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我不是超级武者在线阅读 - 第129章:爱慕(求订阅)

第129章:爱慕(求订阅)

        姚燕一脸的焦虑跟苏北说,苏师兄你不是他的对手赶快走吧,姚师妹我走了,他岂能放过你呢?

        我是翰林院的学生,他不敢杀了我。

        但你为了我受了重伤,我不能走。

        一阵零碎的声音。

        苏公子,你的修为减低了,何必逞英雄呢?

        闭嘴!

        先发制人,一拳击打过去,程方挪动了身躯,一次鞭腿击打过去,用手臂格挡住了,退后了几步。

        卧槽,你的修为不仅没有减低,还增强了,苏北是一个骗子。

        原本我想放你一马的,只是你太过分了,伤了我两个师弟一个师妹,我要废了你。

        苏公子,别吹牛逼了,出招吧。

        苏北将以前的内功心法重新修炼了一次,攻击力确实增强了,大概有10品武者那么强悍了。

        苏北一脸的怒气,南岳剑宗的几个师弟低声的跟程方说,大师兄,苏公子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要么我们先返回南岳剑宗吧?

        不行!

        《霸王拳》

        快如闪电的身姿飞奔过来,一拳击打在程方的胸脯上面,一股很强的攻击力进入身躯了。

        砰!

        程方一次神龙摆尾,伫立起来,恶蛇般的目光折射过来了。唰,一道火红的光环飞奔过来。

        唰!

        一道火红的光环跟火红的光环交融!

        轰隆!

        程方被震飞了数米远,将墙壁撞出了一个很大的窟窿,麻利的爬起来。

        擦拭了嘴角的鲜血。

        程方,翰林院的学生岂是你一个无名小卒能诋毁了,你认输吗?

        虽然程方被虐待了一次,不过他的底气很足,凶巴巴的说。在老子的逼格里面,没有认输两个字,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江湖,强者才有发言权,你嘴硬没有卵用。

        你仗着自己武艺高强,敢作恶,我便废了你。

        哈哈!

        江湖的事江湖了!

        未曾想到在南岳剑宗还有如此刚烈之人?

        一次侧踹过去,程方连逃避的机会都没有,飞出了数米远。

        三五个南岳剑宗的弟子持着寒光闪闪的大刀,将苏北围住了。

        此事跟你们无关,不想死的赶快滚。

        好大的口气!

        唰!

        几把大刀砍了过来,苏北脚尖一点,腾空而起,翻了一个跟斗,啪、啪!

        几次鞭腿过去,三五个剑客,倒在地上奄奄一息了。

        苏北迈着缓慢的步子贴近了程方,一只像抓小鸡一般提了起来,凶巴巴的说。

        南岳剑宗在我心中就是一坨屎。

        你......你太过分了。

        像废物一般丢了出去,将水桶那么粗的柱子撞得粉碎了,指着程方的鼻子。

        别招惹翰林院的学生。

        苏北,我一定让师傅废了你。

        苏北低声的询问莫敬,莫师弟不好意思,让你受罪了。

        没关系,苏师兄为翰林院增了光,我非常开心。

        苏北、莫敬、朱和山、姚燕迈着缓慢的步子返回了翰林院,木依依一脸的焦虑,谁将你们打伤了,姚燕忍着剧痛告诉木师姐是南岳剑宗的程方,打伤了我们三个人。

        木依依打量了苏北一眼,苏师弟,你为何没有事?

        我......

        莫敬抢话告诉木依依,是苏北打败了程方,不然我们三个人一定被程方废了修为。

        木依依干巴巴的看着苏北,苏师弟莫师弟说得是真的。

        千真万确!

        未曾想到南岳剑宗之人,这么过分,不将翰林院放在眼里。

        木依依让莫敬、朱和山、姚燕下去疗伤。

        苏北垂着头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走了几步,木依依吆喝。

        苏师弟,你跟我去见师傅。

        木师姐,师傅会处罚我吗?

        你赢了南岳剑宗,为翰林院赢得了面子,怎么会处罚你呢?

        苏北摸了摸后脑勺,傻笑了一下。

        木依依走在前面,苏北屁颠屁颠跟随其后。

        虽然木依依安危我师傅不会惩罚我,但是我也有几分焦虑,毕竟师傅一脸的严肃。

        师傅!

        您找我何事?

        在三品楼到底怎么回事?

        苏北将三品楼发生的事跟白提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

        你能回答为师一个问题吗?

        苏北稍微抬头,微风徐徐而来,苏北感觉非常的舒服,师傅请说。

        你为何来翰林院。

        因为我在焦城待了18个月见多了生离死别,我想变得强大。

        焦城的生离死别,跟你变强大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想为国效力,斩杀马贼!

        嗯,倘若有一些黑暗比马贼更可怕,甚至压得你喘不过气来怎么办?

        我晓得自己只是一个沧海一粟,但是我会竭尽全力!

        倘若让你牺牲自己的性命,来换取未来的光明,你愿意吗?

        我是一个孤儿,无牵无挂,倘若牺牲自己能挽留这么多人的性命,我愿意。

        白提摸了摸雪白的胡须指着板凳,北儿,你坐吧。

        苏北淡淡的说,师傅,弟子有一件事不明白,能否请教您。

        什么事?

