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我不是超级武者在线阅读 - 第094章 宴请门客(求推荐票)

第094章 宴请门客(求推荐票)

        赵黑子火急火燎冲入大厅抱拳跟苏北说,公子,楚老大的家奴跟门客搏斗起来了。77dus.com苏北一头雾水,他怎么会跟门客发生矛盾呢?

        赵黑子也来不及解释了,让苏北去楚凌的米店就晓得事情的来龙去脉了。苏北和朱和山迈着大八字脚走在前面,赵黑子屁颠屁颠跟随其后。

        门客可是有学问之人,既然跟他搏斗起来了,我作为老大一定要管一管呀。

        当苏北、朱和山、赵黑子到了米店之后几十号人扭打在一起了,苏北询问楚凌怎么回事,楚凌告诉苏北,王耿和庞翔带着门客要求我要将米价便宜卖给子民。

        苏北轻轻的点了点头询问楚凌当下一升米卖多少钱,楚凌告诉苏北50文,前几天我记得一升米卖20文为何涨价了呢?

        楚凌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告诉苏北当下四处闹旱灾,缺少粮食自然是涨价了。

        苏北让门客们冷静一下,让一个带头之人跟我说话,庞翔抱拳说道。

        “苏公子,楚老板趁着闹旱灾四处收粮食随后每天只卖少量的粮食半个月过去了,一升粮食的价格翻了一倍,普通子民哪里买得起岂不是坑人吗?虽然他就赊账给子民,一个月一升粮食要收10文钱的利息。”

        “庞兄,给我一点时间我跟楚老板把话说清楚。”

        楚凌噼里啪啦跟苏北说,他这么干也是给苏家族赚钱呀,这些因为并不是我的。苏北算是听明白了,楚老板晓得行情很多地方没有粮食卖了,只要他有,所以他就涨价了,子民买不起了,就想门客门诉苦。

        门客过来闹事,楚凌让家奴驱赶门客,殊不知这些门客不仅学富五车还是正气浩然之人,请楚老板将米价降为20文一升,楚老板不干,相互就搏斗起来了。

        苏北伫立在米店门口,零碎的声音。

        “民以食为天,楚老板涨价岂不是饿死我们。”

        “楚老板是奸商。”

        “苏公子请你主持公道。”

        苏北一本正经的跟庞翔说。

        “即刻开始一升米降为20文,且不今年不涨价。”

        “多谢苏公子的大恩大德。”

        众多子民一脸的欢喜抱拳,多谢苏公子,多谢苏公子。

        小人一家老少不会被饿死了。

        楚凌一脸的深沉,告诉苏北我买一升米需要15文我还得请伙计卖出去岂不是亏本了。苏北浅笑而来一下,你每天亏多少写在账本上面,让赵总管拿银子补偿你。

        公子你怎么能做亏本生意呢?

        要么30文一升吧?

        放肆,我说了20文就是20文一升。

        长袍一挥扬长而去了。

        一个精瘦的属下一脸的阴险跟楚凌说。

        “老爷,不能因为苏公子一句话我们就20文一升呀。”

        “当下他是当家的,我能有什么办法?”

        “请武艺高强的西门前辈杀了他。”

        “卧槽,西门兄不是他的对手,你怎么杀。”

        再说,苏北掌管这原来三大家族的地盘,他的势力多大呀,你还没有杀他,楚家族被灭了满门了。

        精瘦的男子唯唯诺诺的说,老爷怎么办?

        将发霉的米拿出来一升20文,开始卖。

        精瘦的男子奸笑了一下,耸了耸肩膀吆喝。

        “排队,不要拥挤粮食大把的。”

        片刻,十几个子民提着发霉的米跟精瘦的男子说道。

        “管家,你怎么卖发霉的粮食给我呢?”

        “卧槽,你将发霉的粮食带来还想污蔑老子?”

        “你说我污蔑你,打开粮仓看一看。”

        “你算什么东西,滚。”

        庞翔和王耿听了子民的说辞,卖发霉的粮食,这一次没有二话直接拿着木棍跟楚凌的家奴干起来了。

        精瘦的男子告诉楚凌,米店被门客带着子民砸了,还抢走了我们的粮食。

        废物,几个门客摆平不了?

        带着几十号人冲了过来,瞅着三五个家奴受了重伤躺在地上,一个家奴连滚带爬过来了。

        “老爷,你得为小人做主呀。”

        “嗯,我会废了他们。”

        将门客和子民往死里打。

        几十个身材魁梧的男子持着木棍将十几个门客打得落花流水了,王耿擦拭了嘴唇的鲜血跟楚凌说道。

        “你晓得我们有多少门客吗,你敢打我?”

        “哼,这里是老子的地盘你敢撒野?”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眼中还有王法吗?”

        “老子就是王法。”

        给我打!

        一个强壮的男子,一拳砸了过去,王耿哐当倒了下去,庞翔将他扶了起来,王兄他们人多势众,我们走吧。

        庞兄即便是豁出性命也得跟这个奸商斗到底。

        有志气呀。

        打得他跪地求饶。

        砰!

