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我不是超级武者在线阅读 - 第096章武艺不错

第096章武艺不错

        赵黑子脸颊流淌着焦虑的气息跟苏北说,公子青楼出事了,请你去衙门一趟,出了什么事。

        赵黑子也没有时间解释了,只能请苏北自己去了解情况。

        县丞左名瞅着苏北来了,调侃的说,苏大公子来得正好,你能告诉我怎么回事吗?

        县丞将瑶瑶毒死客人的过程跟苏北说了一次,苏北认为瑶瑶跟。两个客人无冤无仇,不可能毒死他们呀。

        此案疑点重重,所以他已经将瑶瑶跟客人喝酒的酒菜,碗筷带了过来,放在公堂之上,县丞大人一本正经的询问苏北,这些东西能证明什么?

        倘若是瑶瑶在酒里面下了毒药,为何酒和碗筷没有毒性呢?

        那么县丞大人说瑶瑶毒死了两位公子是胡说八道呀。

        县丞左名心里咯噔了一下,让法医用使毒针试了一下,确实没有毒性,那么两位公子是如何死的呢?

        还不简单两位公子在去青楼之前就中毒了,只是在陪瑶瑶喝酒过程中,毒性发作了,当场吐血身亡。

        公堂之上响起了零碎的声音。

        “既然你们没有证据证明是瑶瑶毒死了两位公子,请将瑶瑶无罪释放。”

        徐坤也没有办法,只好将瑶瑶无罪释放了。

        徐坤瞪了秦安一眼,凶巴巴的说,主簿大人,我让你嫁祸给瑶瑶随后能扳倒苏北,你为何不在瑶瑶的酒里下毒?

        倘若将她毒死了,岂不是不能嫁祸给苏北了?

        你可以给瑶瑶先吃解药呀。

        秦安一脸的后悔抱拳跟徐坤说道。

        “县令大人息怒,下官该死。”

        “废物,滚出去。”

        县丞大人左名擦拭了额头的冷汗跟徐坤说,县令大人,其实我也没有想到苏北这些细心,他会将这些证物找了出来。

        啪!

        狠狠地甩了一个耳光,他傻不拉几能在贺江城做大佬吗?

        左名垂着头义正言辞的说,我将他的青楼封了。

        瑶瑶无罪释放了,你还去封什么呀?

        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面,左名摔了一个狗吃屎!

        这时苏北带着瑶瑶及她的弟弟在街头上踏行着,苏北浅笑了一下,姑娘让你受苦了。

        我无碍了,多谢苏公子救命之恩。

        本公子惭愧呀,让一个弱女子维护我。

        小女不是维护你,只是不能冤枉你,瑶瑶眨了眨眼睛询问苏北,你怎么晓得我是被冤枉的?

        因为我去你的闺房看了,也验了你的酒没有毒呀。

        江湖人士说,苏公子聪明过人,果然名不虚传呀。

        呵呵,姑娘过奖了。

        苏北跟赵黑子说,赵总管,你送瑶瑶姑娘回去吧。

        赵黑子像是小鸡啄米点了点头。

        一个蒙面人伫立在苏北的跟前,赵黑子一脸的戾气,嘀咕着徐坤这个狗东西,嫁祸不成,还刺杀呀?

        拔出大刀,一刀砍了过去。蒙面人并没有躲闪,只是轻轻的推了一掌,赵黑子飞出了数米远。

        一次鲤鱼打挺伫立起来,脚尖一点腾空而起,翻了一个跟斗,一刀砍了过来。

        “赵总管你还不配成为我的对手,退下吧。”

        “放肆,你是谁派来的?”

        “老夫有很多年没有活动筋骨了,也不知道谁让我杀人了。”

        “装糊涂?”

        唰!

        唰!

        两刀砍了过去,并没有攻击到蒙面人,一次侧踹过去,赵黑子飞出了数丈远。

        蒙面老者朝着苏北一掌击打过来,苏北用手掌格挡住了,两个人相互怒视着。

        “前辈可是绝世高人也会被恶人收买吗?”

        “小子,有人说你的资质不错所以我来陪你过几招,不存在被谁收买。”

        “嗯,你想杀了我?”

        “苏公子在贺江城得罪了太多人了,你该收手了。”

        在本公子的逼格里面没有怂货两个字,我一定要将恶人杀了。

        什么恶人,说得那么富丽堂皇,你不是仗着你的武艺高强,杀了那么多人吗?

        我杀得人都是该死之人。

        一派胡言,谁该死谁不该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没有资格杀了别人。

        原来前辈不是跟我比武的,而是教训我的?

        破!

        苏北蒙面人各自退后了几步。

        唰!

        一道黑色的光环飞奔而来。

        唰!

        一道火红的光环和黑色的光环交融。

        砰!

        周围的房子化为一堆废墟了,既然这位老者是冲着我来的,我是回避不了。

        《擒拿手》

        啪!

        啪!

        蒙面老者像一道幽灵,在屋檐上面飞奔着,苏北拼命的追击,一次侧踹过来了,苏北用手臂格挡住了。

        一次鞭腿过去,蒙面老者用鞭腿接住了。

        “老夫只是试探下你的武艺,几个月之后你我再比试。”

        “为何呢?”