        是何人伤了我?

        对不起,是为师回来贺江城晚了一步,我还不晓得,但是我猜测这个对手非常的强大。

        嗯!

        你往后还小心行事!

        苏北像是小鸡啄米点了点头,转过身离开了后院。

        柳石咧着嘴跟白提说,师傅,三师弟的脾气想谁呢?

        你倒是提醒了我,像当初的我,又硬又臭。

        师傅,这是我榨得果汁!

        味道还不错!

        哈哈!

        苏北返回了房间,瞅着莫敬跟朱和山扭打在一起,看到这一幕。心里咯噔了一下,因为两个人伤得不轻呀,还有劲打架,这到底有多大的仇恨呢?

        两位师弟,怎么回事?

        莫敬和朱和山干巴巴的看着苏北。

        苏师兄,请你主持公道。

        苏师兄,莫师弟太坏了,我废了他。

        两个人叽叽喳喳我听不清楚,能不能松开手,慢慢。

        不行!

        非得弄死他!

        放肆!

        我以师兄的身份命令你们松手。

        莫敬整理了一下长袍,紧迫的说,苏师兄,我喜欢刘师妹,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朱和山既然在刘师妹跟前诋毁我。

        苏北点了点头,原来是感情所困。

        苏北询问朱和山有没有在刘燕的跟前诋毁莫师弟。

        朱和山摇了摇头,你别听他胡说八道,其实我跟刘师妹两情相悦,是他在搅局。

        苏北咽了一口唾液,原来两个师弟同时爱上了姚燕师妹。

        我晓得怎么回事了,你们两个人安心的养伤身体康复再说。

        莫敬直勾勾的看着苏北,三师兄我要换房间,不想看见朱师兄。

        你说得有道理,分开之后就不会吵架了。

        苏北扶着莫敬去了隔壁的房间,淡淡的说,莫师弟你看不见朱师弟了,你满意了吧。

        莫敬嬉皮笑脸的说,三师兄我能去看姚师姐吗?

        她在养伤,你不能打扰她。

        但是我很想她,我替你去看一看她。

        莫敬嘴巴翘着老高了,跟苏北说,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请说!

        你不能让朱师兄去看姚师妹呀。

        你放心我最公平了。

        苏北温和的目光投注到莫敬的身上了,你好好调养身体。

        嗯,多谢苏师兄关心。

        苏北刚刚从莫敬的房间出来,朱和山浮现在身后了。苏北是一头雾水,怒斥。

        你有伤在身,还想跟莫师弟打架吗?

        此言差矣!

        我去看姚师妹!

        姚师妹不想见你,在房间待着!

        苏师兄!

        翰林院院规第10条是什么?

        服从师兄的命令!

        滚回房间!

        我真的很想姚师妹!

        闭嘴!

        苏北贴近了木依依的身旁嬉皮笑脸的说,木师姐,姚师妹的伤势怎么样了?

        无碍调养几天就好了。

        我能进去看一看她吗?

        嗯,不要待太久!

        木师姐不仅人长得花容月貌,心地也是好善良呀。

        本师姐,不喜欢拍马屁的人,不想看赶快滚!

        苏北一脸的忐忑,原本想给木师姐派马屁的,既然惹得她不开心了。

        刚才板着一张脸好吓人呀。

        吱嘎进入了房间,姚燕躺在床上想要爬起来,苏北微笑了一下,让刘师妹好好躺着吧。

        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木师姐运功给我疗伤了,不碍事了,朱师兄和莫师弟怎么样了?

        他们......

        怎么了?

        倘若我说了,两个男子都喜欢她,压力多大呀,不能说实话。

        他们很想念你,不方便过来,所以让我过来看一看你。

        作为师妹好幸福呀,这么多师兄关心我。

        嗯!

        苏北摸了摸后脑勺,跟姚燕说,是我害得你受伤了。

        苏师兄,此事不挂你,是程方太嚣张了,只是因为你太也会找我们的麻烦。

        为何呢?

        因为他想抹杀翰林院的威风,展示自己的武艺!

        狗日的,心太黑了。

        我有一点后悔没有废了他的修为。

        苏师兄,你伤了南岳剑宗的大弟子,不怕高宗主找你麻烦吗?

        有师傅护着他敢吗?

        嗯,你在翰林院是安全的,不过你往后要担心呀。

        为了替师妹出一口恶气,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你千万别这么做,不然雅妹妹会恨死我的。

        我不是好好得吗?她不会生气的。

        不过看着你们相互相爱,好生仰慕呀。

        她是我的妹妹,我肯定要爱她呀。

        嗯,作为你的妹妹是江湖上最幸福的女人。

        其实!

        你想说什么?

        苏北摇了摇头,让姚燕好好养身体,我先走了。

        姚燕淡淡说。

        苏师兄,我长得好看吗?

        你可是贺江城的美女怎么会不好看呢?

        我跟雅妹妹比,谁更美丽呀。

        你们都好看!

        姚燕听了苏北的说辞,感动的很,内伤似乎恢复一半了。

        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