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我不是超级武者在线阅读 - 第114章浴火重生

第114章浴火重生

        时光如梭,苏北用了15天的时间,将《九重诀》内功心法修炼完了,《长生诀》也不在话下,只是《擒拿手》还得修炼一段时间才能大成。

        当然比起第一次修炼了十年《擒拿手》才大成,当下是进步很多了。方英一脸的欢喜跟苏北说,苏公子,恭喜你呀,半个月成为八品武者了。

        苏北摸了摸后脑勺显得有一些羞涩了,吐出了几个字。

        谢谢!

        而在一隅的聂征一本正经的说,苏公子,能否陪老夫过几招。

        能得到前辈的指点,晚辈感激不尽!

        唰!

        唰!

        几拳砸了过来,连聂征的长袍没有碰到,一次侧踹过去,飞出了数米远,一次鲤鱼打挺伫立起来,一脸的怒气,未曾想到聂前辈的武艺这么高强。

        苏北咬着牙一次鞭腿击打过来,聂征用手臂格挡住了,一掌击打过去,苏北退后了数米远。

        方英生怕师傅伤了苏北,焦虑的说,师傅您武艺高强,别伤了苏公子。

        女大不中留呀,既然帮着苏北了。

        苏北浅笑了一下,前辈误会了,他晓得我不是你的对手,所以太会担忧我。哈哈,像英儿说得你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成为了一名八品武者确实不简单呀。

        武艺成为八品武者的时候,已经25岁了。

        后生可畏!

        聂征义正言辞的说,苏北将你的绝学施展出来吧。

        既然前辈想见识下,我就献丑了。

        《霸王拳》

        卧槽,这拳法不错呀,出拳够快够狠。聂征用拳头接住了,退后了几步。

        唰!

        唰!

        拳头、腿法、全部用上了,苏北和聂征搏斗了几百回合,苏北稍微逊色了一些。聂征淡淡的说,苏公子的《霸王拳》不错呀。

        哈哈!

        苏北转过身瞅着夏前辈带着两个弟子也来了,苏北抱拳,夏前辈。夏侯脸颊流淌着浅笑说,苏老弟,看到你的功力大增,老夫很开心呀。

        嗯,多亏了夏前辈的鼎力相助。

        冷血刺骨的眼神折射过来了,我为了助你恢复功力,头发都白了,你不能给他老人家丢脸呀。

        夏侯瞥了冷血一眼,徒儿不要说伤心的事了。

        方英端着几杯茶,放在桌子上面,嫣然一笑跟夏侯说,前辈请喝茶。

        好香呀!

        苏北听了冷血这么一说,确实挺对不住夏前辈的,一本正经的说,夏前辈你因为我白发了,你能告诉我,如何让你返童吗?

        苏老弟,世间哪里有返童的药呀?

        苏北沉思了一下,我下山去清水城一趟找一找。

        你下山找陆林吗?

        前辈聪明过人,被你猜准了。

        你我兄弟一场何必这么见外呢?

        我苏北是有恩报恩之人,不然我寝食难安!

        聂征轻轻的点了点头,既然苏公子有这一番好意,你就成全他吧?

        夏侯干巴巴的看着苏北说道,你还没有进入九品巅峰武者,你早去早会呀。

        苏北抱拳,跟各位辞行了。

        方英眨了眨水汪汪的眼睛,跟聂征说,师傅,我想下山看一看舅舅可以吗?

        既然你这么有孝心,跟苏公子一起下山呀。

        冷血嘴唇蠕动了一下,刚想开口说话,无情抢了先跟夏侯说,师傅,我师兄也想下山。

        你师兄下山有何事呢?

        冷血瞪了无情一眼,师弟不可胡说八道。

        师兄,方姑娘跟苏公子下山了,你不跟着去吗?

        闭嘴!

        夏侯是一头雾水,询问无情怎么回事,他一副惊恐的样子,师傅还是问师兄吧,弟子去修炼剑法了。

        冷血也敢待着这里了,害怕师弟把事说破了。

        聂征倒是看出了其中的端倪云淡风轻的说,夏兄莫非不懂你大弟子的心思?

        他有什么心思!

        他好像对英儿有一点意思。

        夏侯咧着嘴哈哈大笑了几声,如此甚好,将英儿许配给冷血呀。

        夏兄,你倒是想得美。

        聂兄,我的弟子差吗?退一步说你我是老朋友了,英儿跟冷血的婚事成了,你我不是成为亲家了,亲上加亲呀。

        什么狗屁亲家!

        你这个糟老头,你还看不上我的弟子呀?

        你怎么不明白呢,不是我不同意,是英儿有心仪之人了。

        她并没有下山,跟着你修炼剑法,能有什么心仪之人?

        聂征也不想打击夏侯了,毕竟他们是老朋友了,英儿的婚事,还得方老爷点头呀,我说话管用吗?

        夏侯一脸的欢喜,多谢聂兄提醒,我明天下山去方府邸给冷血提亲。

        聂征心里咯噔了一下,紧迫的说,还是等苏北的修为稳定再说,夏侯一拍大腿,想着婚事,把苏北的事忘记了。

        毕竟苏北是翰林院的学生,他还得去学院修炼呢?

