路给惊醒了过来。牧径路嘴角微微一瞧,对着男子拱手作揖道:“这位道友,恐怕是误会了。”

        “大伙都看见了,就是你在欺辱我爷孙俩。”老头不依不饶的抱着牧径路的腿脚,一副不给说法我就死在你脚下的模样一般。

        “还说没有欺辱?”男子见状,越愤怒,大瞪着双眼看向牧径路。

        此时的牧径路,有了自己的心思,自然不会轻易怒。牧径路轻轻一笑,弯下身去,将老头给硬生生扶了起来。老头虽然是修士,但是既然要装,只有装到底。一个凡人,怎么可能是一个修士的对手?自然只能被牧径路给扶起来。

        扶起老头之后,牧径路轻轻拍掉老头身上的灰土,然后又右手一番,拿出了一个在场人都没有见过的糖果串递到了那个孩童的手中。

        孩子毕竟是孩子,看见好吃的,自然是伸手就强了过去,然后就地坐了下去,品尝起说中的糖果来。

        牧径路见状,嘴角微翘,心中些许得意。老头还以为牧径路屈服在了众人声讨之中,准备向自己道歉,却没有料到牧径路将目标突然转向了孩童,而孩童的反应,让老头面色微红。

        牧径路将老头交到谢必安的手中,然后转身对着男子拱手作揖,客气说道:“不知道在道友的心目之中,什么叫做欺辱?”

        孩童的反应,自然让男子有些明白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了,可是即便入如此,在男子看来,修士在凡人面前,也应该能免则免,不要太过分。

        “呃!”男子还是有些感觉不好意思,但是也不愿如此轻易服输说道:“吾辈修士,不仅要以除魔卫道为己任,还要心怀怜悯,包容天下弱小,甚至过错。”

        “哦?”牧径路显得诧异的说道:“若是他人心有歹意,道友也会如此对待?”

        牧径路轻笑的说着,让男子微微一愣。周围看戏的众人也是眉头微皱。

        “自然另当别论!”男子反应过来,一脸正色说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既然心有歹意,我辈修道之人也不可手软,该惩则惩,该杀则杀。”

        “如此便好。”牧径路轻轻点了点头,“整个官道之上,如此多的人,为何这小孩儿只冲我着来?既然这小孩翻上马背的动作都如此灵巧,为何我的战马翻腾之间,没有能够反映过来。”

        “还有你这老头。”牧径路转过身,双眼直愣愣的看着老头诡笑道:“一身修为不下我身边兄弟二人,伪装凡人不说,还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随行的孩童坠地,是何用意?又是何其狠毒?”

        “胡说八道!”老头突然炸跳起来,指着牧径路大声吼道:“老朽乃是凡人,追赶少爷之中的突情况自然反应不及,哪来的你说的那么多巧合?”

        “既然你说是巧合,那就是巧合吧。”牧径路双手一摊,一脸死不认账的表情将双手给抱在了胸前。

        老头的反应和牧径路的动作,让多数人恍然不已。男子虽然看上去有些莽撞,但是也不是痴傻之人,瞬间便明白了牧径路到底在说什么。

        “哎,真无聊。本真人还以为这小子看不出来,准备看好戏呢。”不知是岁叹了一句,似乎非常失望。

        这一句话传来,场中不论是凡人还是修士,瞬间明白过来。修士的表情就不必多说了,纷纷不屑的看了眼老头,转身离去,似乎虽然不想参和这个不知目的的阴谋进来。

        凡人想得可就没那么多了,只是全都鄙视的看向老头,似乎在说老头死不要脸。

        牧径路本来已经做好了老头撕破脸皮突然难的准备,只是当周围的人都散得快完的时候,老头都站在牧径路的面前一动不动。老头的反应,让牧径路懵逼了。

        官道又恢复了平静,只留下五人,三马矗立在官道的正中央一动不动,显得非常诡异。

        “老头,你到底想干什么?”牧径路忍不下去了,狠狠的开口问道。

        老头稍微站直了身子,抚了抚自己的胡须,轻笑道:“少侠不必多虑,只是老朽家少爷一时兴起,与少侠玩耍玩耍罢了。”

        我信你个鬼哦,你个糟老头子。牧径路暗自喝骂,脸色很不好看。

        “如此说来,没事了?”

        “嗯,没事了。”

        牧径路死死的看了眼老头,然后转身牵起寄虚就走。谢必安和范无救则是戒备的看着老头,跟上牧径路。

        牧径路上前两步,来到男子面前,和颜悦色的问道:“不知道友还有何事?”

        “方才污蔑了道友,我必须做些事情补偿下。”

        看着男子一脸的正色,牧径路嘴角再次微翘,然后客气回到:“道友不必如此,不过些许小事罢了。”

        “诶,那可不行。”男子笃定说道:“我这人向来恩怨分明,这事必须得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