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梦联网在线阅读 - 50、审判即将开始

50、审判即将开始

        永安城早就炸开了锅。

        偌大一座金泰广场突然在众目睽睽下消失,新闻传出,人心惶惶。尽管留守纪人花式辟谣,但各种各样的谣言像瘟疫一样传播。整个永安城,都不好了。

        有人说诺亚方舟即将毁灭,人类最后的家园不复存在;

        有人说原隐准备抛弃人类同胞,独自躲进梦的深处;

        有人说暗世界生物已经找到入侵办法,诺亚方舟也将被暗世界占领。

        ……

        尤其那些尚有亲朋滞留在金泰广场的人们,更加提心吊胆。他们打出的电话,发出的讯息,都得不到回音。他们有不详预感,一边焦虑等待一边哭泣哀求。

        ——这种等待无疑非常可怕。

        而更为可怕的是,那些不详预感,正在成为现实。

        【原隐】对事件进行全面盘点,这场战争,共有邓大康和杨放两位纪人死亡。普通人类方面,死亡三十六人,受伤十人。而随金泰广场消失的办公用品、商品等等则没有大的损耗,事件结束后都被转移回诺亚方舟。

        然而那些物品并不值得关心……

        和盘点一起公开的还有幽灵潜入的事实,不过现在谁也没法拿幽灵出气,所有的压力,全都到了归海骄阳这里。

        创世骄阳,何等英雄,一夜之间却变成千夫所指的罪人。

        大家指责他视人命为草芥,指责他刚愎自用,指责他做事不考虑后果。陷入舆论旋涡的归海骄阳什么都没说,他接受软禁,并默默等待审判委员会的判决。

        和他同样需要审判委员会做判决的,还有龙迎。在舆论造势下,龙迎已经被等同为黑幽灵,他带领幽灵潜入,所有死伤他都是直接责任人。

        而李遇也被殃及。

        尽管不需要接受审判委员会的裁决,但在某些公众眼里,李遇救得龙迎性命,那么他就是诺亚方舟的叛徒!

        面对这一切,李遇选择沉默,选择回避。

        整整五天的时间,他从来没有踏出家门一步,从来没有关注网络或者电视上的新闻。除了沈千蒙、梅梳月和陈素之外,也未曾和任何人联系。

        点燃海之蓝,李遇用力抽了几口。他原本没有烟瘾,这几天却离不开烟。躺在沙发,李遇感觉全身累得很爽。

        他刚刚完成修炼,在大雄梦里的修炼。对现在的李遇来说,大雄梦境已经变得小儿科,他想买些漫画送给大雄,以让大雄提高梦境中的装逼等级。

        深吸一口海之蓝香烟,李遇陷入沉思。

        平心而论,原隐策划的五洲夺标会虽有不妥之处,却实实在在地起到了效果。

        在整个过程中,原隐采取步步为营、层层设套的策略歼灭全部入侵幽灵,从而避免今后更大的骚乱和损失。

        那么,假设我在归海骄阳那个位置,我会怎么做呢?

        李遇摇摇头,心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但有一点李遇甚为佩服,那就是为避免公众将矛头指向【原隐】,归海骄阳把全部过失都自己扛了。

        要晓得,像五洲夺标会这种五座诺亚方舟的集体行动,绝非归海骄阳一人就能拍板并组织实施的。

        归海骄阳用沉默来表达自己,李遇亦如此。他总是不断地修炼,修炼可以让他短暂忘却金泰广场的事情。

        从下午开始,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涌动,有种火山即将喷发的感觉。李遇明白,那是即将纵阶的前奏。

        倘若纵阶,李遇就成一星四阶纪人,离加入【原隐】三支队目标,又近一步。

        李遇叼着烟站起。说到底,还是不够强。原隐不够强,自己更不够强。否则,又何须用那么危险的方案来对付幽灵呢?

        而,如果当时龙迎没有爆发,他没有将黑幽灵囚禁在体内的话,那么黑幽灵肯定会在归海骄阳等人赶来前,便杀了我。

        因此我救龙迎一命,把幽灵明珠送他嘴里,权当投桃报李。至于外人很愤慨,便让他们愤慨吧。

        李遇拿出手机,准备点个外卖。今晚吃些什么好呢?总是那么几个菜翻来覆去地点,似乎已经吃腻了。

        微信里有沈千蒙的留言,她知道李遇正经历什么,所以每天都在给李遇加油。可以说正是她的陪伴,生活才不至于那么枯燥。

        要不,问问她我今晚得吃什么?

        还是算了吧,那样沈千蒙会觉得我在暗示她请客了。

        忽然手机铃声响起来,李遇自嘲道“我都还没有点外卖,怎么就送到呢?如果不是外卖的话,谁又会找我呢?”

        一看,来电人梅梳月。他在电话里强调有重要事情,让李遇必须等他吃饭。

        这样挺好啊,至少不会有选择困难症了。李遇抿嘴笑了笑,掐灭烟头。

        两人就在附近选了个餐馆,坐下,李遇开门见山地问“怎么呢?”

        梅梳月撑着下巴“原隐认为陈素天资过人,正为她定制封闭式特训。而我,其实在五洲夺标会之前,便已经灵源觉醒。可我至今还搞不清自己到底有何能力,你说奇怪吗?”

        李遇点头“很奇怪。纪人能力和灵源觉醒时的环境有关。当时你在做什么,或者你身体处于什么状态?”

        梅梳月哈哈大笑“你可别忘了,我从二十年后穿越而来。你说那些我懂。但我就是尚未弄清楚自身能力,所以我只能吹牛,说可以预知未来。”

        李遇皱眉“大约现在已经被揭穿了吧?”

        梅梳月耸耸肩“差不多。幸好你将幽灵明珠抢回来,没有被黑幽灵夺走。不然我丢人可就丢大了,也许从此再也混不下去。”

        李遇微笑“抢回幽灵明珠的不仅是我,还有龙迎。”

        闻言,梅梳月立刻拿出一张传单“说起他,必须给你看看这个。”

        李遇接过传单,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幅龙迎的画像。画像下方有一排印刷小字他就是带领幽灵潜入诺亚方舟的罪魁祸首,他血债累累,必须以命偿还!

        那排小字,故意用了鲜红血色。

        李遇大约已经猜到,但他还是问“什么情况?”

        梅梳月压低声音“明天就正式开庭,审判委员会将定夺龙迎罪行。这几天,街上有人发传单,呼吁判处死刑,网络上的呼声,也一浪高过一浪。”

        “明白了。”

        李遇长长叹了口气,放在桌子下的手,紧紧握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