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我不是超级武者在线阅读 - 第021章鱼死网破

第021章鱼死网破

        空洞门主范鱼和沙虎帮帮主黄泽屁滚尿流的逃离了牛山村,陶阁主瞥了范门主一眼询问他怎么回事?

        范鱼慢吞吞的告诉陶阁主,他们不是伊河的对手,为了减少伤亡,所以先返回总舵。陶古听了范鱼的说辞,一脸的怒气。

        “你们先回去,本阁主替你们报仇。”

        “既然如此,我们随阁主一起去。”

        “也好,莫非夜行者的功力提升了?”

        “有可能。”

        陶古像一只飞燕,缓慢的降落在伊河跟前说道。

        “夜行者久仰大名。”

        “陶阁主,大驾光临有何指教?”

        “只是想借苏公子的擒拿手一看。”

        “这可是苏家的绝学怎么能借呢?”

        陶古询问属下们,伊河不愿意借,我就问苏公子本人借。

        “苏公子,借擒拿手一看。”

        “擒拿手自己被我烧了。”

        “可是苏家的绝学你舍得烧吗?”

        “因为全部记在脑海里面了,我留着何用。”

        陶古质疑的目光投注到苏北的身上了,朝着苏北一掌击打过来,苏北挪动了身躯,伊河指着陶古的鼻子说道。

        “刚才你的属下过来抢秘籍,当下你来抢秘籍?”

        “我的属下不是你的对手,所以还得我亲自动手。”

        “哼,有我在你别想拿到秘籍。”

        “一决高下。”

        陶古长袍一挥,脚尖一点腾空而起,一次鞭腿击打过来了。伊河用手臂格挡住了,退后了几步,陶古的神功大成了,果然不同凡响呀。

        见伊兄见笑了。

        陶古和伊河伫立在小山峰上面,范鱼和黄泽迈着紧凑的步子跟了过来,黄泽一本正经的说道。

        “范门主,夜行者遇到陶阁主必死无疑。”

        “黄帮主说得有道理。”

        “嗯,让陶阁主帮我出一口恶气。”

        “是的,他敢小觑我们。”

        炙热的阳光折射在大地上面,脸颊豆大的汗珠流了下来,陶阁主和伊河是武林高手,并没有兵器,陶古奸笑了一下,酝酿了手掌的功力,举起一块超级几千斤重的石头,朝着伊河砸了过来。

        日了狗,果然是邪魔歪道为了得到秘籍,如此狠毒?伊河酝酿了功力,飞奔过来双掌击打在石头上面。

        砰!

        石头成为碎石了,烟雾缭绕。伊河一个箭步过来,一次侧踹过来,陶古用手臂格挡住了。退后了几步,两个人相互怒视着。

        烟雾散去之后,黄泽大吃一惊跟范门主说道。

        “范门主,伊河的功夫不错呀?”

        “是的,我也看出来了。”

        “莫非陶阁主,有所保留呀?”

        “也许吧,毕竟两个人是绝世高手相互试探。”

        相互试探!

        伊河摸了摸胡须淡淡的说道。

        “陶阁主,你赢不了我请回吧。”

        “比试还没结束呢?”

        “好呀,有什么绝招施展出来呀。”

        “好的。”

        陶阁主威武,陶阁主一统天下。

        哈哈!

        一群泛泛之辈还想一统天下?

        陶古蠕动了嘴唇,一脸的戾气,一掌击打过来,伊河用手掌接住了,被逼退了数米远,陶古显露出邪恶的笑容。

        伊河哐当,掉下了万丈悬崖,陶古走过去一瞅伊河不见影子了,估计被摔得粉身碎骨了。空洞门门主和沙虎帮帮主咧着嘴异口同声的说道。

        “陶阁主武艺盖世,一统江湖。”

        “抓住苏北拿到擒拿手秘籍。”

        苏北一脸的戾气,捏紧了拳头,并没有离开范门主哈哈大笑了几声。

        “小子,伊河死了交出秘籍吧?”

        “日了狗,你杀了伊叔叔我要杀了你们替他报仇。”

        “卧槽,你拿什么报仇?”

        “擒拿手。”

        既然如此,本门主就见识下,一掌击打过来,苏北挪动了身躯,在他的后背击打了一掌,范鱼转过身捏紧了拳头,凶巴巴的说道。

        “本门主让你见识下砂锅大的拳头。”

        “少吓唬我。”

        “我从来不吓唬人。”

        “少废话。”

        苏北腾空而起,啪,啪在范鱼的脸颊上面击打了两掌,他的脸颊肿得跟猪头差不过,沙虎帮帮主黄泽嬉皮笑脸的说道。

        “范门主,你是怎么回事?”

        “黄帮主,别急我会收拾他的。”

        “你别逞强,需要帮忙告诉老夫。”

        “不必了。”

        范门主一次侧踹过去,苏北擒住他的腿在他的膝盖骨一捏,啪,粉碎性骨折了。一掌击打过来哐当,飞出了数米远,狠狠地砸在地上。

        黄帮主拔出宝剑,一剑刺了过来,苏北退后了几步。唰、唰刺了几剑并没有伤及苏北,苏北飞奔过来,擒住他的有右手臂,啪,右手腕被折断了。

        黄帮主并没有认输,一拳击打过来,苏北挪动了身躯,一拳击打在脸颊上面,一次侧踹过去,黄泽飞出了数米远。

        陶古显露出狰狞的面孔,一次鞭腿击打过来,苏北用手臂格挡住了,飞出了米远。一只手将苏举了起来,甩了出去。

        “我要废了你的两只胳膊,看你往后如何修炼?”

