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太古鲲鹏诀在线阅读 - 第1163章 弑天宫

第1163章 弑天宫

        “太卑鄙了!”

        人们的心中都暗骂不止。

        可是,当他们看见被商子桓、商子渊暗中截住的纪岚天,就已经明白今天这局面杨逍他们恐怕是在劫难逃。

        毕竟,在所有人心里,纪岚天那可是杨逍最大的倚仗啊!

        “哼哼,杨逍!死吧!”这一刻,所有与杨逍敌对的人,眼中都闪烁着兴奋之色。

        因为,眼看一根眼中钉肉中刺,就要被他们彻底拔除了!

        而眼看三个死士的兵刃,就要命中杨逍、雪玲珑、萧凌峰的要害,忽然间只听虚空中传来了一阵无比空灵的琴音。

        这琴音,虽然只是一个旋律,却仿佛具有某种强大的力量,使得听见琴声之人的心,竟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同时,也使得原本杀气腾腾的三位死士,在这一刻莫名地停住了身形,眼中露出了茫然之色,仿佛忘了他们在哪里?要做什么?

        而就在众人这短暂停滞的瞬间,只见从琴声飘来的方向,凭空出现了三只灵鹤。

        那灵鹤展开双翅,无比优雅地在空中飞舞着,似乎在找寻着什么。

        很快,它们似乎发现了目标。而这时,虚空中又一次响起了那琴音。

        只不过,这一次的琴音不再空灵,反而有一种肃杀之气。

        而听见这琴音,只见那三只灵鹤突然收起了翅膀,继而长喙向下,宛若飞箭一般向着人群俯冲而去。

        “什么情况!”众人不明就里,疯狂逃窜着。

        而这一逃,空地上突兀地出现了三个呆滞的身影。

        就看他们的目光一如那三名死士一般茫然,仰头凝望着那三只向他们俯冲而来的灵鹤,竟没有做出丝毫的反应。

        当然,这一切就发生在电光火石间,仅仅是刹那的工夫,那三只灵鹤便如同利箭一般击中了那三人。

        “砰砰砰!”

        伴随着三声爆响,这三个境界都已然达到了百里境巅峰的天侯,瞬间化作齑粉,甚至连一星半点血肉都没能留下。

        这一幕,把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这时,只听琴音传来的方向,飘来了一个超然若仙的男子声音:“弑天宫的人,如今可是越来越嚣张了啊!”

        “弑天宫!”

        听闻这三个字,所有人的眼中不禁都露出了惊恐之色。

        要说在东域,最强的势力自然莫过于四大宗门,可若论可怕程度,首当其冲的便是这弑天宫。

        这弑天宫的创立者,乃是一位神秘而又内心阴暗的强者。

        没有人知道他当年到底遭遇了什么,总之他之所以要将势力的名字取名为“弑天”,乃是为了杀尽这天底下所有的天骄。

        这势力成立至今,麾下所招募的都是一群隐姓埋名的强者,干着暗杀的勾当。

        只要你出得起钱,就没有他们不敢杀的人。

        这么多年来,死在弑天宫手中的天骄难以计数,绝大多数人都对这势力恨之入骨。

        不过即便如此,这个势力却依旧好好地存在至今。

        就如同这世间有光明就会有黑暗一样,只要人的内心有阴暗,这弑天宫就有存在的价值。

        谁都有仇恨的人,同时也有难以亲自出手的理由,这个时候弑天宫就是他们不二的选择。

        弑天宫也有着自己的原则,对于雇主的信息他们是严格保密。

        所以,尽管很多时候人们明明知道谁是雇主,可却根本无法从弑天宫那里拿到决定性的证据。

        拿钱换命,交易公平。

        所以,尽管这些年来有无数人提出要去剿灭他们,可最终却没有一次能够成行。反而这股势力在人们的仇恨中,变得越来越强大。

        当然,作为东域的巨无霸,天王殿,至少是天王殿内部,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弑天宫的影子。

        可今天,谁都没有想到,弑天宫的人竟然真的渗透了进来,而他们竟毫无察觉。

        不得不说,这群人的隐匿之术已然登峰造极,即便出现在你身边,你都不会知道致命的危险已经靠近了你。

        那些刚才与这些人离得很近的天王殿天才,这一刻的内心禁不住一阵阵后怕。

        当然,除了后怕之外,最令他们震惊的却是,这一次弑天宫竟然失手了!

