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梦联网在线阅读 - 54、打平当输

54、打平当输

        简简单单一个字,却如惊雷般在法庭炸响。77dus.com旁听席的群众义愤填膺,恨不得冲上前去将龙迎撕成片片烂布。

        楼南星趁机道:“你刚才讲了什么,我没有听见!”

        龙迎也是个受不住挑衅的人,他提高音量:“我说我有时候具备自我的意识,也能控制自我的行动。我承认我以前怀有苟活的侥幸心理,但……”

        话未讲完,楼南星就朝天张开双臂:“现在,真相应该非常明晰了!”

        霎时,谩骂和诅咒节节攀升。楼南星像个得胜归来的将军,高举两只手臂,倾听着胜利的欢呼。

        “秀逗啊,你就不能小小地撒个谎吗?”梅梳月唉声叹气。

        而旁听席除了他以外,还有归海骄阳在黯然摇头,沈千蒙则开始担心李遇,担心众人将对龙迎的仇恨转移到李遇身上。

        此刻,李遇深深地陷入沉默。无边无际的谩骂让他难以平静,充血的脑袋仿佛已经被堵塞,完全没有思考的余地。

        李遇小看了楼南星,没想到楼南星竟然在关键时刻发出准确一击。至于龙迎,不晓得该说够傻还是够硬,反正刚才楼南星设个套,他就义无反顾地跳了下去。

        梆

        法槌重重砸下,砸得审判台都明显一抖。**官喝到:“肃静!肃静!这里是永安城法庭,请大家保持尊重!”

        很快嘈杂得以平息,李遇耳畔的嗡嗡嗡声音没有了,他凝神静气,谋划对策。

        其实从踏入法庭的那一刻开始,李遇的命运已经和龙迎牢牢地绑定,倘若龙迎最终被处决,李遇在梦联网中的名声和地位也将一落千丈。

        按了按两边太阳穴,李遇沉着道:“本次事件中有二十人的身体被幽灵占据,这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没有任何人,在能够控制思维和行动时,主动报告自身情况。这其中有部分根本就未曾察觉到体内的幽灵,另一部分则出于侥幸。”

        楼南星撇嘴:“讲重点。”

        李遇加快说话速度:“二十人的样本并不算少,这就说明,幽灵控制躯壳的能力很强,他也可以随时杀死宿主。因此幽灵干的事情,并非出自宿主本意。”

        “你说并非就并非吗?你为何不去问问杨放,又为何不去问问邓大康?”

        “他们两人之死,罪魁祸首在黑幽灵。而龙迎最终控制住黑幽灵,并决绝地和黑幽灵同归于尽。从这点来讲,龙迎给他们报了仇!”

        “哈!你说的和我看到的完全不同。我看到的就是龙迎抢夺幽灵明珠,他和黑幽灵本为一伙,后来趁机杀之。而你只不过是借刀杀人的工具罢了。”

        “撒谎!你躲躲藏藏,又能看到什么?而我在前线,跟黑幽灵拼杀的前线。”

        “羞辱我对你有什么好处,值得你这样无耻地血口喷人?小心我揍你!”楼南星忽然怒火中烧,他最怕李遇将他的丑事公诸于众。

        “你打幽灵那么怂,现在为何这么横?是因为今天有很多观众吗?”李遇察觉到楼南星的变化,他抓住对方痛处,故意激道。

        “我横?你竟敢说我横?龙迎可杀了我的朋友杨放啊!一想到诺亚方舟那么多无辜群众惨死,我能泰然自若吗?我能像你一样为他辩护?”楼南星打感情牌。

        “错!你就是嫉恨!你嫉恨龙迎吃掉幽灵明珠,而在那之前,你始终认为幽灵明珠就该属于你。”李遇毫不留情地揭露真相。

        “我楼南星乃百年不遇的天才,无须靠什么幽灵明珠来提高修为。你若有种,咱们就来一场比武审判,也能以此决定龙迎罪与无罪。”楼南星胀红了脸。

        他这么讲,表面看出于激愤,事实上是出于无奈。他没想到李遇会半路杀出,并且极力维护龙迎。如果审判继续往下走,种种细节浮出,很可能真相大白。

        到时**官和陪审团怎么想,就很难控制了。

        而楼南星必须要想方设法弄死龙迎,一方面正如李遇说的嫉恨另一方面也有背后势力借机架空归海骄阳的潜藏因素。

        综上,趁着民意未改,舆论还倒向自己这边时,发起比武审判为最佳方案。

        人群已经哗然!

        谁也没想到楼南星会提出比武审判的要求,这其中也包括李遇,李遇甚至不晓得诺亚方舟中还有这么一条规矩。

        梅梳月在人群中呢喃:“当某个案件模棱两可的时候,允许控辩双方采用比武审判的方式来裁定被告的罪责。前提为双方自愿,案情不明晰,且陪审团同意。”

        之所以有这条规矩,旨在提升诺亚方舟的尚武风气,激发民众血性,为今后的反攻大业做好铺垫及准备。

        不过,比武审判的案例很少出现,毕竟需要满足的条件太多。

        楼南星挑着眉头:“你敢吗?我们亲自来决定龙迎生死。”

        话刚讲完,旁听席中的梅梳月大声喊:“不公平!李遇才开始灵源觉醒,楼南星的级别要高了几个层次。”

        这家伙,不说话有人将你当哑巴吗?

        李遇狠狠瞪他一眼,**官也用法槌示意梅梳月遵守法庭秩序。

        楼南星忽然转身面向旁听席,傲然道:“如果打平,算他赢。”

        打平当赢?这种条件楼南星主动提出来,他在公众面前的形象,再次被拔高。

        李遇嘴角露出笑:“好,我同意。”

        控辨双方达成一致,**官就问龙迎:“你觉得呢?”

        龙迎面无表情:“不能再同意了,我只求你们快点给我一个准确说法。”

        **官沉陷思绪之中。现在案件很不清晰,李遇和楼南星的证词难辨真假。而当事人又自愿用一场比武审判进行裁决,那么该移交给陪审团吗?

        片刻,**官轻轻落槌,宣布暂时休庭。他缓缓站起身体,和陪审团成员一起走向休息室。

        证人和被告同样在工作人员陪同下,返回各自房间。而旁听席的群众则大多留在位置上讨论案情,并未离开。

        “谢谢你。”李遇身旁,传来龙迎的声音。

        龙迎还没讲完,就被工作人员以防止串供的名义拉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