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梦联网在线阅读 - 101 好像有入侵

101 好像有入侵

        龙迎是个很矛盾的家伙,他在拥有某一个特质的时候,往往也拥有与其相反的另一种特质。

        比如他自己很面瘫,却总是能让别人忍俊不禁;又比如他看上去冷酷无情,实际又抱着舍身成仁的觉悟。

        刚刚听龙迎说,食堂炒菜的锅不知何时拧成个奇形怪状的蜷缩物体,听上去并非在开玩笑,那么到底出现什么问题呢?

        炒菜的锅通常由金属制成,莫非训练营中有觉醒灵源,从而操纵金属的人?

        李遇问起梅梳月,梅梳月表示新晋纪人及导师中没有相关能力,而在他所了解的未来中,也未曾听说哪个知名纪人可以操纵金属……

        “也许所有事情都变了。”梅梳月喃喃。

        切~

        李遇翻了个白眼。

        龙迎见到李遇后没有任何表示,他依旧面瘫,似乎不记得李遇曾经救过他两次的事情。当然,这些李遇丝毫不介意,男人间的某些情谊,放在心里就行。

        食堂厨师外出买锅,大约要过两个小时才能开餐。趁此间隙,几人决定到训练营各处走走,毕竟来了这么久,还有好多地方未曾踏足。

        他们并肩而行,在导师和其余新晋纪人眼中,他们已经形成小团体。不多不少正好五人,假设五人都顺利纵阶为一星五阶的纪人,那接下来的事情不言而喻。

        训练营中的某个屋檐下,周思源缓缓道:“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人愿意和李遇那扫把星在一起,也许今后,他们还会和李遇共同穿梭暗世界。”

        闫宏达双手抱在胸前:“为什么不呢?假设我有机会选的话,我也将选择李遇所在的队伍。”

        ……

        食堂厨师很守信,果然在两个小时后开餐。吃完后,李遇顺便去后厨看了看拧成奇形怪状的那些炒菜用铁锅。

        所有铁锅都呈团状,像是一坨坨被谁用力搓揉的纸。

        晚上李遇和新晋纪人们共同修炼,夜深李遇独自离开。他回到家,躺在床上慢慢进入梦乡。

        李遇做了个很奇怪的梦,梦见自己成为公交司机。

        他心情不错。因为刚刚在公交车上捡到了一个粉红色的钱包。钱包比较旧,里面也没有别的东西,只有厚厚一沓钞票。

        不是说司机捡到钱后就应该上缴公交公司,然后等待失主认领的吗?呵呵,李遇告诉你,我的梦境我做主。

        接下来李遇就对那个掉落钱包的座位分外关注,时不时地要朝那里看几眼,期待幸运女神的再次眷顾。

        现在车上并不拥挤。车厢里稀稀拉拉地坐着几个乘客,显得比较冷清。不过那曾经掉落钱包的座位上坐了人,是个长头发的女人。

        她好像很困,因为从上车开始她就低头睡觉,睡着睡着,她的头越垂越低,一袭长发挡在身前遮住了整个脸。

        女人衣着比较光鲜,看上去应该是个有钱人。想必她的钱包里应该也有一沓钞票吧。

        呃……

        别想歪了,李遇提醒自己。

        他挣扎着想要在梦境中清醒。可不知怎么回事,公交车的梦一直往下持续。

        没办法,李遇只好踩着油门加快车速,以期尽快清醒,从而开始修炼。他知道自己正在做梦,所以一路狂按喇叭。

        道路出乎意料地顺畅,公交车沿线进站沿线停靠,车上的乘客陆续下车,独独只剩下那位还在睡觉的女乘客。

        她依然睡得很死,脑袋垂得很低,乌黑长发挡在身前。

        说来也奇怪,公交车通常都有人下有人上,可这趟梦里的公交车,却只有往下走的并没有往上走的乘客。

        前方又有一个站点,很多候车的乘客翘首以盼。李遇进站,他敞开车门,故意停顿更长时间,可惜没有任何人往上走。

        李遇只好关上车门以更快速度冲向终点站。

        他已经察觉到什么……

        此刻,既不能于梦境中清醒,又不能主导自己的梦。莫非有哪个很强的纪人,正钻到我的梦里面,用控场术压制着我?

        李遇单脚踩在油门上,终于开到了终点站。可到了又如何?还是没法清醒。

        忽然,李遇发现一个问题。就是先前那睡着的女乘客,依然没有下车。难道女乘客就是密码,打开梦境之锁的密码?

        睡觉睡过站不稀奇,睡到终点站未醒也不稀奇。李遇走到女乘客身旁,轻轻说了一声:“喂,到终点啦,下车了。”

        女乘客没有反应。李遇只好提高声音分贝,大喊:“喂,到终点啦!下车了!”

        总算,女乘客身子条件反射般猛地一震,显然熟睡的她被李遇的喊声吓到了。这女人并非什么善茬,她用比李遇更高的分贝喊:“叫什么叫!死人啦!要你管!”

        李遇被她突然这么一吼,立马怔住了。还没回过神来,这位女乘客又低头深深睡了过去。

        艹~

        怎么碰上这么个母老虎!

        李遇看着女乘客,她的头埋得很低,鼾声比男人还沉重。睡着睡着,她的脑袋越垂越低,长发挡在身前看不见脸。

        “该下车啦,等会公交车还得沿路开回去。”出于职业道德,李遇提醒她。

        “我睡觉关你屁事,你个白痴。”女乘客头也不抬地说。

        “再睡,睡掉你的头!”李遇忍不住,回骂道。

        “睡掉我的头也不要你管。”女乘客阴森森地蹦出一句话。

        只见她的脑袋越垂越低,越垂越低,低得不能再低了。突然,她的头从脖子上整个地断开,没头的脖子像一根粗壮的水管那样左右摇晃着。

        瞬间,里面潺潺地冒出暗红的血,好似喷泉的前奏。接着她那没头的脖子扬起来,涌出的血越来越多。

        唰~

        血水终于遏制不住,磅礴地喷洒出来,冲到车顶,将整个车厢轰得震天响。

        女乘客的头咕噜噜地摔在地上,散开的头发不再遮挡住美丽的脸。瞪得铜铃大的眼睛仿佛要挣脱眼眶束缚,狠狠地盯着李遇——就算把头睡掉,也不要你管!

        ……

        李遇一愣,然后从梦境苏醒。

        他正在车厢中,背对着后排座椅。但他能察觉到,最后那排座椅上,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