        翻开历史的记录,弑天宫失手的频次恐怕一万次才会有那么一次,且仅有的那一次,尽管没有当场击杀对手,却也对对方造成了致命的损伤。

        而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自然一方面是他们自身的实力了得,另一方面也是他们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

        他们派出多少人,必定是经过周密地调查分析所得出的。

        此番,他们前来刺杀杨逍的队伍算不上豪华。

        之所以如此,乃是因为他们很清楚,如今天王殿主事的几大家族,绝对不会对他们出手。

        可他们千算万算,却最终还是漏算了一个人,就是那位足以令商九幽都为之忌惮的凌烟阁阁主,鹤凌烟!

        因为在任何人的印象里,这位鹤凌烟应该是一个超然世外的存在啊!他连鹤家的荣誉都满不在乎,又如何会在意一个杨逍的生死?

        可最终,他们错了,错得非常离谱!

        鹤凌烟非但出手,更是直接秒杀了三个百里境巅峰的天侯。

        要知道,这三人可都拥有与千里侯一战的实力,都是弑天宫精心培育多年的暗杀者,死伤任何一个都是难以估量的损失,何况是三个尽死!

        这时,就看那三个被鹤凌烟禁锢住的半步天侯暗杀者,尽皆向着鹤凌烟声音传来的方向,露出了一个狠绝的目光。

        那个袭杀杨逍的暗杀者冷冷道:“阁下就是鹤凌烟吧?”

        “是,又如何?”鹤凌烟淡然道。

        “哼!你可知道你刚才都做了什么!”那人怒道。

        “我当然知道,”鹤凌烟语气如常,“若是你们弑天宫想要替你们报仇,尽管找来便是。我鹤凌烟随时恭候。”

        “你……”

        那暗杀者原本是想要威胁鹤凌烟,以保住一条命。

        毕竟在他看来,弑天宫的强大根本就不是你鹤凌烟可以比拟的。可谁料,这鹤凌烟根本无所畏惧。

        并且,最让他们感到惊恐的,乃是他刚才那句话中报仇二字之前用了“你们”!

        那意思,恐怕是连他们三个都要一起杀啊!

        “不!你不能杀我们!”

        感觉到了鹤凌烟的杀意,这三个暗杀者不禁惊恐起来。

        要知道,这些人在加入弑天宫的时候,乃是当作暗杀者来培养,而并非是死士。

        尽管,暗杀者和死士的目的性都和明确,且同样都无比可怕。

        但对于暗杀者来说,他们是不怎么看得上死士的。

        在他们看来,只有没能耐的人,才会用自己的性命去换结果。而他们暗杀者,则是既能完成任务,又能保全自己。

        他们乃是将暗杀,当成一件极致的艺术品去雕琢。

        这么多年来,弑天宫的确罕有失手的时候;同时这些暗杀者,每一个都聚集了大量的财富。

        所以渐渐地,这群人都变得比一般人更加怕死,更加惜命。

        而此刻,自己的三个强大同伴眼睁睁死在自己面前,连还手之力都没有,那自己的性命在鹤凌烟眼里,更加连屁都不是啊!

        对方要杀死自己,真的如同捏死一只蚊子般容易。

        “你们来我天王殿耀武扬威,就应该有着必死的觉悟!”鹤凌烟冷冷道。

        “不!不!”那暗杀者咬牙道,“鹤凌烟,你乃是万里侯!而我们不过只是半步天侯境。所以,你不能坏了规矩!”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了一阵骚动。

        谁也没想到,这几人在生死关头,竟然找到了这个理由。

        但不可否认,这个理由也的确管用。人们分明感觉到鹤凌烟的气势在那一刻,出现了一丝轻微的波动。

        可就在他们以为鹤凌烟将要妥协之时,却听鹤凌烟冷冷一笑,道:“规矩,难道不就是用来坏的么?不过,你既然这样说,我就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当真?”那暗杀者闻言,眼中露出了兴奋之色。

        “当然,我鹤凌烟说话历来算数。”

        “好!那要如何你才能放过我们?”