        只是夏侯一副不甘心的样子,等苏北返回翰林院之后,你陪我去方府邸一趟。

        卧槽,你这个糟老头,怎么还当真了。

        婚姻大事是由父母做主,你是她的师傅也是半个爹呀,方渊龙也得给你三分薄面呀。

        聂征没有办法了,只好先答应他了。

        而苏北和方英快马加鞭到了清水城,直奔陆家庄,陆聪见到苏北和方英过来了,欢喜的很,苏兄,表妹请坐。

        苏北想着时间紧迫,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拐弯抹角了,直接了当的陆聪,师傅去哪里了。

        我爹爹在书房,你们喝茶,我去请他。

        陆林摸了摸苏北的身子骨说,我听江湖人士说,你失踪了,你怎么样了?

        师傅,别担心聂前辈和夏前辈救了我,此次来陆家庄,我有一事相求。

        请说。

        夏前辈的头发白了,有办法让他返童吗?

        很多年前,好像有人炼制过此丹药,过了半个月年轻了三五岁,白发也变成黑发了。

        师傅有炼制的方子吗?

        陆林摇了摇头,此方子失传了。

        不过我会想办法找一找,只是我找了方子之后呢?

        我会来陆家庄取!

        这时,苏北伫立起来,抱拳跟陆林说,师傅我还得返回崇山峰,师傅保重。

        苏北迈着大八字脚穿过长长的走廊,方英屁颠屁颠跟随其后,陆聪干巴巴的看着苏北,你不陪我喝几杯吗?

        陆兄,我还有事,下次再喝吧。

        陆聪询问方英怎么回事,方英如实的告诉表哥,苏公子还得修炼呀。

        陆聪贴近了陆林的身旁说道。

        爹爹,苏兄找您何事?

        夏前辈为了救他,白了发,北儿让我炼制返童的丹药。

        陆聪像是小鸡啄米点了点头,难为苏兄了。

        陆林叹了一口气,幸好他还活着,不然我百年之后见了苏寨主如何向他交代呀?

        爹爹您别担心了,他在崇山过得很好。

        但愿如此!

        爹爹,我发现苏北功力弱了许多。

        聪儿,我也感觉到了。

        而苏北和方英在繁华的清水城迈着紧凑的步子,苏北突然停了下来,虽然本公子是一个八品武者,但是武者的敏感度还是有的。

        何方神圣,请现身吧。

        哈哈!

        一个白发长长戴着面具的老者浮现在眼眸了。

        苏公子,你的命真硬呀,还没有死?

        卧槽,你到底为谁效命?

        你还没有资格知道!

        出招吧!

        苏北让方英赶快走,方英是一头雾水,为何要走呀,因为他就是打伤我之人。

        方英听了苏北的说辞,火冒三丈了,你这个糟老头敢打伤苏公子,本姑娘废了你。

        不管那么多了,拔出宝剑,一剑刺了过去,面具老者避开了。

        方姑娘你不是他的对手,赶快走!

        不行!

        唰!

        唰!

        小丫头,你的剑法跟聂征学的吗?

        你晓得我师父?

        聂兄的剑法如此厉害,传授于你剑法的威力却削减很多呀。

        一次鞭腿击打过来,方英飞出了数米远,一次神龙摆尾伫立起来,显露出狰狞的面孔,一剑刺了过来,面具老者,拔出宝剑,唰,她的宝剑哐当掉在地上了。

        一掌击打过来,方英飞出了数米远,苏北腾空而起,接住了方英。

        酝酿了功力,一掌击打过去,面具老者用手掌接住了。

        小子,果然天禀异赋,已经是八品武者了。

        少废话!

        唰!

        一次鞭腿击打过去,面具老者用手臂格挡住了。

        唰!

        一剑刺了过来,苏北的手臂流淌着少量的鲜血。

        上次你没死,这一次我要杀了你。

        苏北咬牙切齿了。

        《霸王拳》

        砰!

        一拳砸了过来,面具老者退后了几步。

        卧槽,虽然你是八品武者,不过你的拳头令我刮目相看呀。倘若你成为了九品武者,你的拳头对于我威胁太大了。

        唰!

        唰!

        无数道红火的光环飞奔而来,苏北一掌击打过来,火红的光环交融!

        轰隆!

        周围的房屋被震得稀巴烂了。

        苏北带着方英施展了轻功,离开了。

        等面具老者反应过来,苏北不见了。

        苏北,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一个相貌堂堂的男子瞅着面具老者一脸的愤怒,抱拳说,师傅,苏北逃跑了吗?

        是的,这个小子晓得我武艺比他强,不跟老子针锋相对了。

        师傅,不必担心,只要他在贺江城,迟早要死在您的手上。

        哈哈!

        你说得有道理!

        面具老者告诉弟子,我们帮派的事,千万不能让其他人晓得。

        男子轻轻的点了点头,师傅放心!

        面具老者,告诉弟子毕竟我们是秘密行动的,一旦暴露了,后果不堪设想呀。

        弟子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