        砰!

        几脚踹了过去,王耿鼻青脸肿了。

        放肆!

        身材魁梧的男子一瞅是苏北来了,一副狗奴才的样子说,公子,他带着人抢我们的粮食,啪,你还敢欺骗本公子。

        不是你卖发霉的粮食给子民,他们会抢粮食吗?

        公子一升20文钱只能买到这样的粮食。

        这样的粮食能吃吗?

        苏北贴近了楚凌的身旁,楚凌瞄了苏北的一脸戾气的脸颊被吓得半死了,公子息怒我会查明情况的。

        跟精瘦的男子说,你好大的胆子敢背着老子卖发霉的粮食,你是不是找死呀。

        来人将他拖下去乱棍打死以儆效尤。

        苏北指着楚凌的鼻子怒斥,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把好粮食搬来米店赔给子民,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公子饶命,属下立马去搬粮食。

        庞翔跟苏北说,苏公子你是好人,不过你的属下总是坑人呀。

        苏北让赵黑子留下来,倘若发现卖发霉的粮食或者涨价,直接杀了。

        楚凌下意识摸了摸喉咙,让属下将仓库的粮食搬来米店。

        苏北抱拳跟王耿、庞翔等门客说。

        “为了给你们道歉我请你们吃饭。”

        “多谢苏公子。”

        十几个门客举起杯子异口同声的跟苏北说。

        “苏公子仗义,我敬你。”

        “不必客气。”

        咕噜咕噜的酒喝!

        确实是苏某管教属下不严,让子民受苦了。

        倘若这些老板有苏公子这么好心,就不会饿死这么多人了。

        苏北的眉头紧锁,在京城也会饿死人吗?

        在附近的村子饿死不少呀!

        苏北让赵黑子,去附近的村子走访一下,给那些没有粮食的子民送粮食。

        公子我们是做买卖的,这么做不妥吧?

        少废话,赶快去!

        一个相貌堂堂的男子走了过来跟苏北说,苏公子你跟这些门客走这么近,不怕人家说闲话吗?

        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我是李原。

        原来是曹王爷府上的李大人,失敬了,我只是请他们吃饭并没有谈论朝堂的事何罪之有?

        李原凶巴巴的目光投注过来了,低声的跟苏说。

        门客可是国家的栋梁,你跟他们搞好关系,是不是有企图呀?

        李大人,你千万别这么说在下可担不起。

        庞翔伫立起来抱拳说道。

        “苏公子,告辞了。”

        “嗯!”

        李原奸笑了一下,跟苏北说,你做了京城的帮派的老大就心满意足吧,千万不要参合朝廷之事,否则你会死无葬身之地。

        小人记住了,多谢大人的提醒。

        哈哈!

        李原迈着大八字脚离开了。

        朱和山一脸的惊恐,询问苏北李原为何这么说,莫非他想弹劾你,请陛下发兵灭了你吗?

        苏北擦拭了嘴角的酒水,虽然我没有做亏心事,但是他要污蔑我,也是有可能的。

        卧槽,我们还是去焦城避一避风头吧。

        苏北冷笑了一下,告诉朱和山,等着他来收拾我。

        片刻,苏北到了府上,告诉朱和山最近还是少去论道馆,毕竟我们被曹王爷盯上了。

        朱和山轻轻的点了点头。

        赵黑子跟苏北,你交代我的事属下办好了。

        我晓得了,米店的事处理的怎么样了。

        赵黑子一本正经的告诉我,楚凌老老实实将仓库的粮食拿出来赔给子民了。

        楚凌确实过分了,倘若不是看上西门前辈的面子上,我非得废了他。

        赵黑子不太明白苏北的意思,公子为何这么做。

        有的事你不必明白。

        属下告退了。

        朱和山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跟苏北,李原莫非晓得我们是尚大人的人吗?

        呵呵,你想多了,此事是绝密他怎么会知道呢?

        朱和山一脸的尴尬,苏兄说得有道理,那我认为他是威胁我们对吗?

        这一次你说对了,就是威胁。

        仗势欺人,本公子非得废了他。

        他是曹王爷的属下,肯定牛逼呀。

        倘若他真的弹劾我们怎么办?

        水来土掩,兵来将挡,你怕什么。

        朱和山轻轻的点了点头,有苏兄在我不怕。

        其实,我也担心这件事呀,毕竟树大招风,我除掉了三大家族,做了老大得罪了不少人,他们巴不得弄死我。

        毕竟三大家族一个要给他们不少银子,当下一两银子捞不到了。

        苏兄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

        苏北询问赵黑子,陆香为何出去这么久。

        赵黑子告诉苏北,陆小姐一会就回来,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咧着嘴说道。

        “苏北你也会担心我呀。”

        “我不是担心你,是担心陈公子被你杀了。”

        “你能说点好听的吗?”

        “言归真传,陈公子怎么样了。”

        他在京城挺好的!

        如此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