        “把你们雇主的名字告诉我,我便饶你们一命。”

        “嘶——”

        听闻此言,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谁不知道替雇主保密乃是弑天宫的原则之一?这么多年来就从来没有坏过。

        而弑天宫这样的存在,对于名声也是极为看重,所以其麾下的暗杀者对于这些规定都是严格恪守,不敢有任何违背,甚至看得比性命还重。

        可如今,鹤凌烟竟然直接拿这个来作为交换条件,简直就是直接挑衅弑天宫的原则啊!

        当然,绝大多数人则都为鹤凌烟的霸气所折服。

        并且,也觉得他的这个条件很是合情合理,用一件你们看得和性命一样重要的东西来换你们的命,公平交易!

        同时,人们的目光也不禁投向了那几大家族。

        很显然,这件事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幕后之人必然就在他们之中。

        可凡事都要讲一个真凭实据,眼下你不过只是猜测,唯有弑天宫真的承认,才算是实锤。

        霎时间,人们清晰地感觉到,那几个人的眼中露出了惊惶之色。

        而此刻,那三位暗杀者却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之中。

        的确,他们以前从不出卖雇主的消息。

        可问题是,之所以从没出卖过并不是他们嘴巴牢,而是他们也从来没有被人逮住并以性命相要挟啊!

        而他们若是真的以为贪生怕死,说出了雇主的消息,那这边鹤凌烟能饶了他们,弑天宫可不会啊!

        毕竟,弑天宫的高层对于名声可是无比看重的。

        眼见他们纠结,鹤凌烟冷冷一笑道:“怎么?你们即便是死,也不愿意出卖雇主么?”

        “这是我们弑天宫的原则!”那暗杀者咬着牙道,可谁都看得出他内心的动摇。

        “呵,原则?就为了几个与你们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人,值么?”鹤凌烟反问。

        “我……”暗杀者的身子颤抖着。

        是啊!值么?

        就为了几个和自己毫无瓜葛的人,就要赔上自己的性命,值么!

        可最终,他们也还是没敢破坏弑天宫的铁律。

        就看那暗杀者颤声道:“鹤凌烟,你换一个条件,我们都能答应你!”

        “不必了!”鹤凌烟淡然道,“我说过的话,历来是算数的!你们错过了唯一的机会,那便付出应有的代价吧!”

        “不!”

        听闻此言,那三个暗杀者惊叫起来。

        就在下一刻,伴随着一声琴音,又有三头灵鹤从天而降,宛若飞箭一般射向那三人。

        “轰!”

        伴随着一阵巨响与一阵绝望的呼喊,只见他们三人的身躯,亦如刚才那三位百里侯一样,爆碎于无形,连一点肉渣都没能剩下。

        全场一片死寂,无比被鹤凌烟的雷霆手段和胆魄所震慑。

        要知道,那可是六个弑天宫的暗杀者啊!每一个都耗费了弑天宫无数的资源。

        可如今,就这样被鹤凌烟给秒杀了,这仇恐怕是化解不开了。

        可是,所有人都没有感觉到鹤凌烟的语气中,有任何畏惧,就仿佛人人胆寒的弑天宫,在他眼里不过如此而已。

        至于商家、上官家、夏侯家、宇文家的高层,这一刻也都噤若寒蝉。

        一方面,无论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是鹤凌烟的对手。

        另一方面,他们这会儿内心也在一阵阵地后怕。若是刚才,这几个暗杀者真的把他们给捅出去,那么他们这个罪名可就大了。

        届时,那些与他们敌对的家族,就可以趁机对他们发难。甚至这件事情的性质,更是有可能引得仙山老古董出手。

        到时候,恐怕他们是根本没有善了的余地了!

        “凌烟天侯,刚才多谢了!”就看杨逍冲着鹤凌烟的方向一抱拳,尽管那里只有片片白云,并没有半个人影。

        要知道,对于这样一个超然世外的人物,完全没必要出手相救。

        即便要救,按照杨逍刚才的设想,鹤凌烟也应该会至少把那三个半步天侯境的暗杀者留给他来对付。

        毕竟,这三人暗杀实力虽强,正面对决未见得是自己的对手。

        而今天这件事,关键人物又是自己,最终让自己去得罪弑天宫也完全合情合理。

        可最终,鹤凌烟却并没有那样做,而是直接吸引了所有仇恨,无论是商家一派还是弑天宫。

        所以杨逍很清楚,这一次自己真的是欠了鹤凌烟一个天大的人情。

        只是他的内心始终有些困惑:这到底是为什么?