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我不是超级武者在线阅读 - 第048章返回冰山帮

第048章返回冰山帮

        苏北和阳晓杰刚刚到冰山帮大殿,众多长老抱拳异口同声的说道。

        “恭迎帮主凯旋归来。”

        “好!”

        葛雅眨了眨眼睛,询问阳晓杰身体怎么样了,阳晓杰云淡风轻的告诉葛雅,身体康复了,葛雅一把抱住阳晓杰。

        “康复了就好,姐姐好担心你。”

        “雅姐姐,你怎么还哭泣了。”

        “我太高兴了。”

        “嗯!”

        葛雅询问他为何去好几天呀,阳晓杰挺了挺胸脯说道。

        “因为北漠太远了。”

        “你们遇到沙漠风暴没有?”

        “遇到了,是北哥哥用内力护了我周全。”

        “哦,沙风暴好危险的。”

        回来就好呀。

        葛雅摸了摸了他白皙的脸颊,说道。

        “你都瘦了一圈,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嗯,谢谢雅姐姐,我不饿要修炼武艺了。”

        “你刚刚回来明日再修炼也行。”

        “不行,我答应了北哥哥往后要刻苦修炼武艺,不给冰山帮丢人现眼。”

        葛雅未曾想到呀,一个10岁的少年说出这么铿锵有力的说辞,她除了惊喜还有几分佩服,告诉阳晓杰,你去修炼我去给你做好吃的。

        阳晓杰像是小鸡啄米点了点头,迈着小步子离开了大殿。

        谢长老询问苏北在北漠还好吗,苏北浅笑了一下。

        “遇到一点小事,不过都过去了。”

        “你遇到沙风暴了?”

        “是的,当时我也害怕极了,幸好晓杰没事。”

        “好惊险的,你是如何活下来的。”

        沙风暴将我和阳晓杰活埋了,过了一会功夫我用内力将沙子震开了,活了下来。卧槽,众多长老听得一愣一愣的,随后无不拍手叫好。

        帮主内力深厚呀。

        帮主吉人天相。

        苏北整理了一下长袍眉头紧锁跟谢长老说道。

        “天灾人祸,我认了,只是有一件事你替我去查明。”

        “请帮主吩咐。”

        “在半路我被一群蒙面人追杀。”

        “嗯,你放心我一定查明对方身份。”

        大殿之上响起了零碎的声音。

        “好大的胆子,敢对帮主下恨死,废了他。”

        “不把冰山帮放在眼睛,杀无赦。”

        宋平王一脸的沉重抱拳跟苏北说。

        “帮主,我跑一趟查明蒙面人身份。”

        “嗯,有劳宋平王了。”

        苏北背着走穿过长长的走廊,瞅着阳晓杰瘦小的身姿在广场施展着娴熟的招式,轻轻的点了点头喃喃自语。

        “孺子可教也!”

        哈哈!

        谢平长老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惭愧的说道。

        “我虽然是他的师父,但是不能救治他的剧毒,还亏了帮主冒死取回了解药请受老夫一拜。”

        “谢长老,此言差矣我虽然不是他的师父,也是他的哥哥,救他是应该的,再说北漠一望无际的沙漠,你去非常的危险。”

        “嗯,论武艺和气魄我只佩服你。”

        “过奖了,其实看着晓杰快乐的长大我非常开心。”

        帮主宅心仁厚是冰山帮的服气。

        苏北眨了眨双眼皮,显得有一些羞涩了。

        “其实我资质尚浅,你们非得让我当这个帮主,让我寝食难安。”

        “多有得罪,请帮主恕罪。”

        “嗯!”

        “事实证明,你非常适合做帮主。”

        苏北轻轻的点了点头,让谢长老多多指导阳晓杰,他可是冰山帮的栋梁呀,谢长老抱拳。

        “属下领命!”

        葛雅眨了眨水汪汪的眼眸说道。

        “北哥哥,这些天你辛苦了我给你炖了鸡汤。”

        “雅妹妹金枝玉叶,怎么能让你下厨呢,我替你训斥厨子。”

        “你不要怪他们了,是我心甘情愿为你做的。”

        “我倍感荣幸呀。”

        咕噜咕噜喝了下去!

        葛雅询问我味道怎么样了,我在想活了十几年了,这是我喝过最难喝的汤了,云淡风轻的说道。

        “还有一点你喝了就晓得了。”

        “莫非不好喝?”

        我去,这么咸你为何喝了一个精光。

        这不是你辛苦炖的吗,倒了多可惜。

        你呀,就是这样一个人宁愿委屈自己也要讨好别人。

        一码归一码!

        葛雅嬉皮笑脸的说道。

        “你等着我给你再炖一碗。”

        “不必了,你先自己喝吧,不然我晚上不必吃饭了。”

        “北哥哥,我不是故意的,不要生气了。”

        “我没有生气呀。”

        葛雅慌慌张张进入厨房了,跟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婶说道。

        “大婶,我炖的鸡汤为何这么咸?”

        “因为你放的盐太多了。”

        “原来如此,你能再跟我说一说炖鸡的程序吗?”

        “老身还有什么菜需要做,没有时间教你呀?”