        “......”

        苏北一拳击打来,陶古并没有挪动身躯,击打在腹部并没有卵事,还被内伤反噬了,飞出了数米远。

        一个鲤鱼打挺伫立起来,擦拭了嘴角的鲜血。

        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身边掠过伫立在苏北的跟前说道。

        “北儿,你没事?”

        “伊叔叔我没事,你还活着呀?”

        “我答应过苏兄要照顾你,怎么能死呢。”

        “太好了。”

        伊河指着陶古的鼻子怒斥。

        “三个高手围攻一个少年,不怕江湖之人耻笑你们吗?”

        “此言差矣,他修炼了擒拿手,比一个五品武者还厉害。”

        “是吗,让你尝试一下被虐待的滋味。”

        “放肆!”

        你的命这么大,掉进悬崖还能活着。

        卧槽,我抓住了岩石根本没有掉下去。

        原来如此!

        啪!

        啪!

        ......

        陶古跟伊河搏斗了几个时辰,不分伯仲,陶古长袍一挥,施展了轻功走了,范鱼和黄泽跟着屁滚尿流的跑了。

        伊河拍了拍苏北的肩膀淡淡的说道。

        “北儿,你功力大增是一名六品武者了。”

        “嗯,还是沾了擒拿手的光。”

        “是的,你的好好修炼。”

        “嗯!”

        伊河和苏北返回了茅草屋,一个精瘦的男子走了过来说道。

        “伊先生,族长请你过去一趟。”

        “他找我什么事?”

        “你去了就晓得了。”

        “我随你过去。”

        苏北和伊河到了族长的房间,族长摸了摸胡须淡淡的说道。

        “伊先生,既然你的行踪被煞星阁之人发现,你得居住在安全的地方。”

        “族长,我给你添麻烦了,我跟苏北立马离开。”

        “你误会了,我们这里有一条密道可以通往一个世外桃源。”

        “假设我们藏起来,他肯定会找牛山村子民的麻烦。”

        苏北眨了眨水汪汪的眼眸告诉族长,他跟伊叔叔不会离抛弃牛山村的子民。族长叹了一口气。

        “我们只是农户,贱命一条不怕死,但是你是苏寨主的血脉不能死呀。”

        “族长人命没有贵贱之分,我跟牛山村同存亡。”

        片刻,又来了几个长老扑通跪了下去跟伊河说道。

        “你跟苏公子对牛山村村名恩重如山,绝对不能让你们冒险了。”

        “长老你说错了,仇家是我招惹来的,我得负责到底,请起来吧。”

        “伊先生。”

        “我不是贪生怕死之徒。”

        伊河举起手掷地有声的说道。

        “老天在上,我伊河发誓此生此世不会抛弃牛山村村民。”

        苏北举起手也准备发誓。

        长老们伫立起来让苏北将手放下,他们不让苏北离开了。在一隅的族长非常的开心让村民拿酒来,敬两位英雄。

        苏北和伊河端着碗异口同声的说道。

        “不敢当,牛山村村名是我的亲人。”

        干杯!

        咕噜咕噜的喝酒!

        苏北告诉长老们,他从此跟着大伙一起斩妖除魔,还江湖一个太平日子。

        苏公子好气魄,佩服!

        干杯!

        干杯!

        一个五十多岁的长老抱拳跟苏北说道。

        “苏公子,假设不是你治好了我的家人,恐怕他们已经不在人世了,大恩大德没齿难忘,请受老夫一拜。”

        “长老,你言重了,我相信作为一名炼药师,看到身旁的朋友病了,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嗯,多谢苏公子。”

        “不必客气,我一直在牛山村白吃白喝做一点是应该的。”

        一阵零碎的声音。

        “苏公子,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苏公子,跟苏寨主一般是一名好侠客。”

        承蒙各位的抬爱!

        确实家父生前一直教导我要成为一名侠客,只可惜他老人家看不到各位好汉呀,不然他得多开心呀?

        苏寨主是一条汉子,我敬重他。

        一起敬苏寨主和苏夫人,苏北举手酒杯,眼眶饱含泪水,未曾想到家父在江湖上还有如此大的声誉。

        作为大英雄的儿子,非常的自豪。

        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跟苏北说道。

        “苏公子,在下有一事相求。”

        “大哥请吩咐,我一定照办。”

        “我家有一个闺女长得很水灵跟你年龄相仿要么将她留在身旁伺候你吧?”

        “使不得。”

        送鸡蛋苏北都承受不起,你将自己的亲闺女给我做奴婢,我何德何能呀?

        甚至有人调侃,这位大哥的闺女不漂亮所以苏公子不肯收,苏北一脸的恐慌,告诉子民们,他当下可以照顾好自己,不需要奴婢。

        一个精瘦的奴婢云淡风轻的说道。

        “我觉得等苏公子十六岁时,给村里最好看的姑娘嫁给他做媳妇。”

        炸开锅了!

        “这个主意好。”

        “老夫赞同。”

        族长流淌出慈祥的笑容。

        “好的,六年后给苏公子找一个媳妇。”

        使不得、使不得!

        莫非你看不上牛山村的姑娘!

        不是这个意思。

        你便是答应了!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