        “因为过几个月老夫的神功大成了。”

        “原来如此。”

        一掌击打过去,蒙面老者被逼退了数米远,砰,将墙壁撞倒了。麻利的爬起来,不见人影了。

        赵黑子询问苏北,蒙面人去哪里了?苏北告诉他,蒙面人已经跑了。

        他的武艺很高强呀。

        没事了,我先返回苏府邸。

        当苏北到了苏府邸的时候,额头豆大的冷汗流了下来,朱和山焦虑的询问他怎么回事,噗嗤,喷出一口鲜血。

        我在半路遇到一个刺客了。

        卧槽,在贺江城,还有武艺比你高强之人?

        苏北轻轻的告诉朱和山,这位前辈的招式有一些诡异,我怀疑这些年他闭关,所以我不晓得他的存在。

        你需要请郎中不?

        我去房间调养几个时辰就好了。

        葛雅眨了眨水汪汪的眼眸询问朱和山,苏北的伤势严重吗,朱和山耸了耸肩膀告诉葛雅,没有什么大碍。

        赵黑子刚刚从外面回来,朱和山询问赵黑子蒙面人是何许人也?

        赵黑子告诉朱和山,此人武艺高强,其他我就不晓得了。

        莫非他是徐坤的人?

        赵黑子眉头紧锁,猜测徐坤不晓得此事。

        何出此言?

        因为他抓了瑶瑶要嫁祸公子呀,倘若他背后有高手还需要嫁祸吗?

        说得有道理。

        良久,苏北从房间走了出来,陆香一本正经的说,苏北你受伤了,我替你把脉,苏北浅笑了一下,淡淡的告诉她,我的内伤修复好了,不必麻烦你了。

        如此甚好,不然我得用毒蝎子给你炼制丹药了。

        苏北打了一个寒颤,提起毒的、蝎子毛孔悚然了,陆香干巴巴的看着苏北说。

        “以前是我淘气让你中了毒,莫非你要记恨我一辈子呀,不敢让我把脉了。”

        “此言差矣,我确实好了。”

        葛雅温和的目光投注到苏北的身上了,你没事就好,我担心死了。

        你担心什么呀?

        片刻,苏北低声的跟朱和山说,朱兄我有事要出去一下。

        你去哪里?

        等我回来再告诉你。

        苏北蹑手蹑脚进入了西门元的房间,西门元摸了摸胡须淡淡的说道。

        “苏大人的伤势好了吗?”

        “是的,你晓得蒙面人是谁吗?”

        “我不晓得呀。”

        “前辈还是挺关心我的。”

        只是西门元不放心苏北,给他把了把,心中的石头总算是放下了。

        苏北咽了一次唾液跟西门元说道。

        “前辈,几个月之后蒙面人还会找我比武。”

        “你怕了吗?”

        “我怎么会怕呢?”

        “他还跟你说了什么?”

        苏北咽了一次唾液,表面不害怕其实内心还有一些惧怕的,告诉西门元,蒙面人过一段时间神功大成了,说不定我不是他的对手了。

        既然你害怕了,离开贺江城呀。

        哈哈,倘若我离开了贺江城,岂不是被朋友笑掉大牙了,我丢不起这个人。

        西门元直勾勾的望着苏北,告诉他我有不好的预感,这位前辈就是冲着你来的。

        倘若我死了脑袋碗大一个疤十八年以后还是一条好汉。

        你先走我来对付他,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前辈多谢你的好意了,苏北从来不是怕死之徒。

        吱嘎打开们,迈着大八字脚离开了。

        小子,不要逞强。

        西门元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

        此人到底是谁?

        苏北已经返回府邸了,朱和山询问他,去哪里了。

        呵呵,我去找西门前辈了。

        他晓得蒙面人的身份吗?

        他不晓得,只是说了几句话令我很惊讶,他说了什么?

        让我带着你逃命呀。

        为何呢?

        因为蒙面人比我想象的还要可怕。

        朱和山咧着嘴,你不要吓唬我。

        我知道你胆子小,不过我的是实话。

        葛雅询问苏北他在想什么,苏北浅笑了一下,告诉葛雅,朱兄请我去青楼喝酒,我不去。

        朱和山一脸的怒气,鼓着大眼睛跟葛雅说。

        姑娘,你不要听他胡说八道。

        嘻嘻,我晓得朱公子是一个好人,不会把北哥哥带坏的。

        还是葛姑娘了解我,其实我有一点害怕他会带坏我呢?

        何出此言?

        嘎嘎,逗你呢?

        苏北云淡风轻的跟朱和山说,没有诋毁你,你倒是诋毁我的声誉呢?

        不要误会。

        苏北跟葛雅说,往后给朱兄下面不要给他加蛋了。

        这样好吗?

        他是一个坏人我们为何对他好。

        北哥哥说得有道理,朱和山咧着嘴乞求葛雅。

        “你不要听他的。”

        “呵呵,你不该得罪他。”

        我不吃面了。

        哈哈!

        你放心只要我有面吃,一定给你加蛋!

        你那句话是真的?我认为你在可怜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