        葛雅扬起嘴角,无法形容有多丑,只是她看不见,大婶大脑闪过了一道灵光,既然晚上需要炖鸡汤,我示范一次给你看。

        葛雅轻轻的点了点头,差一点感恩戴德三拜九叩了,因为在她看来给苏北做一道汤是一件很牛逼的事了。

        说不定能俘虏他的心呢,当然,这是她一厢情愿。眼睛睁得很大看着大婶炖汤,过了一会功夫鸡汤出炉了,她用勺子品尝了一下,人间美味呀。

        眨了眨清澈的眼眸低声的说道。

        “大婶,我做出这道汤需要多久?”

        “看你的造化了。”

        说干就干是葛雅的性格,呼呼,做了几道不是咸了就是淡了,大婶摇了摇头严肃的说道。

        “你可是大小姐,厨房的事交给奴婢就好了,你来掺和什么?”

        “大婶,我是真的想学,你是不是有什么秘诀没有告诉我?”

        “教了呀,你没有学会。”

        “我先回去了。”

        葛雅垂着头,想是被霜打了得茄子,生无可恋呀。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大脑生锈了,连一道汤学不会。

        好想蹲在一个角落,大哭一场?

        阳晓杰伫立在葛雅的不远处淡淡的说道。

        “雅姐姐,怎么眼眶红红的?”

        “沙子吹进眼睛了。”

        “哦,假设你有什么事跟我说。”

        “你只是一个少年晓得什么?”

        其实阳晓杰机灵的很,这些大人一定不实在不开心哭泣了,就说眼睛进沙子了。不懒得揭穿他们,挺了挺胸脯告诉葛雅。

        “我可是一个武者呀?”

        “你是几品武者。”

        “我不晓得是几品,你认为我是几品。”

        “二品吗?”

        阳晓杰摇了摇头,告诉葛雅他已经是一名三品武者了。葛雅嫣然一笑,晓杰真棒。

        呵呵,姐姐你笑了!

        我笑了吗?

        是的!

        阳晓杰直勾勾的望着葛雅,你在想北哥哥吗?

        “你还是一个少年,你懂什么呀?”

        “我怎么不晓得,你喜欢他我也喜欢他呀。”

        “嗯,你觉得他好吗?”

        “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天禀异赋、宅心仁厚。”

        哈哈!

        阳晓杰是一个大人了,晓得很多东西了,那么我询问你,你北哥哥喜欢哪个姑娘,阳晓杰贴近了葛雅的耳畔说道。

        “他天天修炼武艺,不喜欢姑娘。”

        “我晓得他痴迷武艺,像我这么好看的姑娘他未曾动心吗?”

        “动心是什么呢?”

        “你不是懂吗?”

        感情的事,谁说得准的,倘若你想知道他是不是喜欢你,你应该向他表达爱慕。

        哼,你这个少年坏的很,姐姐不会上你的当,你是不是苏北派来试探我的?

        阳晓杰大腿一拍,提高了嗓门。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我宣布雅姐姐喜欢北哥哥。”

        “我去,你不嫌事大?”

        飞奔过去捂着他的小嘴,眉头紧锁。

        “你再胡说八道,我不带你玩了。”

        “你......你不喜欢他?”

        不可以大声喧哗?

        好了,我先他们解释清楚你不喜欢北哥哥了。

        闭嘴!

        阳晓杰耸了耸肩膀义正言辞的说道。

        “女人心海底针,我真的不懂。”

        “你说什么呢?”

        “北哥哥告诉我好看的女子不可信,果然在理。”

        “晓杰你怎么能向着他说话呢?”

        枉为我对你那么好了!

        嘎嘎!

        有人喜欢北哥哥,脸红了还不肯承认!

        嘴巴,你敢乱说我肯定收拾你。

        嘴巴长在我的脸上,爱说什么就说什么?

        岂有此理!

        气死本姐姐了。

        苏北我恨你,连少年都能看出的事,你为何看不出呢?

        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雅妹妹,在说我坏话。”

        “没说呀,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只是路过。”

        “哦。”

        葛雅依旧垂着头准备离开了,苏北吆喝了一下,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跟我说?

        我没有话跟你说?

        苏北双手交叉在前面,默默的注视着葛雅的背影,葛雅返了回来说道。

        “晓杰跟你说得话,不可信。”

        “你知道他要跟我说什么?”

        “反正不能信。”

        “嗯,我想起来了她说你有心仪之人了。”

        这个小子,我非常抽死他?

        你能告诉我你喜欢谁吗?

        葛雅撩起了一缕发丝,凶巴巴的说道。

        “我喜欢谁跟你有关系吗?”

        “没有关系。”

        “嗯,你没必要知道。”

        “好了,我去问晓杰。”

        你这么想知道?

        我想帮你准备嫁妆呀?

        多谢苏大帮主了,我的婚事不必你操心了。

        你我兄妹一场,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你很令人讨厌晓得吗?

        好吧,我告诉你,我喜欢之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苏北东张西望,并没有看见一个人影。

        胡说八道。

        我还有事,不跟你扯蛋了。

        本小姐总算见识了什么是木头,活该单身到江湖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